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教你做人!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七百九十三章 教你做人!

    “丑八怪,你他妈竟敢这么维护那新来的小白脸?”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丑样,你以为那小白脸会领情?”

    铁梁树林前,那名九尺壮汉,用皮鞭狠狠抽在林秀贞背上,并怒骂出声。

    “刘监工,那孩子受伤严重,今天才刚刚醒过来。你就算要安排他伐木,也应该多等几天,待他伤好之后啊!”

    林秀贞后背被鞭子抽得皮开肉绽,却仍旧大声诉说,毫不畏惧。

    “呸!来了我们梁树村,就必须马上伐木,他以为他是谁,可以有特权?”

    壮汉神情狰狞:“你个臭娘们,刚才就因为那小子,偷懒跑回家,现在还敢跟我顶嘴?妈的,难道你看上那小白脸了?”

    “刘汉,你嘴巴放干净点!”林秀贞被勾动了真火,开始直呼壮汉姓名,怒声反驳:“我……我只是,觉得他与我死去的孩儿很像,所以才……”

    “妈的,再让你顶嘴!”刘汉勃然大怒,挥动长鞭,又一次向林秀贞后背抽去。

    此刻,其他村民,都在一旁看戏般对林秀贞指指点点,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制止刘汉。

    眼看这一鞭,又要抽到林秀贞背上……突然,一阵疾风掠过。

    刘汉眼睛一花,便发现,眼前多了一名青年。而他手中的皮鞭,则被青年用一只手,紧紧攥住!

    “你!”

    刘汉先是一愣,在看清段辰样貌后,接着眼睛瞪大,表情变得更加凶恶:“你就是林秀贞救的那个臭小子?”

    发现这一鞭被段辰拦下,林秀贞在极度震惊过后,马上反应过来。

    她强忍伤痛,从地上迅速爬起,站到段辰身边,大声道:“刘汉,今天的事跟这孩子没关系,你放他走,我任你处罚!”

    附在段辰耳畔,她急促说道:“孩子,你快回家!刘汉是村里的伐木监工,不仅人凶得很,还练过武,非常不好惹!”

    刘汉咧嘴狞笑,露出一口黄牙:“臭小子,才刚来梁树村,就想做出头鸟?看来刘爷我,很有必要,教教你怎么做人啊!”

    一边说着,刘汉冷冷一笑,用力拉动手中长鞭,想要把段辰拽倒。

    可不曾想,长鞭末端,就好像被绑在了一株千年古树上,纹丝未动。

    “邪……邪门了?”

    双手紧握住长鞭,刘汉脸开始涨得血红,脖子上青筋条条绽出,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却始终无法将长鞭拉动半分!

    “凭肉身力量就想拉动我,真不知是谁给你的勇气!”

    段辰不屑冷哼,先随意扫了一眼刘汉,目光又从周围村民身上缓缓瞥过。

    倏然,他的脸阴沉下来!

    现在,他对这村子的美好印象,已荡然无存!

    而与段辰对视过后,在场每一个人,都好像看到了死神,心底莫名腾起一股寒意,下意识向后退却。

    这股杀气,根本不是他们这种普通村民所能抵挡的!

    “你要教我做人?”

    盯着刘汉的眼睛,段辰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冷笑。

    筋肉鼓胀,只见他左手奋力一拧!

    掌心中的长鞭,立刻极速旋转,向外传递出一股强大的扭曲力量!

    鞭身皮质材料,被强行撕裂,露出一缕缕丝线。

    握着长鞭的刘汉,还没反应过来,整条右臂,就被强行旋转三圈,扭成了一团麻花!

    断裂的白色骨头刺破皮肤,戳出半截,鲜血止不住的向外狂飙……

    “啊——啊——我……我的胳膊啊!”

    剧痛袭来,刘汉哪里还能忍得住?他抱着右臂,凄厉惨呼,躺在地上不停打滚。

    瞧见这一幕,村民们面面相觑,全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手段?随手一扭,隔着那么长的鞭子,就能把刘汉的手扭成麻花?

    骗人的吧?

    “邪术,这臭小子会邪术!”村民中,有无知的人,发出了惊恐声音。

    其他人看待段辰的眼神,也变成了极度惧怕,浑身瑟瑟发抖。

    就连林秀贞,都被这一幕吓着了。

    “孩……孩子,你……真的会邪术?”林秀贞眼睛瞪得滚圆,直勾勾盯着段辰,显得十分害怕。

    段辰微笑着对林秀贞摇了摇头,又转向刘汉,脸色阴沉:“今天,你伤到了林夫人,我暂且只废你一条手臂。若还敢有下次,你可别怪段某下手狠辣,不给你活路!”

    “滚!”怒喝一声,真元蕴含在音波中,化成一睹无形墙壁,把刘汉硬生生轰飞出十几丈远。

    瞧见这一手,众村民更加惊惧,再也没人还敢呆下去,大声惊叫着,纷纷跑路。

    眨眼功夫,铁梁树林前,只剩下了段辰和林秀贞。

    “孩子……公子,你……”林秀贞惊魂未定,瞪着段辰,显得有点害怕。

    “林夫人莫怕,实不相瞒,我是一名武者。”说完,段辰抬起右手,向林秀贞平推出一掌。

    一股精纯柔和的真元,从掌心淌出,将林秀贞整个人笼罩在内。

    沐浴在真元中,林秀贞气息变得平顺,后背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愈合。

    “我的伤?”林秀贞又惊又喜:“武者……好厉害……”

    “还好没有伤到筋骨……我已用真元替你止血,疏通经络。林夫人,你的伤,再多修养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

    林秀贞连连点头,眼中惧意渐渐褪去:“多……多谢公子……”

    段辰摆了摆手:“林夫人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倒是你,今天为何会被刘汉殴打?还有,这里的村民,为何那般冷血?”

    俯身从地上拾起大柴刀,林秀贞叹息着,摇了摇头:“公子,从我十年前,来到梁树村开始,这里就一直这样子。每天,村民都必须砍伐到足够的树木,否则,就会遭到监工和村长惩罚。”

    段辰了然点头,接口道:“所以,刘汉想让我马上来这里砍树,而你觉得我重伤未愈,想让我再多休息几天。矛盾因此产生,他才殴打了你,我说的可对?”

    嘭!

    林秀贞挥动柴刀,劈在一株铁梁树的树干上,默默点了点头。

    “林夫人,多谢你了!”

    段辰郑重抱拳,向林秀贞躬身行礼致谢。

    “另外,段某现在有一个请求,还请林夫人帮忙!”

    深吸一口气,段辰沉声说道:“请带我去村长家里吧!这梁树村,我已经不想再呆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