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第七百四十八章 亲人
    第七百四十八章 亲人

    在银鹰基地的一间房舍中,万老和黎老,站在一旁闲聊着。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房舍的床榻上,那名黑衣中年人双目紧闭,仍旧处于昏迷中。

    遵从段辰安排,万老已经为这名黑衣中年人,做了简单治疗,确保他没有性命之危。

    吱呀——

    门轴转动声响起,段辰推开门,走进了房间里。

    在和万老黎老打过招呼后,段辰来到了床榻前。

    凝神打量着这名中年人的样貌,越看,段辰越觉得熟悉。

    “母亲?”

    段辰连连摇头,有点难以置信。

    他已经弄清了这种熟悉感产生的原因,这名中年人的样貌,竟与他的母亲墨熙瑜,有几分神似!

    再加上此人身上,掉落的那枚黑色腰牌……

    难道说……这名中年人,不仅是墨家人,还是墨熙瑜的亲戚?

    段辰嘴唇抿了抿,眼睛里迸射出坚定的光芒,他暗下决心,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右手凝起剑指,段辰将指尖摁在中年人眉心,向他识海中,导引过去一道精纯魂力。

    魔音摄魂术的催眠效果被解除,中年人悠悠醒转。

    既然此人可能是段辰的长辈,段辰当然不会再对其进行记忆汲取,否则,也未免太过无礼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

    “这里是……”

    黑衣人茫然观察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了段辰身上。

    “少侠,没想到你真的救了我……咳咳,多……多谢了!”中年人缓缓坐起身,对段辰抱拳致谢。动作牵动伤口,他忍不住一阵剧烈咳嗽。

    段辰并没有开口回应,只是微微扬手,把那枚黑色腰牌,扔在了中年人面前。

    一瞧见这枚腰牌,中年人脸色骤变。

    “你……”他凝目望向段辰,眼眸深处,泛起了杀气。就好似什么重大秘密被发现,一副想要杀人灭口的模样。

    但是。

    在与段辰对视了三个呼吸之后,他又移开了目光,深深叹气,身上的杀意消散于无形。

    且不说段辰于危难中救了他,就算想灭口,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根本不具备那种能力啊!

    无法反抗,中年人只好选择妥协。

    “年轻人,我叫墨雷,身份是……一流家族千机墨家之人!我之所以会对付韩彩霞,主要因为,我接到线报,韩彩霞意图伤害我的亲人!”

    这是一段很糟糕的回答。所有细节,几乎全部被抹去。网.136zw.>

    武圣墨雷,一流家族千机墨家之人,他,究竟在隐瞒什么?

    “墨雷,你既然是墨家人,那想要对付韩彩霞,应该很轻松才对吧?为何……你身边一个帮手都没有,自己还被韩彩霞的手下,弄到身受重伤?”段辰眼瞳中,泛起一抹异彩,沉声质问。

    墨雷叹了口气:“年轻人,你不要再逼我了。如今,在这世上,我已经只身一人……”

    “只身一人?”

    墨雷的话说到半截,却被段辰高声打断:“你确定,你已经只身一人?”

    “呃……”墨雷神情怔住,联想到刚才所说“为了亲人而对付韩彩霞”,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话语,前后矛盾。

    “唉!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只身一人,但现在的情况,却跟只身一人,没什么区别……”墨雷眼睑低垂,双眸中光芒黯淡,他轻声叹息着,似有满腹心事。

    段辰目光灼灼,紧紧盯着墨雷。

    看到墨雷那萧索的表情后,他暗暗点头,最终,决定不再兜圈子。

    “你认识墨熙瑜吗?”段辰问。

    听到“墨熙瑜”三个字,墨雷浑身剧震,眼睛陡然瞪得滚圆,猛的抬起头,盯住段辰。

    但随即,他又强压下内心的激动,神色恢复如常。

    “不认识!”墨雷冷冷回应道。

    “不认识?”段辰忽然微微一笑,道:“实不相瞒,我认识墨熙瑜。”

    “你!”墨雷脸上惊色愈发浓烈,并开始仔细打量段辰的样貌,越看,他的表情就越发精彩起来。

    “你是……”墨雷声音在颤抖。

    “在下段辰!”

    并没有隐瞒,段辰报上了姓名。

    “段……辰?你……你就是传说中的魂圣,熙瑜的孩子吗?”

    忽然,墨雷身体因激动,而开始发抖,浑浊的眼睛里,精光绽放,并泛起了喜悦的泪花。

    “熙瑜她……她是我的亲妹妹啊!”

    再无隐瞒,墨雷说出了藏在心底的秘密。

    原来,他的真实身份,竟是墨家二长老之子!墨熙瑜的大哥!也是段辰的……

    “舅父?”

    段辰手指下意识捏紧。他虽然早已有所察觉,但在确定墨雷真实身份后,还是忍不住感到震惊。

    没想到,在这云海武城中,竟会碰到亲人!

    “好!好啊!辰儿……”

    墨雷听到这声称呼,激动的喜不自胜。骤然见到亲人,他的激动程度,犹在段辰之上!

    良久,两人好不容易才平复下心情。

    随即,两人开始叙旧。

    墨雷似乎很久没有与熟人交谈过了,心里的话,就好像倒豆子般,全讲了出来。

    “辰儿,当年我们遭到了大长老墨苍松追杀,全家遭难,只有我和熙瑜,侥幸逃脱。为了引开追兵,我们被迫分开,没想到……这一分,就是二十多年!唉!”

    墨雷叹了口气,问道:“熙瑜她……最近过的怎么样?”

    联想到墨熙瑜的身体状况,段辰脸色一黯,强笑道:“母亲几年前,出任了幻雪王国的国师,现在过的……还算不错吧……”

    “真的不错吗?”

    墨雷轻轻摇头:“熙瑜她本是我们墨家,你外祖父这一脉,内定的继承人。所以,在熙瑜年幼时,就被墨家高层,耗费大精力施展‘引灯控魂之术’,控住了人魂!”

    “如今她叛出墨家,在遍寻无果的情况下,墨家高层必定打灭了她的引魂灯。她又怎么会过的不错?”

    段辰默然。

    听着墨雷将如此隐秘的事情说出,他对墨雷的身份,再无怀疑。

    联想到母亲墨熙瑜的人魂状况,段辰心中痛楚无比,仿佛伤疤被人揭开一般。

    墨雷恨声叹道:“熙瑜自小天赋出众,才被定为父亲的继承人;而我,太过愚钝,与继承人之位无缘。只是没想到……这该死的继承人之位,竟使得熙瑜,遭受到这种苦难!我这个哥哥,真是没用!太没用了!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