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 危机来临!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七百六十八章 危机来临!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在花家货轮上。

    除了段璃儿外,凌宇等人,都已登上甲板,神情凝重如山。

    虽说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点燃的火把,但在这浓重的海雾中,甲板上的可见度,还是非常非常低!

    “大家说,现在怎么办?”雨清将目光转向静婳和罗熙鸣。

    “嗯……海雾太浓,单纯按照罗盘前行,实在难以确保安全呢!”静婳低声说完,又道:“公主殿下……我们应该继续前进,还是停在原地,请您定夺!”

    罗熙鸣身份尊贵,既然她在场,作为幻雪王国的臣民,静婳等人,理当听从她的指示。

    经过这些天悉心治疗,加上那枚丹药的药效渐渐被激发,罗熙鸣的伤势,已愈合七成。只是……死亡黑海上,天地灵气枯竭,因此,她的脸色才仍显得有几分苍白。

    “大家不必如此多礼。”

    罗熙鸣声音温柔,火光映照出她美丽的笑脸。

    “既然静婳师妹,觉得应该停在原地,那大家就暂时不要前进了吧!雨清师妹,凌宇师弟,麻烦你们去吩咐一下水手,原地待命吧!”

    罗熙鸣对雨清等人,皆以师弟、师妹相称。据她所言,她曾是银月武院高年级的弟子,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才被迫离开,进入王宫武院修炼。

    在银月武院呆的时间不长,但她的内心里,却一直很怀念那段时光。

    “是!”“我们马上去办!”

    凌宇和雨清,匆匆进入了船舱中。

    “公主殿下,我去查看一下璃儿师妹的状况。”静婳欠身作揖,也进入到船舱中。

    甲板上,只剩下了罗熙鸣和卢智鸿两人。

    “呃……”

    卢智鸿左顾右盼,表情尴尬的抓了抓脑袋,吃吃说道:“公……公主殿下,那……那个我……我呢?”

    “你?”罗熙鸣眼睛眨了眨:“你是本公主的护卫,职责当然是守在本公主身边啦!”

    “啊?”卢智鸿嘴巴张大,良久,才憨憨点了点头:“哦……”

    瞧见卢智鸿的反应,罗熙鸣唇角轻轻勾起,转过脸暗自偷笑。

    黑海上雾气浓重,四周只能听到微弱的海水翻动声。

    脚步迈动,罗熙鸣缓缓踱到船舷旁,她把火把放在一边,凝望着前方无尽的黑暗,渐渐出神。

    “呃……”卢智鸿越发觉得尴尬,像这样单独与罗熙鸣相处,让他觉得,太不自在了!

    “呃……”而且,他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却始终不敢说出口,欲言又止。

    “呐!”

    黑暗中,罗熙鸣突然开口:“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进入银月武院的?”

    “啊?”卢智鸿愣了一下,思索片刻后,如实说道:“记不太清了……这是在我很小时候的事情了……我只记得,和小宇一同在武院修炼,每天早晚,我们都会去照顾婉儿。”

    “婉儿?是上官婉儿吗?”罗熙鸣问道。

    “是的。婉儿从小身体不好,多亏小宇,拼了命的照顾她……现在想起来,小宇对婉儿,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卢智鸿心有感慨的赞叹道。

    “认识上官婉儿,应该是之后的事情了。时间对不上……”突然,罗熙鸣下意识小声嘀咕。

    “啊?公主殿下,你刚才说什么,我……我没有听清?”卢智鸿怕罗熙鸣责怪,紧张的开口询问。

    “没……没什么……”罗熙鸣稍显慌乱,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之前呢?”

    “在你和凌宇照顾上官婉儿之前,进入银月武院之前……那些事情,你都还记得吗?”

    “啊……这个啊……”

    说到这里,卢智鸿忽然闭目凝神,微微仰起头,双手抱着脑袋,似乎正在努力回忆过去。

    良久。

    他放下双手,使劲摇了摇头,歉然道:“对不起,公主殿下,我真的记不清了!听院长大人的意思,我在小的时候,脑袋曾受到过重击,进入武院前的事情,全都回忆不起来了!”

    “失忆?”

    不知为何,听到这番话之后,罗熙鸣的俏脸上,突然涌起深深的悲哀神色:“果然……是这样的吗?”

    “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发觉罗熙鸣始终没有回应,卢智鸿忍不住连声呼唤。

    “嗯?怎么了?”罗熙鸣终于回过神。

    “公主殿下,这里……这里雾气寒湿,你重伤未愈,还是……尽快返回舱中休息吧!呃……”卢智鸿鼓起勇气,终于把酝酿已久的话,说了出来。

    只是……他的话,好像并没有说完,后半截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瞧见卢智鸿的窘态,罗熙鸣噗嗤笑出声,随即,板起脸,背着双手命令道:“呐!本公主觉得有点冷,现在命令你,把上衣脱下来,给本公主披上!”

    “啊?真的?呵呵,我也是这样想的!真是太好了!”卢智鸿大喜过望,一把扯下自己的粗布上衣,小心翼翼披在了罗熙鸣身上。

    卢智鸿身材魁梧,他的这件上衣,对罗熙鸣来说,就跟斗篷一般宽大。

    紧紧捏住衣襟,罗熙鸣清晰感受到,这件上衣里,残留的宽厚气息。

    “好温暖呢……”

    深深凝望了卢智鸿一眼,罗熙鸣的目光,温柔似水,依稀间,她似乎又回到了童年。

    童年,那个无尽长夜,那个……无论多么危险,都一直挡在她前方的憨厚身影……

    “阿鸿……其实我们很久以前……”

    在这瞬间,罗熙鸣似已决定,要说出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可是。

    就在这刹那间……

    “小心!”

    卢智鸿突然暴吼出声,用力将罗熙鸣推开!

    噗嗤——

    利器刺破血肉,刮擦着骨头的声音,陡然响起!

    在火光映照下,只见一柄三尺长的尖锐短枪,直接刺穿了卢智鸿的左臂!短枪尾端,绑着一条黑色锁链,一直延伸到货船外的暗夜里。

    “切!躲开了么?”

    浓雾中,传来不屑的冷哼声。

    哗啦——锁链晃动,力量导引到短枪上,再次发出金铁刮擦骨头的刺耳声响。

    鲜血沿着伤口,源源不断淌出,顺着卢智鸿的贴身短衫流下,染湿了滑腻的甲板!

    “阿鸿!”罗熙鸣眼瞳收缩,惊呼出声。

    卢智鸿疼的额头上冷汗密布,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我……没事!公主……你,你快……跑!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