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八章 满腹疑问
    ,更新快,,免费读!

    第九百九十八章 满腹疑问

    “破!”

    段辰低喝一声,将气海内真元运转至极限,循着右手掌心,悉数灌注至老者体内。

    轰!

    老者只感觉一股霸道无匹、凌厉刚猛的真元袭来,好似江河决堤、惊涛拍岸,一瞬间,瘀滞堵塞的武道气脉,就被强行贯通!

    气脉内,圣源力徐徐恢复运转。

    得到蕴养,老者灰败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恢复正常。

    “父亲!您……觉得怎么样?”少女连忙凑上前,一双动人眼眸,紧紧盯着老者,目光里充满了期待。

    “阿姗,为父已经没事了!”老者看向少女,声音浑厚有力,若洪钟般,之前身上的颓败气息,一扫而光。

    “真的?太好了!父亲……”少女喜极而泣。

    “公子,多谢您,真的……太感谢了!”少女俏脸上满是感激,盈盈躬身,又要拜倒。

    段辰连忙拦住:“姑娘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公子,多谢出手相助,还请……坐下叙话。阿姗,为两位公子奉茶。”老者面带微笑,示意段辰和林逸尘落座。

    分宾主坐定后。

    经过简单寒暄,段辰知晓了老者和少女的身份。

    老者名叫宁元川,乃是这“宁氏神兵坊”的第九代传人,三阶魂圣,精通炼器之道。

    少女则是宁元川唯一的女儿,名叫宁姗姗,武道和魂道修为,都只有先天境界,算是一名帝都里的普通人。

    段辰和林逸尘,则向宁元川报出了鹰翼营禁卫的身份。宁元川听后,眼睛里精芒暗现,不觉间,对两人的态度变得恭谨了许多。

    鹰翼营再不济,也是帝都禁卫军,用来唬人,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虽说帝都内流传着许多关于鹰翼营的不佳传言,但毕竟都只是传言,在没有验证前,谁又敢冒险,对一名帝都禁卫不敬?

    互相亮明身份后,谈话进入正题。

    “宁掌柜,不知……贵店的转让费用,在什么价位?”段辰看着宁元川,问道。

    “呃,公子若想购买的话……”

    “父亲,两位公子宅心仁厚,又甘冒大风险治好了您的病,我们还是……不要转让给他们了吧?”

    宁元川尚未回答,一旁奉茶上来的宁姗姗,忍耐不住,插嘴说道。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下去!”宁元川登时有些不悦,怒声呵斥。

    “父亲,可是……”

    “下去!”宁元川气的涨红了脸,阻止宁姗姗继续说话,把她强行赶了出去。

    “这……”段辰和林逸尘,都有些意外,被搞得有些懵。

    这是唱的哪出?

    不过,察言观色,段辰在稍加思索后,渐渐有些明白了。

    “小女年幼无知,让两位公子见笑了。”宁元川赔笑,脸色略显苍白。

    “无妨。”

    段辰也不戳破,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仍旧问道:“宁掌柜,贵店的转让费用,到底在什么价位?”

    “嗯……”宁元川沉吟良久,最终伸出两根手指,语气诚恳的道:“两千枚玉晶币!”

    听到这价格,旁边的林逸尘眼睛一瞪,差点没跳起来。

    这价格……

    太便宜了!

    通过他们这一路走来,询问过的店铺转让价格比较来看,这处“宁氏神兵坊”位置极佳,整店转让,最少也值四千枚玉晶币。

    “贵了!”

    段辰却摇头,看着宁元川,道:“贵店已没有炼器师坐镇。两千枚玉晶币……值不了这么多!”

    宁元川心里一沉,没想到段辰眼光这般毒辣,一语戳中他的软肋。

    最终,他只好咬了咬牙,道:“一千五百枚玉晶币!公子,这已是底线价格……不能再低了!”

    “一千五……”段辰略加盘算,最终点了点头:“好吧,就一千五!”

    这价格,已经便宜到极限了!

    “不过,在下身上暂时没带这么多钱。还请宁掌柜等上半天,待我去取钱给你。”段辰又补充道。

    “行!”宁元川没有怀疑。

    他能感觉到,段辰处事沉稳硬气,这种人不可能是闲的没事来耍他玩的。

    再加上段辰出手治好他的伤,他心存感激,也没理由对段辰存有什么苛刻要求。

    另外,话说回来……以他这座店铺目前的处境,除了段辰,又有谁敢轻易接手?

    ……

    和林逸尘走出宁氏神兵坊,段辰凝神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现在,他身上连半枚玉晶币都没有,所以必须想办法,在半天内弄到一千五百枚玉晶币才行。

    “龙哥。”

    林逸尘跟着段辰,在街道上一路穿行,很快就把跟踪的“尾巴”甩掉。

    此刻,林逸尘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憋闷感,忍不住问道:“龙哥,这到底怎么回事?”

    为何宁氏神兵坊外,会被人盯住?那些人,究竟是何身份?

    为何宁元川,会患上气脉瘀滞的病症?

    为何宁姗姗,在听说段辰要接手店铺后,竟建议宁元川拒绝,还露出一副“为了段辰好”的模样?

    为何宁元川,无视宁姗姗建议,还要强行赶走她,并最终执意把店铺,以超低价转让给段辰?

    林逸尘看着段辰,肚子里,全都是疑问。

    段辰微微一笑,道:“以目前情况来看,宁元川究竟得罪的是一流家族,还是另外的普通对手,还不好确定。”

    “宁氏神兵坊外,盯梢的那些人,修为并不算太高。他们的身份,暂时还无法判断。”

    “至于宁元川父女,刚才在房间里的反常表现……”

    段辰顿了顿,道:“应该是性格原因吧!”

    “性格原因?”林逸尘嘴巴张大,神情变得更加费解。

    他完全不明白,段辰提到的性格原因,究竟是什么意思。

    段辰继续解释道:“这件事,首先可以肯定,宁元川得罪了人。”

    “在宁姗姗看来,接手‘宁氏神兵坊’,很危险。但她天性善良,而我又治好了他父亲的伤,她不忍心‘恩将仇报’,所以,才会建议宁元川不要把店铺转让给我。”

    经过段辰提点,林逸尘恍然大悟,接着问道:“那宁元川呢?是因为他天性狠辣,所以,恩将仇报,非要把这祸事搞到龙哥头上?”

    段辰却摇头,微笑道:“并不是这样。逸尘,宁元川这么做,目的并不是要害我们,而是为了保护他的女儿。”

    “啊?”林逸尘小眼睛眨了眨,仍有些不太明白段辰此言何意,静待段辰继续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