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章 另有隐情?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七百六十章 另有隐情?

    墨雷的话刚说完,墨心瑶就立刻摇头,表示反对。

    “不可能的!这块玉佩,从林伯伯交给我开始,就一直被我贴身收藏。”

    “大约在十年前,韩彩霞的确曾搜查过母亲的遗物,也耍手段对我搜过身,但是,这枚玉佩却从未落入到他们手上!”

    “确切来说,他们根本没有见过这块玉佩!”墨心瑶斩钉截铁的补充道。

    “呃……这样么……”

    本来,墨雷还存有疑惑,见状,也只好强压回心里。

    段辰问道:“舅父,既然如此,那通灵宝玉失去灵性,还可能是什么原因?”

    墨雷脸色一黯,轻轻摇头:“抱歉。辰儿,这……我也不太清楚……”

    “哦?”

    段辰一怔,安静思索片刻后,见墨雷神情有几分自责,便开口安慰:“舅父,既然宝玉的灵性,并没有被韩彩霞夺走,那我们也无需太担心。不如……到幻雪王国后,问一问我母亲吧!她有可能会知道一二。”

    “你是说……熙瑜?”

    墨雷眼睛一亮,抚掌道:“说的对啊!熙瑜是父亲的内定继承人,她知道的事情,比我要多出百倍。若是她的话,定能知道通灵宝玉灵性消失的原因,解开这一谜团!”

    就这样,通灵宝玉的事情,暂时被搁置到了一边。

    而通过此事,段辰得知了韩彩霞的一些目的。

    毕竟是妖族余孽,韩彩霞行事,完全站在妖族立场上。如此看来,只要对妖族有利的事情,她都会毫不犹豫去做吧?

    驾驭心象宝剑,段辰前进速度极快,不知不觉,便飞过十几万里路程,距离幻雪王国,已经不远了。

    这期间,他需要专心驾驭心象宝剑,无法修炼。闲来无事,他也只能控制命魂分身,与墨雷等人闲聊。

    忽然。

    墨雷好奇询问道:“对了,辰儿。我见你的这座家园基地外,游荡着几尊木甲机关人,那些都是熙瑜派人为你制作的吗?”

    段辰摇了摇头,如实说道:“母亲她……好像并没有精通机关术的随从。这些木人,都是从一位墨家尊者墨绝的手中,夺得的!”

    “武圣尊者墨绝?”墨雷惊呼出声。

    “怎么?舅父,你认识他?”段辰有些疑惑。

    墨雷轻轻点头:“墨绝他虽然只是一名尊者,但在墨家内部,却十分出名。”

    “身为外姓人,却凭借自身的天赋与能力,掌握了墨家秘传的机关术,还被家主墨千机亲自赐姓……墨家稍微有些资历的弟子,几乎都听说过他的事迹。”

    段辰恍然点了点头。原来,墨绝在墨家内部,竟然这般出名!

    其实……想想也对。能陪着大长老墨苍松的女儿墨澜菲,一同外出执行任务,墨绝的名声与能力,定然都是极高的。

    “辰儿,你……和墨绝交过手了吗?胜负如何?”墨雷笑了笑,神情有些期待的问道。

    “的确交过手……当时,我的魂道修为并没有突破圣境。也是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侥幸突破,才险胜了一招,扭转战局,将他擒获。”

    回想起在血影门总坛的那一战,段辰此刻仍旧心有余悸。

    若不是他在最后时刻,领悟到魔音摄魂术的第三重天,利用灵魂烙印,控制住墨绝,又岂能活到现在?

    在这么多对手中,墨绝所施展的,类似前世高科技一般的机关火炮,给段辰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没有突破圣境,却能扭转战局,险胜一招……还把墨绝擒获了?”

    听到段辰这番话,墨雷骤然长大了嘴,表情显得有点懵:“这……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武圣级强者,外加机关术大师墨绝啊!

    虽然墨雷现在领悟到了圣源力,在武道修为上,要高过墨绝,但论起正面战斗的能力,他绝不认为,自己会比掌握机关术的墨绝更厉害!

    而段辰却在未突破圣境的情况下,擒获了墨绝?

    那岂不是说,段辰现在的实力……深不可测?

    “辰儿这小子,真不愧是熙瑜的孩子……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了么?”墨雷喉结动了动,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看待段辰的目光,与之前相比,不由变得恭谨了许多。

    “舅父,既然你和墨绝认识,不如……帮我劝一劝他,归降到这边来吧!墨绝精通机关术,若能归降,将来对付墨苍松,定然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助力。”

    段辰已收回墨绝天魂中的灵魂烙印,像现在这样,一直将他囚禁在乾坤世界里,也不是什么好办法。

    若能将墨绝收服,那自然最好不过。

    至于……将墨绝直接斩杀……这段辰可不会轻易去做。

    墨绝跟墨冲不一样,他只是墨家的一位外姓尊者,为人还算忠义正直,也没有特别去针对段辰。

    滥杀无辜?段辰并没有这种不良习惯。

    听完段辰所言,墨雷的神情,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辰儿,你要对付大长老?”

    不知为何,墨雷突然把话题,转到了大长老墨苍松身上。

    他沉声说道:“辰儿,我知道你对大长老心怀恨意,我心里的感受,也和你差不多。不过……大长老的事情,经过我这几年调查,发现其中很可能另有隐情,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为好!”

    不过让墨雷没想到的是,他此言一出,段辰立刻沉下了脸!

    “什么隐情?”段辰背着双手,眼瞳凝起,声音发冷。

    对于大长老的恨,早已刻入段辰骨髓中!

    从段璃儿的命魂,被莫名其妙抽取那一刻开始,段辰就曾发誓,总有一天,要了结墨苍松的性命。

    可现在,墨雷却告诉他,事情另有隐情?

    他怎么可能会接受?

    “辰儿,你先冷静冷静,听我说。”

    墨雷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解释道:“当年,我们一家惨遭墨苍松屠戮,嫡系弟子中,只有我和熙瑜侥幸逃脱。对于墨苍松的恨,我绝不会比辰儿少的。”

    “可是……经过我这些年暗中调查,发现墨苍松很可能不是罪魁祸首。当年灭门惨案,很可能与妖族的天魔宗余孽有关。”

    墨雷叹道:“所以,这件事我们应该从长计议,千万不能因一时冲动,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啊!”

    言下之意,是说妖族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以便于获取渔翁之利?听完墨雷这番话,段辰眼睛眯起,连连摇头。

    “妖族与墨家的矛盾很深,这我知道。可要说这一切,与墨苍松完全没有关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且不说别的,单纯段璃儿命魂被抽取这一件事。段辰就有足够的理由,让墨苍松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