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0章第六百八十章 一招秒败
    第六百八十章 一招秒败

    无视周围弟子安危,宇文铭体内圣源力暴涌,双手紧紧握住圣刀裁决,对准段辰脑袋,忿然劈下!

    足有三十丈长的玄金色刀气,带着一种将苍穹斩断的神威,没有人可以怀疑这一刀的威力!

    段辰周围的弟子,除了段璃儿等人,仍旧呆在原地,其余的,早就看出势头不妙,竞相躲避。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但此刻,遭受到刀气余威冲击,仍有近四十多名弟子,躲闪不及,被冲飞出去,摔得筋骨折断,大口吐血!

    段璃儿等人,也都感受到这一刀的威势,但他们在跟随段辰,对付姜烈和墨冲时,早已有过经验。如今对于段辰的实力,保持绝对信任!宇文铭虽强,却无法撼动他们五人心中这份信任!

    “哼!”

    凝望奔袭而来的刀气,段辰冷笑,眼睛里闪过一道失望之色,直接施展出九龙阵盘,将阵眼更换为金龙甲铠!

    神龙剑阵,守御!

    轰——

    裁决迸射出的刀气,斩在神龙剑阵的防护屏障上,发出开山般的震耳轰鸣声。两道能量,发生剧烈碰撞,劲气化为肉眼可见的金色气浪,向外不断扩散。

    无数座椅被掀翻,近百名弟子,受到波及,倒地受伤。

    数个呼吸过去……

    刀气消散。宇文铭得意洋洋,横刀而立,可在看到神龙剑阵中,完好无损的段辰等人后,他瞳孔骤然收缩。

    “这……这不可能!”

    圣刀裁决,以圣源力催动,这威力之强,堪比普通的中古级圣源神通!段辰仅凭一招防御屏障,就能挡得住?

    宇文铭大感意外,没想到,段辰的防御力量竟然会如此厉害!

    这时,姜家席位上,姜烈端坐在石椅上,瞧见这一幕之后,嗤笑道:“宇文铭也太自大了!面对段辰这种高手,他居然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发动最强攻击?他竟然还以为,凭借普通圣源力,就能伤到段辰?他把段辰当什么人了,普通青年弟子吗?”

    不得不说,宇文铭这次实在太过轻敌!在他出手的瞬间,胜败就已成定局!

    段辰唯一的弱点,就是九龙阵盘召唤速度稍慢。

    若宇文铭选择在第一时间,施展出巅峰武道意境,以超高速爆发,来克制段辰,阻止他施展九龙阵盘。然后,再武力威胁段璃儿等人,惹段辰分心。那样的话,段辰还真有可能,不太容易应付。

    可是,他却没有选择在一开始,动用最强武道意境,错过了克制段辰的唯一机会!

    段辰只要施展出九龙阵盘,凭借神龙剑阵的守御能力,几乎可以做到抵挡住任何攻击,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现如今,就算宇文铭施展最巅峰攻击,也基本没什么用了!

    “好小子!你果然够格与本将军一战,本将军就让你见识一下,圣刀裁决……”

    “宇文铭,你废话太多了!”

    宇文铭发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段辰冷冷打断。随即,宇文铭就看到,无数灵魂飞剑,在段辰身前融合、汇聚,构建成一柄足有三十多丈长的巨型飞剑!

    碎星之剑……

    神龙剑阵二重天,怒剑碎星!

    段辰身形如电,催动巨剑,直刺宇文铭。

    宇文铭大惊失色,连忙横剑格挡。

    就在这时,他却陡然发现,在巨剑旁边,还凝聚有数十柄灰光隐隐的小剑!小剑向外散发出独特的摄魂之力,宇文铭只感觉精神涣散,一口气提不上来,原本正要施展出的防御手段,硬生生被瞥了回去。

    怒剑碎星,毫无阻拦,直接斩在了圣刀裁决上!

    沛然难御的冲击,将宇文铭直接震飞。圣刀裁决,更是遭受重压,呈现出近九十度的弯折!

    叮!

    最终,裁决还是无法抵御这强大的力量,从中央崩断!

    而宇文铭更是被巨剑威力波及,喷血摔飞出去,连金盔都被震落,浑身鲜血淋漓,狼狈不堪。

    “咳咳!好……好强……”

    宇文铭趴在地上,挣扎了半天,都未能爬起。他遥遥凝望着段辰,眼眸中,闪过惊惧之色。

    他现在的心情,当真是后悔到了极点。他曾设想过,在与段辰比武之后,不幸败倒在擂台上。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料到,自己拥有圣刀裁决在手,又是领悟到圣源力的高阶武圣, 却被年纪轻轻的段辰,一击秒败!

