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纷纷陨落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七百八十三章 纷纷陨落

    神兵品质,一旦从卓越,提升至传说,便会上升到新的层次。因为,传说品质,可以引动天罚之力,对目标予以重创!

    所谓天罚,即苍天降下的惩罚。这种惩罚,往往是灾难性的,非人力所能抗衡!

    比如墨斩玉的幽泉圣剑,可以引动一种名为“恶鬼缠身”的天罚之力,令人终日被恶灵鬼怪侵扰,直至精神崩溃,枯槁而死。

    原本,墨雷以为,墨斩玉一开始过于轻敌,并没有对段辰动用幽泉圣剑的力量。却不曾想,在墨斩玉重伤段辰的第一时间,天罚“恶鬼缠身”,就已经被施展出来了!

    “该死!”

    墨雷须发贲张:“还有机会!只要杀了你,辰儿所中的天罚,自然就会被解除!”

    仰天怒吼,墨雷挥动雷鸣圣刀,向墨斩玉奋力劈去!得到雷神助力,这一刀威势暴涨百倍!

    刀光未到,仅凭撕扯空气产生的风压,就将墨斩玉身下那艘破浪海轮,压得爆碎崩毁!

    “好!就让我来领教领教,这传说中的降龙门秘法,到底有多强!”

    察觉到墨雷这一刀的强悍,墨斩玉内心战意被点燃。他脸色阴沉,舞动幽泉圣剑,飞身而起,与墨雷你来我往,缠斗在一起!

    ……

    正当墨雷和墨斩玉决战,韩彩霞带着三名奴仆,追击段辰时……

    另外一边。

    数百里外的海面上,卢智鸿躺在一艘陈旧小船上,抬头望天,表情呆滞。

    此刻,他嘴唇干裂,奄奄一息。

    眼角,却流下了两行泪水!

    “啊——啊——”

    沙哑干嚎着,他想痛哭,却因为过于伤悲,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大家……段辰师父……”

    “熙鸣……我……我记起来了,真的记起来了!”卢智鸿内心在不停呐喊。

    ……

    记忆,回溯到五天前。

    由于被海蛇帮偷袭,花家货轮误入烈鲸活动范围,最终导致船难。

    在最后关头,静婳的提醒起到了重要作用,雨清、罗熙鸣、段璃儿都及时抓住船板,勉强躲过被抛飞的悲剧。

    花家大小姐花见月,却不幸被浪花冲走。

    而卢智鸿,因为昏迷,一直被罗熙鸣死死拽住,却不曾想,他的身躯太过沉重,罗熙鸣根本拉不住他!

    眼看卢智鸿要被大浪冲飞,凌宇及时出手,飞身抓住卢智鸿,把他踢向雨清!

    结果,卢智鸿被雨清紧紧拉住,幸存下来;凌宇,却跌入死亡黑海,被浪花一口吞没,再无声息……

    醒来后,卢智鸿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艘陈旧小船上,除了凌宇外,众人全都挤在一起。

    当从众人口中,得知凌宇的事情后,他只感觉心仿佛被人扎了一刀,悲痛到了极点!

    然而……

    他却没有料到,花见月和凌宇的死,只不过是开始……

    死亡黑海灵气匮乏,在海上,人们对食物和淡水的需求,要比平时更多。毫无补给,即使武者,也无法强撑太久。

    何况,众人在船难发生前,几乎全都身受重伤,累得精疲力竭。

    这艘小船,是众人侥幸寻得,船上存放的口粮,最多只够一个人吃三天。

    情况之恶劣,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仅仅过了一天,段璃儿就最先支撑不住了。

    因为天魂冰雪印记的原因,她已渐渐记不清,自己往昔的经历。

    半昏迷半清醒中,她拒绝了雨清递来的食物,口中呢喃着段辰的名字,翻身沉入了墨色海水中!

    雨清拼命想要拉住她,最后,却只扯下她红色纱衣的半截衣角!

    红色轻纱,在夕阳映照下,如火焰般绚烂鲜艳,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段璃儿那倔强美丽、充满活力的俏脸……只是,如今这一切都变成了回忆……

    第二个撑不住的,是雨清。

    她受伤极重,自知再无幸存可能,为了将食物省下,选择在众人熟睡时,毅然跳入死亡黑海里……

    接下来,便是静婳。

    离开前,静婳强忍住伤痛,在船上推演了许久。

    最终,她失望摇头,并对罗熙鸣躬身道:“公主殿下,经过仔细测算,这里应该位于死亡黑海腹地。像这样随波漂流,不可能得救的……剩下的食物,还可以支撑一到两天,希望,奇迹会发生吧!”

    说完,她神情平静,跳海陨落。

    ……

    最后,只剩下了罗熙鸣和卢智鸿。

    在静婳走后,罗熙鸣强忍住内心伤痛,将躺倒的卢智鸿,拥入怀中。

    “阿鸿……阿鸿……”

    罗熙鸣轻声呢喃着,发觉卢智鸿神智不清、毫无回应时,她再也忍耐不住,泪水簌簌落下。

    夜。

    卢智鸿终于醒了。

    由于身材魁梧,他的消耗要更严重些,精神委顿,显得十分疲惫。

    发觉脑袋,枕在罗熙鸣柔软的双腿上,卢智鸿满脸通红,本能想要起身,可是……他却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阿鸿,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

    漫天繁星下,罗熙鸣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回响……宛如一丝丝花蜜,甜到卢智鸿心中,这一刻,他恍然明白了幸福的真正含义。

    卢智鸿点了点头,侧耳倾听。

    罗熙鸣娓娓讲述道:“从前有一个女孩,她是国君的私生女儿。因为身份见不得光,被当做孤儿,寄养在一座武院里。”

    “先天原因,导致这女孩,身体娇弱,十分瘦小。武院里的其它孩子们,经常欺负她,并骂她是……野种……”

    “只有一个男孩子,没有欺负她。男孩子的身世,要比女孩子更悲惨……他是妖族和人族结合后所生,父母早已去世,作为孤儿,他也被寄养在武院里。”

    “就这样,男孩和女孩,成了好朋友。好吃的食物,好玩的事情,两个人总会一起分享。而当有人欺负女孩时,男孩总会站出来,替她……挡下一切。”

    仿佛被勾动了心中美好回忆,罗熙鸣倒映着星光的双眸,在隐隐颤动。

    忽然,她语气稍稍严肃,继续道:“但让两个人都没想到的是,那些欺负他们的孩子,并不甘心这样罢手。他们想出了更加过分的主意!”

    “那是一个傍晚,女孩和男孩并没有在一起。坏孩子们,先找到男孩,告诉他,女孩独自去了森林,迟迟未归;然后,坏孩子们又找到女孩,故技重施,告诉她,男孩子去了森林。”

    “两个孩子都太年幼,没有半点怀疑,就急匆匆冲进森林,想要寻找对方。结果……却是两人全都迷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