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试探
    “你们搞什么鬼?”

    沈晓筠嘴巴张了张,以关爱智障般的眼神,看着这两名西装武修,没好气说道:“我们都是雪姐的朋友,来这看望她的!”

    “哼!我才不管什么朋友不朋友。岛主正在屋里议事,你们这些小辈,滚一边去。”

    其中一名西装武修,嘴里吆喝着,伸出生满老茧的大手,向沈晓筠推了过来。

    遭到突袭,沈晓筠身体犹如本能般,开启基因锁,施展出“钢铁”能力。

    整条胳膊变得宛如精钢,泛着银色的金属光泽,铿的一声,挡住这名西装武修的推搡。

    “什么?这是基因能力?”

    “好啊,原来是混进岛上的政府奸细!”

    两名武修的眼神立刻变得凶狠,身体内真气流转,准备向沈晓筠展开攻击。

    “啊——”沈晓筠惊呼,连忙躲到段辰身后。

    她的能力侧重防御,至于攻击则需要枪械兵器来弥补。

    现在手无寸铁,她自知不是这两名武修对手,赶紧向段辰寻求援助。

    段辰上前一步。

    挡在沈晓筠身前,他冷冷向这两名武修盯了一眼。

    只是一眼,就让这两名武修感觉浑身如遭雷击,脑海里呈现出各种尸山血海、被挖心挖肺的恐怖幻象。

    两人捂着脑袋,噗通跪倒在地,神情痛苦。

    这些没有命魂的武修,灵魂力孱弱,就连最基础的魂技,都没办法抵抗,又岂能扛得住段辰的魂技攻击?

    “晓筠,咱们走。”

    不再去管倒地的武修,段辰大步向房门走去。

    “哦。我来敲门。”沈晓筠盯了这两名西装武修一眼,对段辰的手段颇有些惊讶,赶紧跟上段辰步伐。

    吱呀——

    这时。

    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只见一名身材瘦长,眼窝深陷的年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

    正是岛主毕恩德之子,毕清泉。

    “怎么回事?”毕清泉冷冷质问,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悦之色。

    “我们要来探望雪姐,谁知却被这两个家伙拦住了!”沈晓筠气呼呼说道。

    看到沈晓筠那白皙靓丽的脸蛋,毕清泉眉宇间的不悦神色,立即被强压下去。

    他换上一副笑脸:“原来是这样,都是我手下不好,得罪了沈小姐。里面请吧!我父亲正在和郭宗主、云伯父一家议事。云小姐也已经醒了。”

    “这还差不多。”沈晓筠努了努嘴,大咧咧走进屋。

    段辰跟在沈晓筠身后,与毕清泉,擦肩而过。

    瞬间。

    段辰察觉到,从毕清泉身上,传来一阵强烈的敌意。

    “这家伙……”段辰利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毕清泉一眼,也没有太过在意,便走进屋里。

    “你们两个没用的废物,怎么回事?”毕清泉走下台阶,来到那两名西装武修跟前,朝其中一人踢了一脚,厉声呵斥。

    “少爷。我们按你说的,趁机试探那姓段的小子身手。可不知为何,突然就失去意识了啊!”

    “是啊!少爷,那小子邪门的很,还是别招惹他了。”两名西装武修回想起刚才的恐怖幻象,仍旧心有余悸。

    “邪门?哼,这臭小子果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毕清泉冷哼了一句。

    接着,便走进屋,跟上段辰和沈晓筠的脚步。

    ……

    进屋后。

    沈晓筠和段辰,先来到客厅。

    客厅里,除了云千雪父母之外,郭海,岛主毕恩德,也都在这。

    拜访过云千雪父母,在岛主毕恩德安排下,段辰、沈晓筠,由毕清泉指引,前往云千雪的房间里交谈。

    而毕恩德、郭海等人,则在客厅里交谈。

    瞧毕恩德的意思,是把段辰,划分到了“小辈”的行列里。

    郭海见状,觉得有些不妥。

    段辰修为高深,身份尊贵,理当一同参与议事,怎么能跟小辈混在一起?

    可看到段辰似乎并没有异议,他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来到云千雪房间。

    云千雪正坐在床榻上,面无表情,看起来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然而,一看到段辰和沈晓筠进屋,她脸上立即露出惊喜的笑容。

    “晓筠?段哥?”

    “雪姐!”沈晓筠高兴冲上前,和云千雪抱在一块。

    段辰也走到云千雪身边,目光柔和,心中甚是喜悦。

    此刻,云千雪有一肚子话,要问沈晓筠和段辰。

    正准备开口。

    她却突然发现,毕清泉站在门口,脸上挂着虚伪的笑。

    在毕清泉身旁,还杵着的一个身材魁梧、脸色阴沉的西装大汉,看起来不是什么善茬。

    这西装大汉是毕清泉手下的跟班,名字叫做傅庆。

    云千雪秀眉蹙起,有点不高兴,想要跟段辰说的话,也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当着毕清泉这种“外人”,又岂能什么话都说?

    “毕先生,雪姐有些话,想单独跟我还有段哥说,请你回避一下吧!”

    沈晓筠察觉到云千雪的心思,立即站起身,对毕清泉毫不客气,下达了“逐客令”。

    毕清泉不禁一怔。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驱赶我们少爷?”西装大汉傅庆,登时发作,恶狠狠向沈晓筠盯了过来。

    “哦?”段辰眼睛微眯,转头瞥向傅庆,手指紧了紧,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傅庆,不得无礼!沈小姐和云小姐都是贵客,既然她们觉得我不应该在这里,那我离开就是。”

    毕清泉尽管不悦,但还是强压下怒火,带着傅庆,转身离开。

    在毕清泉走后,沈晓筠赶紧把房门关紧。

    “呸,这家伙真是令人讨厌!”沈晓筠骂道。

    “晓筠,别这样说。毕竟是他们收留了咱们。”云千雪轻声道。

    “收留咋啦?收留就可以无视咱们的**吗?咱们又不是囚犯。”沈晓筠眼睛一瞪。

    “不管怎么说,还是别做的太过分了。”

    “好,好!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段辰站在一旁,听着两女拌嘴,心中不禁生出别的心思。

    段辰选择来这里,本就是出于对郭海的信任。如果毕恩德能以礼相待,事后段辰定会铭记此恩,予以厚报。

    否则,若呆在此地,始终觉得不舒心,那还不如换个地方居住。

    “段哥?段哥!”云千雪见段辰愣神,轻声喊道。

    “嗯,千雪。”段辰走到云千雪床边,坐了下来。

    “段哥,你这些天都去哪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云千雪有些担心的问道。

    以段辰的性格,不太可能不告而别。

    失联两个月之久,应该是碰到了什么大事吧?

    “不是遇到危险,只是被困在了一个地方。这件事,说来话长……千雪,你觉得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段辰下意识伸出手,向云千雪白皙的手腕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