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被擒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被擒

    瞧见程振铭带着小玉现身,瞧见小玉被绳索牢牢束缚住,段辰眼瞳猛然收缩,心沉了下去。

    大事不妙了……

    对方竟突破琥珀挂坠的防御,强行擒住了小玉!

    其实……

    想想也对。

    那枚琥珀吊坠里储存的,仅仅是段辰一道地仙法力。

    用来对付一般武者或许没问题,可想要对付凝结有道果的原始地仙强者程振铭,显然还远远不足。

    小玉被擒,实际上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在段辰措手不及陷入埋伏的那一刻,结局就已成必然。

    体表燃烧的淡金色光华徐徐散去,段辰冷冷盯着程振铭,选择放弃抵抗。

    “哈哈,为兄佩服,想不到段兄弟你还挺识时务。既然如此,倒是省得为兄多说那些威胁人的恶语了!”

    程振铭见状,哈哈大笑,满脸得意之色。

    而在听到这笑声后,段辰却觉得一阵恶心。

    “真是无耻之极!”

    段辰盯着程振铭,眼睛里翻涌着愤怒的火焰。

    这个程振铭,实在是太无耻了!亏得当初,段辰竟那样信任他,甚至还担心他死去,与鬼妖宗杀手全力搏命。

    不过,相比于愤怒,段辰此刻内心里更多的情感,还是后悔。

    他的目光转向小玉,眼神里现出歉疚之意。

    “若不是我轻信对手的谎言,小玉就不会跟着我遭受这些苦难了吧?”段辰心中不禁有些自责。

    见段辰已放弃抵抗,杜猛冷哼一声,用眼神向薛无极示意。

    薛无极点了点头,随手一挥,数十柄水银飞剑,便朝着段辰狠狠刺了下去!

    噗嗤!噗嗤!噗嗤……

    一串令人牙酸的切割血肉骨骼的声音响起,数十柄水银飞剑,准确刺中段辰全身七十多条仙脉,将他一身法力牢牢封死!

    段辰倒在地上,全身上下钉满了飞剑,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但是,尽管身体正在承受着几乎难以忍受的巨大痛苦,他却仍旧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他那双精赤的眼眸,死死盯着高高在上的杜猛,眼神里饱含着杀意!

    见状,杜猛微微一怔,颇有几分动容。

    不过很快,这份动容就被强压下去,取而代之,他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哼,死到临头,还强充硬汉,真是可笑!”

    “薛长老,一切按计划进行,把段辰带过去!”杜猛高声命令道。

    “是!”薛无极领命。

    在他的安排下,大队人马押解着段辰和小玉,向禁地行去。

    ……

    ……

    被法力绳索束缚住,段辰身上插满了水银飞剑。

    此刻,他正躺在一辆平板囚车上,抬头仰望着烟红色火焰弥漫的天空。

    尽管身陷绝境,可他的眼睛里,却并没有现出太多绝望之色。

    “看来……我这次没有猜错,他们并不想杀我。”段辰心中了然。

    刚才与薛无极对阵时,段辰就感觉到,对方的剑招有所保留,每一招每一式都选择避开要害。

    若对方真的要取他性命,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要知道,两名地仙高手搏杀,稍有不慎,一方便会身死道消。薛无极这种避开要害的做法,简直违背常理。

    正是因此,段辰判断出,对方必不会取他性命。

    如果不是程振铭带着小玉现身,以小玉性命要挟,段辰是绝不可能束手就擒的。他本来还打算,借助对方有所保留的这一弱点,进行反击。

    可是现在……他也只能选择束手就擒了。毕竟,这样能暂时把小玉保下来。

    “他们费尽心力,非要生擒我,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段辰心里很是疑惑。

    推测出杜猛已背叛血神,投入白妖神麾下,那他们针对段辰的行为,就不难理解。

    可是,有必要非得生擒吗?白妖神目的应该是想让段辰死,没必要非得抓活的吧?

    除此之外,段辰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没有得到解答。

    杜猛背叛血神这件事,应该是早就已经发生的。他们身在位面监狱多年,没理由仅仅因为段辰到来,就立刻选择背叛。

    既然他们早已背叛,那他们和鬼妖宗之间,又是怎么回事?

    鬼妖宗不是白妖神的势力吗?既然都是白妖神的势力,理当是盟友关系才对。

    “疑问还很多,情报不足,暂时无法弄清。事已至此,为今之计,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先把眼前的疑问弄清楚再说!”段辰心中做出决断。

    至于眼前的疑问……

    显然就藏在这禁地中!

    段辰在发现对方将自己生擒,前往禁地后,心里便隐隐感觉到,这一切之间,怕是藏着某种关联!

    答案,在进入禁地后,自有分晓!

    这时。

    从段辰身边,忽然传来了嘤嘤的哭泣声。

    “大……哥哥,对……对不起……都怪小玉……害你被他们抓住……对不起……”

    小玉被法力绳索束缚,和段辰并肩躺在一起。

    看着段辰满身伤痕,她忍不住流下自责的泪水。

    如果不是顾忌她有危险,那段辰一定可以顺利突围的吧?

    “小玉,别担心,他们并不想杀我们!我的伤势虽然看起来很严重,但却并不致命。我拥有龙血护体,自愈力强的很,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可是……”小玉秀眉蹙着,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但当她的目光转向段辰身上的伤口时,却突然发现,伤口竟全部结痂脱落,露出完好如初的皮肤。

    “大哥哥好厉害的自愈能力……难道说,他真的没事?难道说,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默默寻思着,小玉蹙着的眉头,不由舒展了不少。

    段辰微微一笑:“所有秘密的答案,应该就在这禁地中。不要担心,就算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我也会全力保护你的。”

    段辰手里,还有一招底牌没有动用。

    元神燃烧的秘技,显然不会只有被动防守那样简单。

    像这种同归于尽的招式,又怎么可能只是用来防守的?

    瞧见段辰那镇定的眼神,小玉内心里也变得安定了许多。她也不再多言,选择相信段辰,听从段辰的安排。

    大约一炷香过后。

    吱呀呀的车轴转动声,戛然而止。

    囚车停在了禁地深处。

    “到了!把段辰带过来吧!”站在烟漆漆的祭坛深渊旁,杜猛寒声命令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