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2章第六百八十二章 怂恿
    第六百八十二章 怂恿

    “哈哈!真是开心,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晋级了!”

    王城段辰常去的酒楼里,卢智鸿坐在酒桌前,高兴大笑。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第一天五人顺利挺进决赛,为了给大家鼓励,段辰决定请大家大吃一顿,明天面对决赛可以放手一搏!

    无视卢智鸿,段璃儿等人,都在忙着吃菜。尤其段璃儿,她最喜欢这家酒楼里的招牌菜“水晶玲珑鱼”,此刻更是吃的不亦乐乎,哪有时间去管卢智鸿?

    段辰对卢智鸿笑了笑,鼓励道:“阿鸿,今天表现不错。不过……不能骄傲,明天的决赛,才是最关键一战,能否取得熙鸣公主垂青,全在此战!”

    “嗯!多谢师父鼓励!”卢智鸿拳头握紧,信心满满。

    而这时,凌宇的神情,却稍显凝重,道:“师父,明天一战,我们将会与姜家和宇文家的高手对决。今天宇文钟被当众退婚,必然心存不甘!明日一战,定要小心应对才是!”

    段辰脸色微微一沉,也是点头道:“宇儿,你说的不错。宇文钟和姜锐,都是这次对阵中,必须要提防的两人。你们无论谁,遇到他们两人,都要万分小心才是!”

    宇文钟白天遭受到那么严重的打击,以他偏激的个性,明天一战,说不准,就会动用什么阴诡手段。网.136zw.>

    稳妥起见,在吃完饭之后,段辰又就地与段璃儿等人,商讨起明天决战的对策,并详细分析宇文钟和姜锐的优势与缺陷,以便于有针对性迎敌!

    ……

    与此同时。

    宇文家府邸。

    跟往日喧闹的晚宴情形不同,今日宇文家浩大的宅邸,显得格外冷清。许多地方,连烛火都没有点上,黑漆漆一片,就好似一座鬼宅。

    宇文家的祠堂中,宇文铭跪倒在烈祖灵位前,神情颓然。而在他身前,则摆放着断掉的圣刀裁决。两截断刀,断痕处显得格外刺目。

    “宇文家列祖列宗在上,宇文铭无能,给家族丢脸啊!”

    他长叹一声,深深凝望着断刀,心中,却燃不起半分斗志。

    段辰那碎星一剑,实在太过震撼,不仅击断了他的圣刀裁决,更击垮了他的意志。

    “唉……墨熙瑜的儿子,那般年轻,修为竟到达那种深不可测的境界……我果然老了吗?”

    联想到自己儿子宇文钟的一些顽劣行径,宇文铭忍不住一阵感慨,却也只能无奈叹息。.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至于对段辰心生仇恨,宇文铭倒未有此意。 毕竟,他心中明澈,被当众退婚,与段辰其实并无太大关系。对决失利,这件事只能算是导火索而已。

    就在宇文铭祭拜先祖时,宇文钟正在王城醉烟楼的暖春阁中,喝得酩酊大醉。

    在他身旁,五名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妙龄少女,搔首弄姿,娇笑着把美酒灌进他的嘴里。

    “喝!美人,陪本公子再喝一杯!哈哈!”

    他满脸通红,醉眼朦胧,在这温柔醉乡中,似已忘却白日里,那所有的不愉快。

    突然。

    在宇文钟不远处的空间,产生一阵诡异的扭曲,随即,嗤拉一声,空间被撕出一条黑漆漆的裂口,银月武院第一高手,宇文钟的师父南宫博,身形从中浮现。

    “啊——”

    这些青楼女子,哪里曾见过这种神奇手段,都吓得大叫,四散奔逃。

    暖春阁中,只剩下了南宫博和宇文钟两人。

    “谁?谁他妈的打扰老子喝酒?”宇文钟眯缝着眼,还没看清来人,就大声叫嚣。

    啪!

    一巴掌狠狠打在宇文钟脸上,响亮清脆。

    宇文钟瞬间被打醒,腾的站起身,刚要发作,可在看清来人之后,他的人又立刻矮了半截。

    “师……师父……”

    就好似老鼠见了猫,宇文钟吓出一声冷汗,酒完全醒了,跪倒在地,大气不敢出。

    “钟儿,你跟为师修炼多久了?”南宫博背着双手,神情不悲不喜。

    “十……十年……”宇文钟怯声回道。

    “已经十年了么?”南宫博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会这么久,摇头道:“为何你已修炼这么久,却仍旧这般德行?”

    “面对全天下之人,被当众退婚,遭受此等奇耻大辱,你理当忍辱负重,有所长进才是!这才半天过去,你就又来这等地方消遣?”

    听到这番严厉训斥,宇文钟越发胆怯:“师父,我……”

    “不要叫我师父!”南宫博冷然道:“我南宫博,怎么会教出你这种徒弟?”

    “师……师父,您……”宇文钟面色骇然:“莫非您要把我逐出师门?”

    “不要啊!师父,求您不要啊!”宇文钟直接哭了出来,扑倒在南宫博脚下,抱住他的左腿,哭求道:“我爹因为白天之事,已经对我有诸多不满,若师父再把我逐出师门,那……那他一定会打死我的!”

    “师父,您教我十年,在徒儿眼中,您就跟我父亲没什么区别,求您不要舍弃我……我发誓,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看得出,宇文钟真有些急了。他今天之所以来这里,而不是选择呆在家中,就是怕他父亲宇文铭问责。

    若他再被南宫博这等有名望的师父,逐出师门,那估计……宇文铭知道此事,杀了他的心也有了!

    见宇文钟如此表态,南宫博脸色和缓不少,把他从地上扶起,微微点头道:“做人就应该有点志气!这才像我南宫博的徒弟!”

    宇文钟恭声道:“师父放心,徒儿明日决战,必定全力以赴,拿下名额!”

    “嗯……”南宫博不可置否,点了点头,忽然问道:“钟儿,你被当众退婚,难道就一点不觉得耻辱?心中,就没有一点怨恨之意?这一切,罪魁祸首,都是谁?”

    宇文钟一怔,随即沉下脸,咬牙切齿道:“段辰!都是段辰!”

    “若不是他,我爹又怎么会败?如果我爹没有败,那幻雪王,又怎么会当着全天下人的面,以退婚来羞辱我?”

    听到宇文钟这番回答,南宫博感觉很满意,不由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段辰,的确可恶!”

    “那为师问你,你想不想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