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诡异坑洞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诡异坑洞

    既然是由烟炎源石构建而成的上古阵法,段辰脑海里想到的第一种可能,便是此地是用来凝聚阴阳源力的。

    借助烟炎源石的力量,汲取到大量阴阳源力,从而……感知到阴阳天路所在,逃离位面监狱。

    但是……

    段辰心中又有些疑惑。

    这种事情,作为禁地,防止闲杂人等入内,的确有必要。可是,为何要故意对他隐瞒呢?

    要知道,作为血神弟子,他和杜猛的立场是相同的。

    当初也是信任程振铭,信任杜猛,他才带着小玉来到此地。

    在这件事情上,杜猛为何要故意对他隐瞒?

    段辰眉头皱起,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古怪,定是存在一些他不清楚的原因。

    又或许……

    这禁地里由烟炎源石结成的阵法,还有什么另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今天的行动,被薛无极撞见,他定会加大巡查力度。最近几天,还是不宜轻举妄动。”

    “待过去这阵,再找机会,深入探索禁地。”段辰暗暗思忖。

    ……

    ……

    另外一边。

    在发现段辰身形消失后,薛无极并没有贸然追击。

    刚才那招“千剑诀”,看似简单,实际却消耗了大量道果之力。

    继续追击,他并没有必胜把握,毕竟他并不清楚,段辰已被重伤。

    薛无极晃动身形,走入圆形石阵,在东北方位一处靠近核心祭坛的巨石前站定。

    只见他伸出鹰爪般苍老的双手,在巨石上用力一按。

    顿时,巨石生出回应,机关被激活!

    只听咯咯数声,巨石旁的地面上,石板自行开启,露出一条通向下方的暗道。

    沿着暗道,薛无极轻车熟路,走进其中。

    紧接着,那石板又自行闭合,恢复为原样,让人看不出半分破绽。

    这上古石阵下方,竟然还藏着机关暗道?

    显然,段辰并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段辰以为这里堆积着大量烟炎源石,只是用来凝结阴阳源力的。

    ……

    密道一路向下延伸,没花费太长时间,薛无极进入到一座装饰颇为华美的密室里。

    密室恢宏大气,设置着数百张坐席,有点类似段辰前世接触过的“影剧院”。

    “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洪钟般的声音,突兀响起。

    “回禀门主,段辰的确身手了得,竟在老夫眼皮底下逃脱了。”薛无极抱拳,恭敬说道。

    门主?

    薛无极他……怎么可能以这般恭敬的态度,跟血炎门主杜猛说话?

    还是说,他们之前在酒宴上那般不和的姿态,全是做给外人看的?

    “呵呵,意料之中啊。若段辰连逃脱的本事都没有,那咱们还真的重新考虑考虑原定计划了!”

    粗犷的笑声回荡,在灯火映照下,一尊铁塔般的身躯显现出来。

    真的是血炎门主杜猛!

    “薛长老,先别管段辰的事情。‘吞噬’马上就要开始,大家都到齐了,赶快入座观看吧!”杜猛挥了挥手,吩咐道。

    “是,门主。”薛无极神态恭敬,坐到了杜猛左手边的席位上。

    与此同时,在杜猛右手边以及正前方的席位上,之前担任长老职位的蝮蛇,还有其他十三名除了段辰外的现任长老,赫然在列!

    难道说……他们这些长老,竟全都是一伙的?

    席位的摆放,并不像普通的议事大厅,而是面朝一个方向,呈现出高低不同的落差,与大型剧场的观众席摆放方式完全相同。

    杜猛的位置,算是观众席里的“雅座”,能以最佳角度欣赏到前方的看台。

    “时辰已到,开始吧!”杜猛双臂抱在胸前,舒服的靠着座椅,淡淡命令道。

    “是。”前任长老蝮蛇应声而起。

    他大步走到看台旁一块青石前,双手印在青石上,向其中徐徐灌注地仙法力。

    哗——

    机关被触动。

    霎时间,看台上散发出明亮的光芒,如放电影般,呈现出一副近二十丈宽的宏大画面!

    画面所显示出的影像,正是禁地入口。

    只见在一队血炎武士的押解下,二十多名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武者,戴着手镣脚镣,出现在画面里。

    “只有二十几个么?”看到这里,杜猛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启禀门主,原始仙级强者的数量,本就不多。能弄到这些,已经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算得上极限了。”一名身穿与血炎武士相同铠甲的长老,见杜猛不满意,连忙起身回禀道。

    “嗯。”杜猛面无表情,示意那名长老坐下。

    看台上,画面继续跟随。

    那二十几名囚犯,排成长队,在血炎武士带领下,一路登上台阶,渐渐走入禁地深处,来到了巨石阵前。

    没有停留,他们便一同走向巨石阵最中央位置的祭坛!

    与此同时,密室中,随着影像变化,杜猛和薛无极等人的神情,也渐渐变得紧张。

    最终。

    血炎武士和那些囚犯,来到了核心祭坛旁。

    阴风习习,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直径近五十丈宽的巨型洞口。

    这哪是什么祭坛?明明是一座大坑洞啊!

    似乎是设有某种障眼阵法,除非走到近前,否则根本看不到这坑洞的真实样貌!

    一瞧见这坑洞,那些原本神情都已经麻木的囚犯,眼睛里登时流露出惊骇神色,畏缩不敢靠近。

    但血炎武士们却不管三七二十一,拖动镣铐,把他们强行拉到近前。

    一脚一个,全部踢进了烟漆漆的坑洞里!

    密室里,画面再一转。

    跟随着那些囚犯,转到了坑洞内部。

    一路飞速下坠,经过足足五六盏茶的时间后,这群囚犯终于陆陆续续,到达了坑洞底部。

    仿佛存在着某种无形的力量,在这力量托举下,这群囚犯下坠速度明显放缓,并没有被摔成肉泥。

    “怎么回事?”

    “咱们……得救了?”

    囚犯们纷纷爬起身,瞪大眼睛环视四周,每个人脸上都开始现出喜悦神色。

    而就在这时……

    “吼——吼——”

    低沉的兽吼声,乍然回响,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

    不等众多囚犯回过神,一只足有一丈宽的大号烟色手掌,便如同匹练般,横扫过来。

    噗嗤!噗嗤……

    随着一连串惨呼声和骨骼碎裂声,二十几名囚犯,在顷刻之间,全被拍成了肉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