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岭西监狱
    在沈晓筠示意下,段辰走进屋,坐在了沙发上。

    沈晓筠先为段辰倒了一杯热茶,之后,便在对面的椅子上坐定。

    两个人互相保持沉默,一时间,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许久过后,段辰看着沈晓筠,突然开口:“沈姑娘,你……知道我?”

    沈晓筠身体轻颤,她眼眉低垂着,没有与段辰对视,一阵犹豫过后,才轻轻点了点头。

    她曾听云千雪提起过,知道段辰既是与云千雪同住的租客,又是一个关系要好的异性朋友。

    除此之外,关于段辰的信息,她知道的倒并不多。

    至于那天在龙魂博物馆发生的事情……云千雪显然不可能告诉沈晓筠。

    所以在沈晓筠眼里,段辰算得上是云千雪的一个“追求者”,而且属于已经快要成功了的那种。

    “你如果想要救雪姐,那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贝齿咬着下唇,沈晓筠一字一句说道,眼眸中涌出深深的无力感。

    “放弃?”

    段辰眼睛微眯:“听你的口气,难道说……你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沈晓筠点头:“在事情发生后,我利用督察员的身份,偷偷翻阅过几页卷宗。这件事已经转到省里,而且跟武修相关。”

    “如今国家正在执行新一轮的武修清剿,在这种大环境下,雪姐一家只怕……只怕……唉……”

    想到事情的后果,沈晓筠说不下去了,眼睛里忍不住流下泪水。

    段辰略加沉吟,显得有些疑惑。

    听沈晓筠的意思,云千雪被抓这件事,似乎跟段辰无关?

    倒有点像是因为权力争斗,才导致云千雪一家,被迫成为了牺牲品。

    通过沈晓筠只言片语,段辰无法判断出事情起因和经过。

    “那你知道,千雪她在哪里?”段辰问道。

    对段辰来说,事情缘由并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先把云千雪找到。

    “我就算知道,告诉你又能如何?你还能去救她吗?”

    沈晓筠哀叹:“这件事已经被省里定性,无论是谁,也救不了雪姐了。”

    “别的我不管!你先告诉我,千雪现在在哪!”段辰盯着沈晓筠的眼睛,声音抬高,沉声问道。

    “你……”

    沈晓筠浑身一震,瞪着段辰,她的眼瞳轻颤,有点被段辰散发出的气势惊住了。

    “雪姐一家……暂时被关押在市郊的‘岭西监狱’。等上面的批文下来,他们可能就会被调往省里的监狱。”沈晓筠小声道。

    “岭西监狱……好,我知道了。”

    段辰站起身:“你这里,还有什么关于千雪的重要信息吗?”

    瞧着段辰这幅架势,沈晓筠眼眸瞪大,露出一副愕然神情:“你……想干什么?”

    “你该不会是想去劫狱吧?”

    基于一名督察员的直觉,沈晓筠感受到段辰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判断出段辰并不只是想要去探望云千雪这么简单。

    “难道还有别的办法?”段辰淡淡反问。

    “你……你是不是疯了?”

    “劫狱?这太荒唐了!”

    沈晓筠皱着眉,连连摇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有什么手段。但你要知道,岭西监狱是西海市,乃至整个河东省,最高级的监狱!”

    “那里不仅配有最先进的机关防护设施,大量全副武装的精英督察,还有许多三级,甚至四级的基因战士!”

    “劫狱,绝不可能成功!”沈晓筠头摇得像拨浪鼓:“退一步讲,就算成功了,又能怎样?难道要雪姐一辈子背负罪名,逃亡?你这样做,只会害了她!”

    “哦。”

    段辰盯着沈晓筠,目光灼灼:“那照你的意思,只能眼睁睁瞧着千雪去死?”

    “不……不是。这……唉!”沈晓筠苦着脸,无奈叹息。

    虽然嘴上说着不是,但心里,她已其实默认,并没有任何办法能救得了云千雪。

    “既然如此。那还是让我瞧一瞧,你都知道些什么消息吧。”段辰盯着沈晓筠,眼睛里笼罩起灰蒙蒙的法力光芒。

    “你……”沈晓筠一怔,紧接着,就感觉脑袋一片空白,意识恍惚。

    等她恢复神智的时候,却发现屋里空荡荡的,段辰早已不见了。

    “他对我做了什么?”沈晓筠下意识捂着胸口的衣衫。

    “什么?他竟侵入我的大脑,偷窥我的记忆?”沈晓筠毕竟是一名基因战士,接受过特殊训练,很快发现了问题。

    “他竟有这种特殊能力,究竟是什么人?”

    “他不会真的要去劫狱吧?不行,我不能任由他去……不行……”沈晓筠匆忙穿好衣服,冲出房间。

    她驾驶一辆红色小车,趁着夜色,迅速赶往督察局。

    ……

    嘀嘀——

    从督察局出来,沈晓筠已换上一身专业装备。她带着头盔,驾驶氢动力飞车,向岭西监狱方向飞去。

    氢动力飞车属于督察局专用的先进交通工具,飞行速度极快。

    很快,沈晓筠就利用雷达扫描装置,发现了沿着公路步行前进的段辰。

    得到情报,段辰并没有马上赶到岭西监狱。

    而是动用法力,进行搜索。

    岭西监狱里,设有许多干扰装置,可防止寻常武修的探查。

    但对段辰来说,这些干扰装置,并不起作用。很快,他就发现,云千雪真的被关在监狱里。

    她的状态很不好,已处于深度昏迷中。监狱里的环境,也险恶的很,正如沈晓筠所说,防御力量异常强悍。

    查到云千雪的位置后,段辰又动用法力,锁定了另外一个人的位置。

    西海市督察局副局长,郑双成!

    从沈晓筠的记忆里,段辰查到,云千雪的案件,这个郑双成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或许可以通过郑双成,查到事情的真正原委。

    沈晓筠翻看过的卷宗消息,都是些明面上的套话,有用价值不多。

    大体意思是,调查发现,云千雪的父亲“云山”,是一名隐藏多年的武修。因此,组织才决定,先逮捕云千雪一家,再进一步详细调查。

    至于云山为何会被发现,卷宗里并没有提到。

    一名退休多年的老领导,突然被人查出是武修。就算云山真的是武修,这件事若没有幕后推手推波助澜,又怎么可能会发生?

    段辰再三考虑后,还是决定,先把云千雪救出。

    其它事情,以后再慢慢算账。

    就在这时。气流涌动,沈晓筠驾驶着氢动力飞车,从高空降落,拦在了段辰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