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元神秘技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元神秘技

    薛无极施展出的水银飞剑,看似普通,却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超强杀伤力!

    毫不夸张的形容,可以说是,无坚不摧,锐不可当!

    在这水银飞剑面前,段辰所凝结出的那些地仙法剑,孱弱得就像是裱糊纸做的,一碰就碎,根本无法与之相抗衡。

    转眼间,被困在飞剑杀阵中的段辰,便左支右绌,险象环生。

    噗嗤!

    随着剑阵范围不断缩小,段辰受到的压迫也越来越强。终于,他开始躲避不及,被一柄水银飞剑的剑刃擦到了左臂!

    贴身穿着的软甲,瞬间被撕出一条裂口。

    钻心剧痛袭来,段辰左臂皮肉被割破,殷红鲜血流出,星星点点散落在烟石铺成的台阶上,触目惊心。

    噗嗤!

    又是一剑。

    剑锋扫过段辰右腿,再次破开软甲保护,在段辰右腿上留下了一条狰狞的血口!

    此刻的情势,已然岌岌可危,被困在水银飞剑杀阵中,段辰强行突围了七次,全都以失败告终。

    “小主人,这个薛无极真的厉害!看来……你也只能动用那一招了!”这种危机时刻,耳畔,传来了黎老的提醒声。

    段辰面沉如水,默默点了点头。

    不再犹豫,只见他稍加催动,身体外,忽然笼罩起一层如火焰般蒸腾的淡金色光华。

    当薛无极的水银飞剑,再次袭来时,那些淡金色的光华竟结为一层柔韧屏障,强行阻住了水银飞剑的攻势!

    显然,这一招并不是段辰所掌握的最强攻击手段“九龙灭”。

    九龙灭需要消耗大量法力,是段辰最后的底牌,在没有必中把握的情况下,他不会冒险去施展。

    尤其是……凌厉无匹的水银飞剑,似乎只是薛无极的普通战斗手段。薛无极究竟拥有什么底牌,段辰根本不清楚。

    再加上,一旁还有杜猛虎视眈眈。综合考虑,段辰自然不可能冒险动用九龙灭。

    至于他目前体表燃起的这层淡金色屏障……

    “什么?这是……”

    一瞧见这层淡金色屏障,不仅是薛无极,周围包括杜猛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露出了极度震惊的神情。

    “这难道是传闻中的‘元神燃烧’?”

    “元神可是武者的根本啊,段辰他这是疯了吗?竟燃烧自身的元神?”

    元神燃烧,顾名思义,是将心窍内的元神以法力强行引燃,在一瞬间爆发出数倍于自身的战力。

    这一招,并非寻常人所能掌握,乃是血影神功里的秘传技巧,只有血神亲自传授的秘籍中才有详细记载。

    而且,想要施展,对实力也有要求,武者必须要达到地仙境界,法力才满足引燃所需要的条件。

    像这种秘传技巧,诸多信奉血神的血炎门帮众们,都只是耳闻,却从未亲眼瞧见过。

    如今,段辰动用秘技,防御能力暴增数十倍,终于将薛无极施展出的那些水银飞剑悉数阻挡住。

    然而……

    段辰此刻的脸色,却显得十分苍白。

    像这种燃烧元神的秘技,当然不可能没有副作用。

    除了对肉身和灵魂带来极大负担外,还会永久消耗掉武者的元神。

    众所周知,元神是由命魂进化而来,乃是武者根本。只要元神不灭,即使肉身被毁,武者也仍旧有机会重生。

    所以,这一招秘传技巧,血神在秘籍中曾严厉点明过,不到万不得已,绝对禁止使用!

    对于这秘技的副作用,众人也都有所耳闻,于是才在见到段辰不惜消耗元神来拼命后,感觉段辰真的发疯了。

    而就在这时……

    瞧见这一幕,薛无极却忽然和杜猛对视了一眼,露出一副“果真如此”的神情!

    “都不要慌!”

    薛无极背着双手,脚踏飞剑,气定神闲的喝道:“元神燃烧,支持不了太久,你们结成阵法,防止这小子拼命!”

    “哼,当然,你们也不能大意!这小子携有上古神器炼妖壶,拥有数十个元神,看来这将是一场持久战!”

    听到薛无极的命令,众多血炎门帮众立即展开行动,在四周结成攻杀阵法,将段辰团团围住。

    而段辰……

    在听到薛无极爆出炼妖壶的秘密后,他就好像脑袋上挨了一记闷棍,整个人如遭雷击,呆呆怔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炼妖壶的秘密,薛无极怎么可能知道?”段辰嘴巴微张,呼吸变得急促,只觉得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

    要知道,炼妖壶的秘密,虽已在天极世界暴露过,但那里可是混沌螺旋的一个小世界啊!

    怎么会传到这遥远的位面监狱里?

    “情报是从外界传进来的!知晓这情报,又拥有将情报传进来能力的,似乎只有……白妖神?”段辰一边战斗,一边飞速思考,推测原因。

    试问,除了神灵,又有谁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既能把段辰在天极世界的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又能把情报全部传递到位面监狱里?

    而会做出这种事的神灵,除了白妖神,还会有谁?

    事情渐渐变得明朗起来!

    但。

    既然得出情报是由白妖神传进来的,那么问题来了!

    信奉血神的薛无极,又是怎么知晓这条情报的?

    一想到这里,段辰面色骤变。

    他死死盯着杜猛和薛无极,眼睛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他们俩该不会是……背叛了吧?”

    如果不是背叛了血神,他们又怎么可能得到“段辰拥有炼妖壶”这种隐秘情报?

    虽说血炎门在鬼妖宗安排有不少卧底,但,像这种白妖神传递的重要情报,真的是程振铭那些卧底可以打探到的?

    而且。

    如果做出“杜猛和薛无极全都背叛了血神”这种假设的话,他们对段辰所做的这一切,就变得合理起来了!

    “原来这个杜猛,从一开始,就谋划着要把我骗到这里!唉,是我大意了!”段辰心中颇为后悔,当初不该信任程振铭。

    不过……段辰也明白,程振铭当时所说的那些,关于血神交托的对付烟璃公主的任务,应该不假。

    这次的敌人,不愧是被关押在位面监狱里的凶徒,奸诈到了极点。

    正是利用这种真假掺杂的话,骗取到了段辰的信任!

    终于弄清楚杜猛等人的动机,段辰不禁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然而,可惜的是……他弄清的太晚,现在就算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了。

    因为……

    远处,程振铭驾乘一枚元神叶片,极速飞来。

    叶片上,小玉被一条法力化成的碧绿绳索,牢牢束缚住。

    似乎是受到了极度惊吓,她的一张小脸早已变得苍白如雪,眼睛里写满了恐惧,瘦小的身躯蜷成一团,正在瑟瑟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