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一章 处置
    ,更新快,,免费读!

    第九百一十一章 处置

    噗嗤!

    段辰随手一勾,插在端木阳胸口的天逆神剑,立刻被强行拔出,飞回到段辰手里。

    “现在,信了么?”段辰面无表情,看着端木阳。

    端木阳面如死灰,双手捂着胸口,无奈点头。

    “比起试炼前,与吴堂主对决的时候,段辰的实力,提升了太多……他竟领悟到了大宇宙之力,一击就破解掉我的黑虎盾甲……”

    端木阳眼中闪过绝望之色:“今天怕是得栽在这了……唉,早知道如此,我就真不该恋战!”

    刚才,在与南宫天羽对敌时,端木阳察觉到了南宫天羽呼救,却并没有在意。

    他自恃战力强横,并没把援兵放在眼里,却不曾想……竟会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段辰,我端木阳认栽了!不过,我虽是紫魂堂圣使,却跟你无冤无仇,要不然……你就此放过我吧?”

    端木阳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保证,把身上所有财物全都给你,并且立刻脱离紫魂堂。你看……这样行不行?”

    端木阳态度诚恳,希望能保住性命。

    “宗主,端木阳修为高深,对紫魂堂内部的事情,更是一清二楚。要不然,您就把他收进宗门?”

    身后,冯铁手带着那四名魂圣跟过来。其中一名四阶魂圣,小声向段辰提议。

    “放过他?”

    段辰径直走到端木阳身前,眼睛微眯,身体上空徐徐浮现出一团乌云虚影。

    “段辰你……”端木阳瞪着段辰,喉头耸动,隐隐察觉到不妙。

    哞——

    耳畔,传来奇怪的牛鸣声。端木阳眼瞳轻颤,人就已陷入了迷茫中。

    片刻后,灵台恢复清明。端木阳震惊的凝视着段辰:“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段辰微微一笑:“没什么!我只是汲取你的记忆,稍加查看,你是否诚心求饶。”

    “什么?你……竟懂得这种手段?”端木阳面色惨变,但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结果……如何?我……是否诚心?”

    “这还用问?”

    段辰脸色倏然转寒:“你想要尽快逃离,把我的所有情报,汇报给厉通天。然后,再让厉通天带领紫魂堂精英,来围歼我!我说的可对?”

    意图被段辰完全识破,端木阳脸色僵硬:“呵呵,这还真是……”

    猛一咬牙,他眼眸中迸射出狠戾光芒。

    爆发出身体里残存的最后一丝力量,端木阳周身燃起浓烈黑雾,突然从地上暴起,向段辰猛扑过去。

    只可惜……

    段辰早有防备,手中天逆神剑已提前刺出。

    一道血色剑气,如光似电,径直贯穿了端木阳的眉心!

    “你……”端木阳遭到致命一击,无力瘫倒在地,眼瞳渐渐涣散。

    紫魂堂第三圣使,端木阳,就此彻底毙命!

    击杀端木阳之后,段辰右掌探出,掌心释放出一道血色真元,将端木阳身上所有宝物全部搜刮干净。

    接着,他又来到了南宫天羽等人身边。

    “天羽,你怎么样?”段辰见南宫天羽脸色苍白,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的,段辰大哥。”南宫天羽嘿嘿一笑,连忙服下一颗丹药,坐到旁边调息恢复。

    他消耗巨大,剧烈的战斗,导致他魂力几乎耗尽。

    为了能抵御住端木阳的霸道攻势,南宫天羽不得不消耗数倍的魂力防守。不难看出,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还是比较大的。

    “端木阳的确是个高手。我将天逆暗藏,在最后时刻才发动突袭,刺穿了他的盾甲防御。在那种劣势下,他竟然还有余力避开心脏要害……这当真不简单啊!”

    段辰暗自感慨。若不是南宫天羽拼尽全力,争取到时间,只怕南宫晴等人,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唉……早知道如此,我就该分出一尊命魂分身,跟着他们。”

    段辰叹息着,颇有几分自责。

    早在划分队伍时,他就曾想过,要分出两尊命魂分身,分别跟着南宫天羽和李峰。

    但最后,考虑到这样做,只会让他们有所依仗,段辰便选择了放弃。

    既然身为宗主,那就要有意识去培养手下帮众。从长远来看,不经历磨难洗礼,又如何能成为独当一面的精英?

    “唉,相比于紫魂堂来说,天羽和李峰他们的实力,要稍弱一些。此地面临厉通天的威胁,还是应以安全为主啊!”

    暗自感慨着,段辰不再多想。

    随后,他又来到古寒鸦身旁。

    “古堂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段辰眯着眼睛,盯向浑身是血的古寒鸦。

    “段……段宗主,我……我错了……求你……咳咳!”古寒鸦剧烈咳嗽,伤势严重。感受到段辰身上散发出的冷意,他吓得连声认错。

    “咳,段大哥,事情是这样!这家伙,生出私心,想要独吞大力狮熊兽,所以才欺瞒我们,偷偷跑回来。”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他竟碰到了端木阳,被打得身受重伤。”

    南宫晴撇嘴,把事情真相,全部告诉段辰。

    “原来是这样……”

    段辰深深盯了古寒鸦一眼,现出失望神色:“古堂主,实不相瞒,段某其实一直想把你和你的寒鸦堂,收归到龙魂宗,所以才故意以俘虏为借口,把你们留在身边。”

    “没想到你……却如此让我失望……”段辰轻声叹息。

    “啊?这……”古寒鸦吞了口唾沫,暗道不妙。

    要知道,就在刚才,段辰果断击杀了端木阳。古寒鸦能感觉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让段辰失去信任了。

    “段宗主……古某愿意……愿意把寒鸦堂,并进龙魂宗……”古寒鸦连忙表态,尽可能想要挽回。

    “你存有私心,想要独自猎杀大力狮熊兽,这我倒是可以理解……”见古寒鸦表态,段辰语气稍缓。

    “就是,就是……段宗主,不,宗主,我只是一时贪心,还请宗主原谅!”古寒鸦强忍住伤口剧痛,陪着笑脸。

    此刻他身为鱼肉,根本无力反抗刀俎之威,又岂敢不顺从?活着,总比死了要好。

    然而,让古寒鸦绝望的是,段辰却轻轻摇了摇头。

    “古堂主,我已经无法再相信你了!所以……”段辰右手探出,指向了古寒鸦的眉心。

    “饶命!宗主,等等,饶命啊!”古寒鸦先是脸色一僵,接着大惊失色,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赶紧连声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