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少女的身份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少女的身份

    巨井底部,十丈高的青铜大门前。

    突然现身的锁链壮汉,还有充满野性的美丽少女,让林逸尘、郭荣,还有段辰的心,沉到了谷底。

    从这少女身上散发出的气势来看,她绝不是一个简单人物。骤然间,段辰感觉到强大压力,心中惴惴不安。

    如果说在少女现身前,他还有能力依靠施展炼妖壶本体逃脱,那么现如今,这逃脱办法是否有效,已然变成了一个未知之数!

    然而。

    让段辰没有料到的是……

    不仅是他,就连洋洋得意,以为得救的龙行烈,脸色也骤然变得难看起来!

    不!

    龙行烈此刻的表情,可不仅仅是难看这么简单。

    他那双瞪得比铜铃还圆,倒映着野性少女身影的眼眸深处,分明现出了深深的恐惧!

    他在害怕?

    他为何会害怕?

    他不是一直都在期待着援兵的出现吗?

    难道说……

    这时,少女嫣然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她轻甩秀发,抬着眼皮瞥向龙行烈。

    “啧啧,这不是行烈大公子吗?没想到,你我竟在此地相逢,还真是有缘……”少女挑着眉,英武的俏脸上,透出一股难掩的肃杀之意!

    单单听到这一句话,段辰心跳砰然加速,眼睛里突然多出了几分期待。

    难道说……这少女……

    “怎……怎么会是……是你?墨……墨小玲?”龙行烈脸色苍白,额头冷汗涔涔,牙齿因为恐惧而在不停颤抖。

    就仿佛站在青铜大门前的,并非一名美丽有活力的少女,而是一名残忍嗜杀的野蛮凶兽!

    内心的恐惧,直接导致龙行烈在招式上露出破绽。

    段辰眼中精光一闪,再不迟疑,急速催动魂力!天逆剑域范围迅速扩大,一举将龙行烈苦苦支撑的焦热地狱冲碎,将他卷进了结界中。

    天逆剑域的范围,继续扩大,直至笼罩整座巨井底部。

    此刻,不仅是龙行烈,林逸尘、郭荣,甚至那突然现身的壮汉和少女,全部都被卷进了天逆剑域的世界里!

    “咳咳——”

    神通被强行冲碎,龙行烈之前燃烧血脉的后遗症,变得愈发明显。

    他再也忍耐不住,跪倒在黄沙漫漫的剑域内,剧烈咳嗽,吐血不止。

    而段辰,则用颇为惊疑的目光,盯向那少女:“他们三个,为何不抵抗,甘愿被我的剑域卷进来?”

    正常人面对段辰施展的这种危险招式,如果有能力抵抗的话,应该绝不会无动于衷才对。

    壮汉和少女的做法,让段辰觉得很费解。

    “墨小玲……这名字……”

    对于少女的名字,段辰也觉得异常费解。

    这少女既然姓墨,又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应当是墨家人无疑啊!

    为何……她的架势,却完全不像是要帮龙行烈呢?

    “段……段辰,我错了……我们之间的仇恨,一笔勾销,你就此放我离开,好不好?”

    出乎意料,龙行烈半跪在地上,竟没有说狠话,而是开始……向段辰示弱?

    听龙行烈的语气,明显还带上了几分哀求的意味。

    段辰嘴巴微微张了张,被龙行烈搞得有些懵。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龙行烈这种看起来非常强势的人,选择服软?

    很快,段辰就找到了答案。

    龙行烈的目光,始终在那野性少女身上来回游移,充满了恐惧之色。

    瞧这样子,他对这位叫做“墨小玲”的少女,非常忌惮,恨不能马上逃离这里。

    “行烈公子,别急着走嘛!都到这里了,怎么也得让玲儿好好款待你一番嘛!要不,怎么能报答你当年,害我叔父一家十三口惨死的这份‘恩情’呢!”

    墨小玲朱唇轻启,声音很小,但却字字泣血,恨意滔天!

    原来,墨小玲与龙行烈之间,竟有着一段不共戴天的血仇!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段辰被搞得一头雾水:“为何身为炎龙一族的龙行烈,会去谋害身为墨家弟子的墨小玲的叔父一家?”

    炎龙一族,不是与墨家速来交好,一直承蒙墨家庇护么?

    要知道,根据段辰此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就连龙族大城,都位于千机国附近,与千机都城互为犄角啊!

    这件事,从情理上,似乎根本说不过去……

    可墨小玲那精赤的眼瞳,恨意滔天的目光,却真真切切,没有半分虚假。

    这到底是为什么?

    就在这时……

    一道灵光,倏然划过段辰脑海!

    “难道说……”

    段辰盯向墨小玲,眼睛瞪大:“她并非墨家的邪派势力,而是属于墨家正派势力之后?”

    段辰实在有些难以置信。

    还记得,当时他返回家族,当着灵淇圣使的面,墨熙瑜曾提到过,现如今的墨家一共分为三股势力。

    其中两股,或是被妖族附体,或是为了私欲不择手段,皆是邪派势力;唯有以三长老墨天灼为首的一股势力,保有良知,被挤兑至权力边缘,时常游走在东阳域的荒僻地方。

    莫非墨小玲所处的势力,是以三长老墨天灼为首的墨家友方势力不成?

    “是了!”

    一念至此,段辰眼睛亮了起来:“若非如此,她又怎么可能任由自己,被卷进我的天逆剑域里?”

    正是因为墨小玲从龙行烈口中,得知了段辰的身份,所以才会把段辰当成自己人,没有表现出防备之意。

    “不……小玲,一切都是误会,真的,都只是误会,你听我解释!”龙行烈连连摆手,赔着笑,两条腿吓得直哆嗦。

    “解释?呵呵……你当初与我堂姐定亲,却在大婚之夜,联合墨星河、墨斩玉,灭我叔父一家十三口。”

    “若不是爷爷拼死保护,就连我和我的爹娘都会惨死当场!”

    “自那以后,爷爷便带着我们常年游走在东阳域边缘,逃避追杀,生活凄苦不堪。你现在,竟然还想跟我解释?”墨小玲越说越愤怒,饱满的胸膛剧烈起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对于墨小玲说的这些,段辰稍加寻思,便基本明白了。

    墨小玲提到的墨星河、墨斩玉,正是墨家的四长老和五长老。

    而墨小玲的爷爷,应该就是三长老墨天灼。换句话说,墨小玲和段辰,算是同辈。

    墨家三长老墨天灼,在二长老墨守正一家被灭门后,一直闭关苦修,保持凡事都不过问的中立状态。

    可就算是这样,三长老最后,还是遭到了毒手。

    而在这一过程中,龙行烈更是首当其冲,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就算不是罪魁祸首,他也是主要行凶者之一!

    现如今,墨小玲遇到了龙行烈这个死仇对头,又岂会善罢甘休?龙行烈竟然还想“解释”,当真是……可笑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