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第六百六十三章 黑玄真水
    第六百六十三章 黑玄真水

    这名女子,正是段辰的母亲,魂圣级高手,墨熙瑜!

    “荆无为,真是没想到……幻雪王城最大赌坊的大老板,暗地里竟甘心沦为千机墨家走狗!”墨熙瑜气质冰冷,声音听起来虽然温婉,却自有一股不容小觑的威慑力!

    “国……国师大人,饶命!”

    荆无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求饶。.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并不是荆无为软弱,而是王城中,关于这位神秘国师的传言,实在太多了!荆无为连圣源力都没有炼化出来,又怎么可能是魂圣强者的对手?

    墨熙瑜摇了摇头,冷声道:“当前这种时局下,你甘心为墨家做事,就算我饶了你,其他王公贵族也不可能饶过你!所以……你还是安心去吧!”

    说完,墨熙瑜体内魂力涌动,身体上空浮现出一团黑色的水雾。

    不!这不是水雾,而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墨熙瑜的命魂,乃是幽冥之间的黑水之海,借此命魂施展出的神通“黑玄真水”,可以熔金化铁,令数千里之内所有生灵,全部化为脓水!异常霸道!

    “不!我不能死!”

    荆无为怒声咆哮,右手筋骨抖动,拼死甩出,再度施展起子母飞蛇剑,想要借机将墨熙瑜击杀!

    然而……

    墨熙瑜只是勾了勾手指,一团墨色的水汽,旋转流动,化成一个漆黑色的漩涡,瞬间把子母飞蛇剑吞噬。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嗤嗤——

    珍贵材料锻造的子母飞蛇剑,竟然被直接腐蚀成一团铁水!

    荆无为面色惨变:“跑!”

    他想也不想,飞身倒退,模样就像一只受惊的野狗。

    “想逃么?”墨熙瑜冷笑,纤纤玉指,点出一道黑玄真水化作墨色流光,急速向荆无为脖子缠去。

    这一击,只要命中,毫无疑问,定能将荆无为的脑袋缠下来!

    可就在这时……

    轰!轰!轰!

    炸响声骤然爆发,整座赌坊剧烈震动!在荆无为身后放,一根精金铸造的屋梁,毫无征兆塌陷坠落,恰巧阻挡住墨熙瑜的黑玄真水冲击!

    嗤嗤——

    精金屋梁只是阻挡了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就被黑玄真水洞穿。网.136zw.>

    不过,正是这短暂的半个呼吸,为荆无为争取到宝贵时间。他大喜过望,鼓动全身真元,飞速腾空,身体狠狠向屋顶撞去。

    嘭!

    屋顶被装出一个一丈多宽的窟窿,荆无为面带得意狞笑,从窟窿中穿过,逃进茫茫星夜中!

    “跑了?”墨熙瑜眼眸凝起,皱了皱眉。

    她的确十分意外,没想到荆无为会侥幸逃脱。

    刚才的震动,究竟是怎么回事?

    稍加寻思之后,墨熙瑜催动魂力探查,赫然发现,之前阻挡她魂力探测的屏障,已经消失!

    “是辰儿!他把这座奇怪大阵的阵基毁掉了……”墨熙瑜恍然,露出赞许的微笑。

    墨熙瑜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正是之前,段辰通过命魂分身,提前通知的结果。

    命魂分身,不仅拥有作战能力,更是探查、传递消息的利器!在进入通杀赌坊之前,段辰察觉到这里阵法诡异,稳妥起见,便把利用分身,把这件事告知他的母亲墨熙瑜。

    而在搜查完翁九龄记忆之后,段辰又利用分身,把上官婉儿的具体地点,告诉了墨熙瑜。

    所以,早在凌宇感到监牢之前,墨熙瑜就已经提前进入,把上官婉儿救走了。

    至于……为何要这样对凌宇,自然是希望,他能在这种实战中,得到历练。像这种交锋,平时并不多见,再过几天,就是与圣山对决名额的淘汰比拼,段辰想要利用这次实战经历,来进一步压榨凌宇的潜力。

    ……

    另外一边。

    “段辰!你欺人太甚!”

    察觉到赌坊内部的大阵被毁,墨冲怒不可遏。

    要知道,这里可是墨家多年来,悉心建设的隐秘据点啊!

    如今大阵被毁,这处据点,算是彻底暴露了!

    此前墨冲遭受到段辰和姜烈的联手攻击,受伤颇重。再让他现在与段辰对决,而且还是在幻雪王城上空,他显然没这份胆量。

    墨冲体内圣源力流动,周身隆起赤红色的烈焰光芒,就好似一枚燃烧的流星,撞破屋梁,冲到夜空中,随后,急速向东方奔逃。

    之前墨家大长老赐下的能够开辟空间通道的符篆,早已消耗完毕。墨冲现在只能已正常手段逃跑。

    “跑?想的容易!”

    段辰冷笑,魂力笼罩幻雪王城周边,上万里的巨大范围,把墨冲位置牢牢锁定住。

    随后,只见他晃动身形,驾驭本命神兵天逆神剑,化作一道皓白色流光,急速向墨冲所在追去。

    ……

    墨冲武道意境高深,速度奇快,他见段辰一时间追赶不上来,心中甚喜。

    可是突然间……

    正前方出现了两道强大的气息!

    左侧,一股强烈的风压,毫无征兆压迫而来,令墨冲筋骨遭受挤压,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

    而右侧,一只散发着火光的土行地龙,缓缓张开了血盆大口,虎视眈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