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第六百五十一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六百五十一章 冤冤相报何时了

    跟随姜烈,段辰来到一座山峰后。

    焦黑林立的岩石中,赫然现出一枚深坑,好似陨石坠落后造成的痕迹。

    根据两人魂力探测,这里,应该就是墨冲坠落的地点。

    但此刻,坑中却空荡荡,半个人影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

    段辰感觉匪夷所思:“墨冲正面被神通命中,就算他有圣器护身,也绝没有生还的道理!”

    圣器的作用虽然强大,但绝非坚不可摧。段辰魂剑化雨看似普通,但破坏力堪称恐怖!与姜烈的地龙弑仙相互配合,就算圣器,也一样可以摧毁!

    但,现实,却让段辰感到意外。

    姜烈催动魂力,探查方圆数千里,最终摇了摇头,神情凝重:“我查不到墨冲的行踪!”

    段辰也施展出魂力,探测周围数万里范围,但和姜烈相同,结果却一无所获。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难道墨冲能够奔逃数万里?

    姜烈沉吟着,推测道:“墨冲被神通所伤,没道理这么快就逃出上千里……这充分说明,墨冲不是以正常手段逃走的!”

    非常手段逃走?难道是……

    段辰眼瞳凝了凝,脑海中,忽然回想起当时在银月武院,遇到南宫博的情形。.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莫非,墨冲利用空间手段,在最后时刻,开辟出空间通道,才逃之夭夭?

    果然。

    姜烈道:“依我看,墨冲身上,应该还藏有一件特殊的空间类宝物!他很可能在最后关头,开辟空间通道,逃走了!”

    事已至此,再想追击墨冲,明显不可能,段辰也不过分纠结,便和姜烈一起,回到了段璃儿等人身边。

    这时,段璃儿等人,已经来到那两名墨家青年身旁。

    “辰哥哥!”段璃儿俏脸煞白,额头上都是冷汗,在见到段辰平安无事之后,才终于放下心。

    其他人心里的感觉,也差不多,都暗自为段辰捏了把汗。毕竟,像刚才那种级别的圣者对拼,声势实在吓人。在他们看来,只要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会陨落。

    段辰露出微笑,冲段璃儿轻轻点头,示意她放心,随即,又问道:“璃儿,刚才战斗波及范围甚广,你们几个怎么样?”

    几人纷纷表示没事,都十分高兴,只有凌宇,低头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段辰深深盯了凌宇一眼,却没有贸然上前对他说什么。

    段辰能看出,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步,绝非凌宇本意。最大的可能,他是受到了胁迫,不得已而为之。

    “师父……对不起……”

    终于,凌宇鼓起勇气,前迈一步,便要跪倒。

    可段辰却制止了他,沉声道:“你的事情,待回到武院再说!”

    不再去管凌宇,段辰和姜烈,一起来到那两名墨家青年身旁。

    墨强瞪着眼睛,怒视姜烈和段辰,厉喝道:“要杀便杀!墨家弟子,士可杀不可辱!”

    “你们……”姜烈有些犹豫。

    “哼,想死?这正合我意!”

    段辰却直接取出天逆神剑,要把墨强和墨飞当场斩杀。

    “段辰长老,不可!”

    姜烈连连摇头,拦在墨飞和墨强身前,叹息道:“都是祖辈的恩怨,何必牵连到下一代人身上……唉,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放过他们两个吧!”

    在这十几年来,姜烈为了寻找姜锐,几乎走遍整个天极大陆。他见过太多纷争,心已疲累,实在不想再把祖辈家族的恩怨,继续传递到下一代身上。

    见到生还有望,墨飞更是带着哭腔求饶:“别……别杀我们!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这次的事情,全都是墨冲那个老不死的主使啊!两位大人有大量,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只要你们放了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混账!墨飞,你身为墨家弟子,怎能如此没有骨气?别求他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墨强倒显得很决绝,悍不畏死。

    姜烈愈发纠结,他能看得出,墨强和墨飞都是杰出的人才,将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他内心愈发觉得不忍。

    铮——

    段辰把天逆收了起来,面无表情道:“姜烈前辈,这两人为你所擒,自当交由你处置。你若想放过他们,悉听尊便,段某无权过问。”

    姜烈见段辰不再插手,微笑着点了点头,最终下定决心,对墨强和墨飞扬了扬手,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墨强和墨飞相互对视,都现出惊讶的神情。两人同时拜倒在地,恭声道:“多谢姜烈前辈,您的恩情,我们来日必当报……”

    “答”字尚未说出口,声音却戛然而止,取而代之,是飞针摩擦针筒,从机簧中弹射飞出的声音。

    崩!崩!

    咻!咻!

    墨强和墨飞,同时出手!

    从他们的后背上,四枚隐匿的针筒,同时被激活,对准姜烈要害,射出一堆泛着寒光的毒针!

    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停止。

    无数飞针,倒映在姜烈惊惧的眼瞳中,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姜烈虽为武圣强者,但在心情松懈,毫无警惕的情况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飞针,他也清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