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井底激战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井底激战

    正当林逸尘面露惧色时,巨井上空,陡然传来一股能量波动。

    只见一柄百丈长的灵魂巨剑,对准龙行烈所在的位置,从天而降。

    如果龙行烈仍旧选择对林逸尘出手,固然可以将林逸尘击毙当场,但是相应的,他自己也要遭受灵魂巨剑攻击,受到不轻的伤势。

    几乎是瞬间,龙行烈就看清形势,认为这交易划不来。在他眼中,林逸尘根本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废物,冒着身受重伤的风险,去杀死林逸尘,完全没有意义。

    “该死的段辰!”

    龙行烈只好放弃进攻,身形迅速倒退,堪堪躲开这一击。

    轰——

    灵魂巨剑去势不止,自上而下坠落在青色玉石地面上,立刻将地面上的防御阵法激活。

    在一串串淡金色铭文抵御下,灵魂巨剑就如一把投入湖心的宝剑,轰然没入水中,荡起层层涟漪,最终消失不见。

    经历了生死危机,林逸尘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淋漓,仍旧心有余悸。

    他和郭荣同时抬头仰望,只见巨井上空,段辰手持一柄血色灵杖,浑身被一道道锐利风罡包裹,衣衫猎猎,徐徐降落至巨井底部。

    “辰哥!”

    “大统领!”林逸尘和郭荣同时面露喜色。

    此处再无旁人,林逸尘也不避讳,直接喊出了段辰的本名。

    “妈的。段辰,以你五行金龙命魂的力量,完全可以凭借风属性之力,避开这‘横云天井’的吸引。你竟为了这两个废物,主动降落下来?”

    龙行烈恶狠狠瞪着段辰,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哦?你知道我拥有金龙命魂?”段辰眼睛眯起。

    同时,他心中也对龙行烈提到的“横云天井”,很是在意。莫非……这处巨井的名字,便是“横云天井”?

    “哼,你以为你隐藏的有多好么?”

    龙行烈撇嘴,不屑道:“早在三个月前,你就被我们炎龙一族,列为头号通缉犯了!至于你的所有讯息,我们炎龙一族,也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

    听到龙行烈这番话,段辰恍然。

    毕竟继承了金龙王的神龙宝戒,段辰虽是人族,却已被宝戒认可为龙族继承人。

    自然的,炎龙一族不可能不去关注段辰的消息。

    通过段辰经常施展的招式,再加上神龙宝戒暴露在外,身份情报被炎龙一族悉数掌握,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只是……

    炎龙一族现如今,应该还不清楚段辰拥有神器炼妖壶的消息。

    对于段辰可以施展出各种不同的魂技、神通,他们应该也只是简单归结为,段辰得到了金龙王的五行金龙命魂,可以施展五种属性的能力。

    否则,龙行烈话都说到这份上,不可能对炼妖壶没有丝毫提及。

    “哼哼,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此地隐秘无人,作为你的葬身之地,当真最好不过!”

    段辰盯着龙行烈,双瞳中寒芒爆射。

    右手一挥,段辰身前,千柄灵魂飞剑凝聚,他毫不迟疑,直接对龙行烈动手,势要将其灭杀在这万丈深的井底。

    “妈的,你以为我会怕你?”

    龙行烈也不甘示弱,左手筋肉膨胀,化作半丈长的小型龙爪,以这只宝身龙爪作为护盾,进行抵挡。

    而龙行烈右手则从腰间拔出一柄长剑,长剑表面流淌着赤红色火光,只是一瞬,龙行烈就向段辰斩出十几道炎火剑气!

    左手为盾,右手持剑,龙行烈剑盾互用,攻守甚是有章法,展现出异常深厚的武学底蕴。

    一时间,竟与段辰打的难解难分!

    “这家伙……当真厉害!唉,不容易对付!”段辰心中暗自感慨,察觉到事情棘手。

    要知道,龙行烈适才燃烧本命精血,目前应该已处于衰弱期。

    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能丝毫不乱,抵御住段辰的攻击,可见他不仅仅修为高,战斗经验也是异常丰富,比普通高手要强出太多太多!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在段辰所接触到的高手中,龙行烈的实力,仅次于墨家五长老墨斩玉,是一个罕见的劲敌。

    “辰哥……你可一定要赢啊……”

    贴着古井墙壁,林逸尘拳头紧攥,一双小眼睛里尽是担忧。

    他也没想到,龙行烈会这般顽强,都到了这份上,还是能与段辰持续拼斗,不落下风。

    “逸尘,放心!这龙族的家伙,应该已到了强弩之末,他不可能是大统领的对手!”郭荣盯着纠缠拼斗的段辰和龙行烈,目光灼灼,沉声说道。

    “大统领气势沉稳,后劲悠长,身上毫无伤势。而那龙族武者,此刻虽在巅峰,但身上伤势严重,明显已接近极限。只要再拼斗一阵,大统领必胜无疑!”

    郭荣仔细分析,对战局看的很透彻。

    他此前几年,一直在外执行任务,经验本就丰富,再加上六阶武圣的不弱修为,眼界明显要比寻常武者更高!

    “真的吗?那……那可真是太好了!”林逸尘心安了不少,脸上露出几分期待神色。

    果然。

    短短半柱香后,战局开始呈现出一边倒的态势。

    龙行烈攻守虽然仍旧很有章法,但力量似乎有些不济,气喘吁吁,每次接下段辰的进攻,都显得格外吃力。

    “哼,这就不行了?看来,你今天得交代在这了!”段辰右手握紧流光四射的天逆神剑,盯着龙行烈冷笑道。

    “呸!段辰,你现在高兴,还为时过早!”

    龙行烈不屑喝骂,得意一笑,突然说道:“你难道忘了,那尊消失的机关战鹰?”

    “哼哼,你难道就没有对机关战鹰的去处,有所怀疑吗?”

    听到此言,段辰陡然一怔。

    还记得之前,龙行烈是与机关战鹰拼斗,才跌落到这里。而当段辰前往事发山林后,却只发现了跌倒在地的龙行烈,并未发现机关战鹰。

    后续与龙行烈的战斗太过激烈,导致众人都忽略了此事。如今,经过龙行烈提点,众人这才回想起来。

    “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他现在死到临头,为什么要突然提到消失的机关战鹰?”郭荣双眉锁起,露出疑惑的神情。

    “是不是知道自己要死,所以故弄玄虚,拖延时间啊?这里暗无天日,他拖延时间,又有何用?”林逸尘嘟囔道。

    而段辰稍加思索,却突然警醒,下意识环视四周,目光锁定在周围四扇敞开的青铜大门上,并露出了异常凝重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