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花家车夫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七百六十四章 花家车夫

    黎老道:“花家大小姐,没有修为。他们花家,也属于正道势力。璃儿姑娘他们,怎么会无缘无故,碰到花家大小姐呢?”

    “所以说,花家大小姐失踪,应该和璃儿姑娘他们,没什么关系!”

    与第一条情报相比,第二条情报与段璃儿相关的可能性,貌似要低上不少。

    “嗯……”段辰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他在房间中来回踱步,沉吟道:“我还听说,花家行事过于正派刻板,得罪了不少黑道势力。之前,有许多黑道势力,就曾扬言,要给花家家主点颜色瞧瞧。”

    如此说来,花家大小姐的失踪,倒很可能是一起单纯的绑架事件。

    “而且……”

    段辰又补充道:“除了大小姐失踪,花家还丢失了一艘贵重货轮。原本负责这艘货轮日常事务的管事,也被人以惨烈手法,杀死在仓库里。”

    “若这件事真的跟璃儿他们有关,那就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牵连到一名不相干的货轮管事!”

    诸多细节,都在表明,此事像是被仇家盯上后,恶意报复,才产生的结果。

    像这种蓄意报复的事件,在云海武城里,每天都会发生。由此来分析,这件事,应该和段璃儿没什么关系才对。

    但是……

    段辰搜集到那么多条情报,为何,会把这条情报筛选出来?

    若真的觉得,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报复绑架事件,他应该毫不犹豫将其排除掉啊!

    就在这时,段辰缓缓说出了原因。

    “这真是一件怪事!黎老,我们来回分析,都觉得此事与璃儿他们无关。为何……烈鲸帮,会把注意力盯在这条情报上?”

    原来。

    几天前,段辰的命魂分身,就曾探查到,烈鲸帮擒获了一个车夫装扮的普通人。

    经过打听得知,这名普通人,正是花家大小姐花见月的专属车夫。

    现如今,结合白天搜集来的情报,不难看出,烈鲸帮早在数天前,就已经盯上花见月失踪的事情了。

    “黎老,我看……这件事有必要再深入调查一下!”

    最后,段辰有了决断:“不妨……先从这名车夫入手!若确认此事与璃儿无关,我再去追查第一条情报。”

    黎老颔首道:“这样也好!反正调查这名车夫,也花费不了太多时间……”

    就这样,计划确定下来。

    不再耽搁,段辰离开乾坤世界,返回到客栈房间里。趁着黎明微光,他身形一闪,人就从窗户飞出客栈,迅速向烈鲸帮的住处掠去。

    ……

    事实上,来自于第六感的直觉,让段辰隐隐能察觉到,花见月失踪的事情,有点不一般。

    烈鲸帮盯上此事,更加说明,此事非同寻常。

    只不过……将诸多细节汇总分析后,这件事,又特别像是一件单纯的绑架报复杀人事件。

    太矛盾了!段辰完全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所以,和黎老一样,他渐渐更倾向于第一条情报。而对于第二条情报,他的希望,基本都寄托在了那名花家车夫身上。

    御风而行,段辰脚步迅疾。

    街道两侧的景物,好像黑色幻影般不停倒退。遥望着越来越近的烈鲸帮住处,段辰眼睛里,迸射出熠熠精光。

    “事情的真相,定藏在这名车夫身上!待我动用魔音摄魂术,汲取到他的记忆,一切就全都清楚了!”

    片刻过后,段辰顺利到达烈鲸帮的住处外面。披着一件黑色斗篷,段辰藏在墙角的阴影中,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他徐徐催动魂力,控制命魂分身,潜入到关押那名车夫的房间里。

    之前,担心命魂分身遭到袭击被灭,段辰只是让分身,遥遥监视着烈鲸帮住处的一切,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现如今,他本体在此,自然无需像之前那样顾忌太多。

    分身进入房间后,段辰这才发现,这房间颇大,一个个独立的小房间,墙壁上挂着黑漆漆的染血刑具。

    原来,这座房间,早已烈鲸帮改造成了审讯监牢。

    “嗯?那名车夫怎么……”

    来回搜查完所有小房间后,段辰面色陡然一变:“不……不见了?”

    事情有点不妙。那名车夫,竟然在段辰分身监视的情况下,凭空消失了?

    略微沉吟,这尊命魂分身突然伸手,揪住旁边一个正在熟睡的黑衣家丁,掐着脖子,把他摁在了墙上!

    “啊——呃!”

    黑衣家丁正在做着美梦,突然被人偷袭,吓得脸色煞白,咧嘴大喊。

    可他却没想到,自己的嘴刚一张开,就被一条柔韧的触手状物体塞满。

    他这才发现,一名黑衣青年,右手掌心中,绿光迸射,生长出一条碗口粗的尖锐藤蔓,牢牢塞进了他的嘴里。

    “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若敢耍花招……哼哼!”

    随着青年话音落下,黑衣家丁立刻感觉到,嘴里的那根藤蔓,正在不断生长,竟然顶住了他的咽喉!

    若这根藤蔓继续生长,他的咽喉,岂不是会被刺穿?

    黑衣家丁眼睛瞪大,连连点头。喉咙虽然被藤蔓刺激的发痒,可他却拼命忍着,根本不敢咳出来。

    “很好!”

    段辰点了点头:“我问你!之前,被送到这里的那名花家车夫,现在在哪?”

    “死……”

    黑衣家丁的声音,从喉咙里挤了出来:“死……死……”

    段辰眼瞳微缩,惊问:“死了?怎么会,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若花家车夫死去,这岂不意味着,他无法再利用魔音摄魂术,汲取到有用记忆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