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6章第六百七十六章 隐瞒
    第六百七十六章 隐瞒

    扣除积分后,“龙凤对镯”顺利到手。

    轻轻抚摸着这对做工精致的镯子,段辰心中喜悦之情,油然而生。

    “璃儿果然有眼光,这对镯子,不愧是大乾帝国帝都中‘精工坊’的杰作,堪称精品!”

    龙凤对镯,虽不是真武玄器,但凭借这材质与做工,绝对值得上六十万银月积分的价格!

    收起手镯之后,段辰准备返回银月演武楼。

    走到半路,他突然被另外一座建筑,吸引住了目光。

    这是一座宝塔建筑,阳光映照下,金色牌匾上的三个大字,熠熠闪光。

    藏书塔!

    这里,藏着除武学秘籍外,许多知识性的书籍。比如,炼器典籍、炼丹典籍、阵法典籍以及驭兽典籍。再比如,妖兽大全、植物详解、秘制食谱等等。

    藏书塔中的藏书,可谓包罗万象,各方各面都有所涉及。

    对于这里,段辰并不陌生,前些天,他曾来查询过,关于炼器术的一些知识。

    “母亲人魂似乎有问题,不如……我去查一查,关于‘三魂’的知识?”

    默默点头,段辰感觉此事很有必要,随即,调转方向,动身走进“藏书塔”中。

    负责守护藏书塔的,是一位耄耋老人。.136zw.>最新最快更新此人名叫鲁明镜,辈分极高。段辰曾听人提起过,鲁明镜,似乎是院长鲁云鹏的亲叔父。

    早年间,鲁明镜曾与墨家尊者交过手,结果被断一臂,战力大损。自那以后,鲁明镜就被安排在藏书塔中,负责看守整理书籍。

    “前辈。”段辰抱拳行礼。

    “哦?段辰长老?”鲁明镜微微一怔,连忙放下手中的古书,起身微笑道:“段辰长老,你怎么来了?莫非……有什么知识需要查询?”

    “正是!前辈,我需要查询一下,关于‘三魂’的知识。”段辰回道。

    “呃……”鲁明镜脸色一僵,干笑两声,道:“真是不巧啊!存放关于‘三魂’书籍的那个房间,正在整修,已经封锁起来,不开放了。

    “要不……段辰长老,过几天再来?”

    听到鲁明镜这番话,段辰眉头深深皱起。

    正在整修?而且,还是只有关于三魂知识的房间,正在整修……这会不会太巧了点?

    “好吧!”段辰虽心存怀疑,但也不好硬闯,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开。

    在段辰走后……

    鲁明镜下意识暗自嘀咕:“国师大人,算的还真准!她怎么知道,段辰长老一定会来老夫这里?”

    叹了口气,鲁明镜想不通其中关键,坐回椅子上,继续读他的书。.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

    走出藏书塔之后,段辰凝望着高高的宝塔,满腹疑惑。

    最后,他悄然催动魂力,从藏书塔中扫过。结果,自然发现,塔中根本没有什么年久失修的房间。

    “看来,鲁明镜是故意搪塞我,禁止我查阅关于‘三魂’的书籍。”

    段辰眼睛眯起,暗自推测道:“鲁明镜与我只是见过几次面,他也不属于姜家阵营,没理由来针对我。他为何要这么做?”

    “难道……是母亲特意交代他的?”

    若真是这样,那问题可就不一般了!这岂不是,从侧面证明,墨熙瑜的三魂真的可能有问题?

    否则,她又为何要隐瞒?

    “距离圣山对决淘汰赛,还剩下三天时间…… 不如,待比赛结束之后,我再详细调查一下此事吧!”

    正值关键时期,虽说段辰心里存有诸多疑惑,但还是决定暂时按捺住,先处理淘汰赛的事情。

    ……

    返回银月演武楼。

    段璃儿的魂道修炼,已经告一段落。段辰走进密室,微笑道:“璃儿,感觉如何?巫族秘传之术,修炼起来难度颇大,可遇到什么疑惑之处?”

    “都挺顺利的……”段璃儿笑道:“辰哥哥,放心!明天的淘汰赛,我一定会顺利晋级的!”

    “嗯……”段辰轻轻点头。对于段璃儿的实力,段辰还是比较放心的。虽说她最近武道修为,没有什么进步,但凭借三阶大宗师的魂道修为,以及上古火凤命魂,应该可以做到碾压全场!

    这时,段辰从神龙宝戒中,把虚无镜甲取了出来,递给段璃儿道:“璃儿,这件甲胄,名为‘虚无镜甲’,只要注入真气,就可以做到反射伤害,异常极品。你穿上它吧!”

    “这件甲胄本来是一件中阶圣器,但在昨天晚上,被我不小心弄坏了。它现在虽有反射攻击的能力,但却只能反射圣者之下,普通真气或者真元的攻击。”

    段辰略加思索,又补充道:“待你修为晋入武圣,我再想办法,修复圣器吧……”

    段璃儿笑吟吟道:“反射攻击?这么厉害啊?”

    将虚无镜甲接过后,她贴身穿好,尝试向其中注入真气。镜甲内的“铭文之语”被激活,向外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

    以段璃儿目前的修为,驾驭这件镜甲,刚刚好。虽说虚无镜甲已经无法发动“镜甲幻界”,但仍旧是一件非常逆天的宝物。

    段璃儿拥有这件宝物壶身,段辰心里也更加安定了些。这样一来,面对三天后的淘汰赛,段璃儿就算不能胜,也必定拥有自保的力量!

    “璃儿……”段辰轻声呼唤,想要把刚兑换到的“龙凤对镯”,交给段璃儿。

    可话到嘴边,又突然被他咽了回去。

    龙凤对镯,还是待大婚之日,在送给段璃儿吧!段辰心中,如是想到。

    “辰哥哥?怎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段璃儿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

    “没什么……”段辰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璃儿,你为何突然向母亲提出,要在下月完婚呢?”

    “啊?”听闻此言,段璃儿俏脸羞红:“不是我说的!哎呀,母亲她……怎么把这事都告诉你了!”

    “哦?”段辰抓了抓脑袋,神情稍显尴尬。他知道,是自己唐突了。

    沉默良久,最终,段璃儿用蚊子般的声音,小声嘟囔道:“我想要趁记忆还未消失,永远把辰哥哥铭记在心里啊……”

    “怎么?辰哥哥,你……是不是不高兴,不希望璃儿这么做?”陡然,她态度转变,抬头盯向段辰,小嘴情不自禁噘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