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章 出尘脱俗的舍友
    ,更新快,,免费读!

    第九百九十章 出尘脱俗的舍友

    “呃……”

    望着统领苏洪的背影远去,段辰嘴角抽了抽,显得很无奈。

    这算什么?

    啥也不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交代,就把段辰……晾在这里了?

    片刻后。

    段辰撇了撇嘴,不再去管苏洪,定下心神,推开破旧的木门,独自走进这间木质房舍里。

    本来,段辰还以为,此行到达鹰翼堂后,会被安排执行各种任务,委以重任。

    但现在一瞧……现实与想象相差的有点太远。

    “竟然没有人安排我做事……到底在搞什么?”段辰心中十分困惑。

    这明明是梦魂楼主楼的安排,可到了禁卫军营后,事情明显有些不太对劲。

    而且……从段辰自身角度考虑,没有人找他做事,就意味着无法得到情报。

    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他……也只能想办法,主动出击,去弄情报了。

    推开木门,段辰走入屋内。

    顿时,一股酸腐的霉气,夹杂着浓郁的臭袜子味道,扑面而来。

    段辰脸色骤变,连忙屏住呼吸,并推开窗户。取出血泉灵杖,利用命魂神通“魔风镰刃乱舞”,凝结起强力飓风,把屋里霉味驱除干净。

    “这环境……”段辰暗自苦笑。

    定睛一瞧,他这才发现,不足三十平米的狭小屋舍里,竟然摆放了两张木床。

    原来还是个双人宿舍!

    段辰真的无奈了。这是得穷到什么程度,才会这般节省?

    这居住环境,真的是大乾帝国帝都里的禁卫军营?简直跟贫民窟差不多!

    但事情真相没有搞清楚前,段辰还是决定,暂时先住下来。

    一方面看看情况,静观其变;另一方面,也可以等待李峰、南宫晴和段璃儿等人,待他们进入帝都后,段辰也方便与他们会合。

    盘膝端坐到空着的那张木床上,段辰并没有着急修炼,而是凝目打量着对面床榻。

    只见对面木床上,胡乱堆放着许多深色武袍,床下塞着一些发黄的深色袜子、汗巾之类……很显然,段辰这位室友的生活习惯不太好,不怎么讲卫生。

    微微笑了笑,段辰并没有嫌恶,反而觉得有些温馨……

    前世住集体宿舍,执行任务时,他的一位好兄弟,也是不怎么讲卫生。后来他与这位兄弟,成为生死至交,一起执行过许多难度极大的任务。

    片刻后,收回思绪,段辰不再多想,开始专心修炼。

    “此处居住条件虽然简陋,但天地灵气却极其浓郁,环境也非常安静。在此修炼,当真最好不过!”

    渐渐的,段辰察觉到这里并非一无是处。周围房舍里,半点人声都没有……这里丝毫不受外人打扰。

    在五品血神大阵布置好之后,段辰不再迟疑,取出七彩玉晶币捏在掌心,开始汲取其中灵气,以真元蕴养气海灵膜和圣源之种。

    ……

    不知不觉,两天晃眼而过。

    这两天时间里,段辰一口气消耗掉三十枚玉晶币,武道修为得到明显进步。

    自从晋入八阶武道大宗师后,段辰武道修炼消耗玉晶币的速度,就明显变慢了。

    这种修炼方式,对肉身要求太高,过快提升,会使肉身承受高压负荷,反而起到反作用。

    可是在这帝都禁卫军营中,天地灵气充盈之极。在环境加持下,五品血神大阵,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增幅效果,令段辰血脉力量暴涨。

    沐浴在大阵中,段辰可以大胆汲取玉晶币中灵气。带来的负荷,悉数被阵法为血脉带来的提升所抵消。

    “很好!这样一来,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顺利迈入二阶武圣了!”段辰目光灼灼,心中甚是高兴。

    微微抬头,段辰看了看天色,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这都两天了,怎么还是没有人来?”段辰越想越觉得费解。

    最后,他感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收起血神大阵,决定外出,四下里转一转。

    就算无人引路,通过所见所闻,段辰也能对这里有一个大概认识。

    像刚才这样,一直呆在房间里闷头苦练,段辰总觉得……心里有些不怎么踏实。

    而就在段辰站起身时……

    吱呀——

    古旧的门轴转动声响起,房间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一名武者,一瘸一拐,推门而入。

    在看到段辰后,这名武者眼睛瞪大,脖子伸长,怔了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呵呵……兄台你好,你也加入鹰翼营了啊,欢迎欢迎……”

    说完,他就拖着沉重的身体,一瘸一拐,挪到床边,噗通一声,仰倒在木床上。

    木床发出惨叫般的吱嘎声,听起来随时都可能承受不住,崩毁压塌。

    段辰本来是打算离开,可在看到此人后,他突然又改了主意,悄然坐回自己床上,凝目打量起这位“舍友”。

    这位舍友,年纪不大,三阶武圣修为,穿着军营发放的制式皮甲,整个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若硬要说特别之处,那就要数这人的体重了。

    这人是个胖子。

    身材,比卢智鸿要矮一头,但肚皮却卢智鸿要大上一圈。面皮白净,小鼻子小眼,鼻子下还留着一撮小胡子。

    说实话,这人的外貌,有点像一名钱庄掌柜,不太像策马征战的禁卫军。

    胖子目前的状态,并不怎么好,也不知是在外面被人打了,还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里哼哼唧唧,好像很疼的模样。

    过了盏茶功夫,胖子辗转反侧,疼的实在有些受不了了,咬着牙坐起身。

    发现段辰正在反复打量自己,胖子老脸一红,露出尴尬的笑容:“兄……兄台,在下林逸尘。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林逸尘?”段辰皱了皱眉。

    这名字果然有些出尘脱俗,与胖子的体型……完全不搭调。

    “在下林龙!”段辰微微抱拳道。

    “呵……林……林龙兄,真是有缘,你我的姓氏,竟然相同。”

    “林龙兄,实不相瞒,小弟……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林龙兄能答应……咳咳!”林逸尘剧烈咳嗽,嘴里泛起血沫,咬牙说道。

    “嗯。”段辰看着林逸尘,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小弟……小弟的钱被人抢了,现在身无分文……”林逸尘看向段辰,颇有诚意的恳求道:“小弟伤的实在太重,还请林龙兄帮忙,先借小弟点钱,去……去治疗一下伤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