    早知道会是这结果,早知道段辰实力已臻至如此境界,就算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公开挑战段辰啊!

    现在可好,他败得彻底,颜面丢尽,估计……宇文钟的婚事,也很难保住了!

    果然。

    高座上的幻雪王罗钧,不动声色,用眼角的余光,向身旁不远处的小公主罗熙鸣瞥去。看来,罗钧的确早有退婚之意。

    “我早就说过,你不配和我比武!你却偏偏不听!”段辰冷哼。对于宇文铭,他可没什么好感,既然撕破脸皮,那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宇文铭一言不发,面色发苦。的确,他的实力,和段辰差距实在有点大,连圣刀裁决都被段辰击断,他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段辰上台比武?

    周围,所有弟子在瞧见这一幕之后,尽皆现出震惊之色。大将军宇文铭,在幻雪王国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就这样被一招击败了?对于段辰的实力,众人心里,有了更加明晰的判断。

    而相对于震惊的人群,段辰母亲墨熙瑜,银月武院院长鲁云鹏,以及姜家前任家主姜烈三人,神情倒显得正常许多。

    前几日与墨冲对决时,三人就已经知道段辰的厉害,此刻,宇文铭败在段辰手上,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该死!”

    上前扶起宇文铭,宇文钟神情恼怒,恶狠狠盯向段辰:“欺人太甚!段辰,你太不知好歹了!此处围观百姓众多,我父亲怕伤及无辜,所以才没有施展全力!没想到,你却如此不知轻重,趁机重伤?”

    “钟儿,你……”宇文铭怔了一下,没想到宇文钟为了维护颜面,竟会在这种场合,公然歪曲事实。

    要知道,这里观战的可都是达官显贵,高手如云。刚才宇文铭和段辰交手,在行家眼中,胜败自然显而易见,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歪曲的?

    听到宇文钟如此说,许多人脸上,都现出鄙视嫌恶的神情。宇文钟在王城名声本就不好,此时大家对他的看法,愈加恶劣。

    段辰尚未答话,身旁的段璃儿,率先忍不住了。

    对于宇文钟,段璃儿自从上次酒店偶遇之后,本就对他没有好感,再加上他故意和段辰作对。此刻见宇文钟这般歪曲事实,段璃儿如何还能克制住自己?

    “喂!你眼睛是不是有毛病?明明是你爹下手不知轻重,伤到了这么多人!我辰哥哥出手时,除了你爹,连半个人都没有伤到!”她大声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刚才交手时,宇文铭虽已努力克制,但出手时,仍旧还是不小心,伤到了围观的一百多名弟子。而段辰,却只伤到了宇文铭一个人。

    宇文钟所说的趁机重伤,纯粹属于无稽之谈。

    “哼!若不是我辰哥哥手下留情,你父亲,又岂止武器被击断,这么简单?”段璃儿再度出言厉叱。

    其实,她所说的,都是事实。

    要知道,段辰的“怒剑碎星”,连中阶圣器,虚无镜甲都抵挡不住,更何况初阶圣器裁决刀?若不是段辰手下留情,那宇文铭,现在早已成为一具尸体!

    宇文钟被段璃儿说的哑口无言,顿时脸色涨红,愤怒咆哮:“段璃儿你个臭丫头,这里岂有你说话的份?”

    “嗯?”段辰眼睛一眯,脸色转寒,盯向宇文钟,一字一顿道:“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滚!”

    低喝出声,段辰将真元蕴化到声音中。音波好似重锤,猛击在宇文钟耳鼓!

    段辰每说一个字,宇文钟就被震得倒退一大步,待段辰说完,宇文钟直接被震得坐倒在地,脸色苍白如雪。

    “唉……”宇文铭深深叹息,无奈拉起宇文钟,转身回到座位上。

    他情知和段辰实力差距太大,继续反击,无异于自取其辱,心中,已彻底认栽。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尘埃落定时……

    “诸位!”

    幻雪王罗钧,长身而起,曼斯条理开口了。

    “适才目睹过银月武院段辰长老,与宇文铭大将军的对决,本王深感震撼。多谢二位,甘愿挺身而出,为本次圣山对决前的淘汰比武,做这样一次赛前热身!”

    “另外……在比赛开始前,趁众位爱卿、各路英豪齐聚,本王还有一件大事要当众宣布!”

    听到这里,宇文铭身子一僵,眼皮突突直跳,心底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莫非……幻雪王罗钧,要在这种场合,当众解除婚约?

    罗钧顿了顿,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小公主罗熙鸣,轻轻点头,随即对众人说道:“这件大事,便是关于本王小女,熙鸣公主的婚事!”

    “本王想要在这里,解除熙鸣与宇文钟的婚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