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心魔?梦境?
    ,更新快,,免费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心魔?梦境?

    如果没有灵性宝物支持,仅依靠汲取天地灵气修炼,只怕段辰花费十年、二十年,都未必能达到人仙境界。

    另外,还要知道,像蒋金川、墨斩玉等圣榜高手,早已不知在武圣九阶,停滞了多少年。

    达到九阶武圣巅峰,相对来说,其实并非真正的难点所在。

    九阶武圣,提升至人仙境界,才是真正需要跨越的大门槛!

    “唉……武道修为,比魂道修为提升起来还要容易许多。难道说……我真的无法在短时间内回归天极大陆了吗?”

    段辰忍不住长叹,心中涌起强烈的无力感。

    三天后。

    段辰又遇到了另外一个难题。

    身体强壮度不够了!

    由于汲取了太多宝物中的灵力,导致他武道修为增长太快,身体开始出现了承受不住的症状。

    昨天傍晚,他从万老那里又“借”来了几件灵性宝物,想要趁机冲击九阶武圣。

    然而。

    当他想要尝试汲取宝物中灵性时,却察觉到,肉身剧痛。身体仿佛要被丹田流动的灼热真元,融化一般。

    这属于汲取灵性宝物提升修为的主要弊端。段辰依仗金龙血脉,一路强撑至八阶巅峰武圣,但今天,也最终到达极限了。

    接下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血影神功,按部就班,提升武道修为。

    处于新乾坤世界这种天地灵气并不充裕的环境,段辰想要短期内提升境界的想法,显然已经变得非常不现实。

    就这样,修为提升速度,骤然变得慢了下来,几乎已停滞不前……

    时间匆匆而过,连续半个月时间里,段辰都在苦闷、焦虑中渡过。

    时间的流逝,自身武道的停滞不前,对段璃儿的深深思念,这种种都给段辰的精神,带来了巨大压迫。

    他虽然都在努力,却总感觉浑浑噩噩,既迷茫,又焦躁。

    “我到底……该怎么办!”

    仰倒在密室冰凉的地板上,段辰凝望着黑漆漆的屋顶,长声叹息。

    未来的修炼之路,真的太不清晰了!

    纵使他绞尽脑汁,安排黎老,集合所有人的思路,都得不到一个好办法。

    过度的精神压力,让身为八阶魂圣的段辰,感觉异常疲累。

    眼睑沉重,身体极度疲累……最终,他眼前一黑,意识竟……好似沉入了深海中……

    ……

    “辰哥哥……辰哥哥?”

    耳畔,传来清晰的呼唤声。

    是谁?这声音……为何会这般熟悉?

    段辰心中一动:“是璃儿?”

    他猛的从地上爬起,却发现,周围灰蒙蒙一片。

    沙尘滚滚的昏暗天空,大地一片焦灼。

    残垣断壁,到处都能看到印着褐色鲜血的墙壁,以及断裂的长矛铁戟,还有冒着浓烟的尸骨、房舍。

    鼻息间,刺鼻的烟火气,夹杂着腐臭的尸体味道。

    段辰忍不住皱眉:“我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这里……是哪?”

    回想起刚才耳畔那熟悉的声音,段辰茫然前进,努力搜寻声音发出的具体位置。

    咯吱——

    突然,脚下传来刺耳的碎裂声,好似踩到了什么东西。

    低头,凝目望去,原来……是一块破碎的牌匾。

    牌匾表面,几乎被鲜血涂满,而且还印刻着无数刀剑痕迹,让人根本无法辨别出它的本来样貌。

    但是,一种熟悉感涌上心头,段辰近乎本能的,第一眼就辨别出这块牌匾上的字迹。

    “宁……宁氏……神……神兵……”

    段辰眼瞳骤然收缩,心跳加速,气息运转不畅,整个人好似陷入了窒息状态。

    为何……宁氏神兵坊的牌匾,会出现在这种鬼地方?

    这里究竟是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辰哥哥……辰哥哥?”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段辰猛然抬头,循声望去,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角落里,段璃儿浑身都是鲜血,怀中抱着洁白的襁褓,正跪倒在地上。

    她遥望向段辰,火红色的双瞳里,满含温柔。

    “辰哥哥……欢迎,回家……”

    段璃儿唇角勾动,露出开心的笑容。

    但紧接着,下一秒,一柄利剑从后方劈来!

    剑光如匹练,划过段璃儿的身体……

    鲜血宛如娇艳怒放的花朵,段璃儿的笑容凝结,眼瞳涣散,双手无力垂了下去……

    “不——”

    “不——”

    这一幕,如浮雕般,篆刻进段辰脑海里。他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在颤抖,心脏几乎要被不知名的力量撕碎。

    口中发出嘶声低吼,段辰眼瞳精赤,想要拼命上前,却被生生禁锢在原地,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毫无办法。

    这种无力感,让他急的快要发疯。

    体内满溢的力量,再也无法按捺,瞬间奔涌而出。

    轰——

    耳畔,传来沉闷的炸裂声。

    段辰拼尽全力睁开了双眼,意识渐渐变得清晰。

    躺在冰凉的密室地板上,他额头上冷汗密布,呼吸如牛般粗重。

    原来……是一个梦!

    密室的屋顶,因为段辰在睡梦中,拼尽全力的爆发,已被硬生生震飞。

    若不是黎老早在这件密室里构建了防御阵法,只怕整个家园基地,都会被段辰刚才那一击给拆毁了……

    “呼——”坐起身,段辰擦去额头冷汗。

    回想起梦中那一幕,他仍旧心有余悸,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梦中,宁氏神兵坊竟被毁了。

    一片废墟里,怀抱着孩子的段璃儿,被利剑斩杀……

    这种场面,深深震撼了段辰心灵,让他越发感到焦急、担忧。

    “我为何会做这种梦?”

    “梦中的那一幕,到底仅仅是幻觉,还是……”段辰打了个寒颤,不敢细想下去。

    就在这时,黎老等人,纷纷赶了过来。

    “小主人,你……没事吧?”黎老神情凝重的发问。

    自从段辰修为达到魂圣境界后,黎老还从未见过段辰竟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力量。

    “我没事……黎老,大家,有劳你们担心了。我刚才只是……”段辰脸色一黯:“只是做了个噩梦……”

    “段辰小友,你脸色难看的很,有走火入魔的迹象,不如……让老朽为你瞧一瞧。”万老上前一步,颇为担忧的提议道。

    “那……就有劳万老了……”段辰也感觉自身状态不太对劲,便没有拒绝,坐回床榻上,听由万老诊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