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一记重锤
    “给我出圈啊!”

    傅庆咆哮着,整个人好似一架推土机,向段辰野蛮冲撞上来。

    “嗯?”

    段辰眼睛一眯,在傅庆撞上来的瞬间,肩骨弹抖,先卸去冲击力,紧接着爆冲向前,反撞傅庆。

    嘭!

    瞬间,就把傅庆那如山般的庞大身躯,撞得倒飞出去。

    一屁股就坐在了圆圈之外。

    “你的力量技巧,怎么会这么差?”

    段辰一脸诧异,有些失望的看向傅庆。

    他还以为,傅庆能修炼到先天巅峰,武学悟性很好,所以才封禁法力,压低力量来跟傅庆比拼技巧。

    却没想到,傅庆力量技巧差的可怕,根本达不到先天高手应有的水准。

    “看来他只是懂点功法,并没有练过武技。”

    段辰兴致缺缺,跟这种没技巧的武者玩角力,完全就是吊打,实在太没意思了。

    “呃……刚才怎么回事?”傅庆揉了揉脑袋,站起身,一脸懵逼。

    “傅庆,你太令本少爷失望了!我是不是该告诉我爹,换个保镖?”

    比角力失败,毕清泉背着双手,黑着一张脸,站在一旁怨妇般叹气。

    “不要。不要啊,少爷!”傅庆打了个激灵,赶紧抱住毕清泉大腿。

    跟着毕清泉混,好处多多,傅庆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放手!傅庆,你搞什么?”

    “不放!少爷,你不能不要我啊!”

    光着膀子的毕清泉,被同样光着膀子、健壮如牛的傅庆牢牢抱住。

    两人这架势,就像是要进行某种“哲学”交流的现场一般,惹得围观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这时,段辰已回到云千雪身边,瞧见这一幕,两人也都不禁莞尔。

    没有再去跟毕清泉纠缠奖励问题,云千雪和段辰,两人趁乱溜出人群,向海边走去。

    “段哥,今天玩得还真是开心呢!”

    并肩和段辰漫步在柔软的沙滩上,云千雪脚丫踢踏着,微笑感慨。

    “是啊!”段辰也轻声附和。

    他已经不知有多久,没像今天这样放松过了。

    虽然遭遇到毕清泉的各种挑衅刁难,但段辰却并不在意。

    他能感觉到,毕清泉的人不坏,只是长期生活在毕恩德羽翼下,有些任性罢了。

    而对段辰来说,今天最大的收获,其实就是在玩排球的时候,云千雪身体里,出现了灵魂共鸣的征兆。

    这意味着,段璃儿即将苏醒了!

    沿着海滩,段辰和云千雪,就这样一直漫无目的向前走。

    海风吹来,撩动云千雪的长发,拂在段辰胳膊上,痒痒的。

    不知不觉,仿佛有了默契,两人之间的距离,靠近了许多。

    耳畔,清楚传来云千雪呼吸的声音。

    段辰略微侧目,便看到在阳光映照下,她那吹弹可破的娇俏小脸,现出白里透红的美丽光泽。

    再向下望去,那玲珑的身段,那呼之欲出的饱满……

    段辰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比刚才快了两点五六倍。

    心里。

    某种念头,开始如野草般蔓延生长。

    “段哥,你还不知道吧?雪姐她其实对你很有好感,还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呢!”

    几分钟之前,沈晓筠偷偷对段辰说过的话,此刻仍旧萦绕在耳边。

    由这句话推断,岂不是说,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只是缺少一个表白而已?

    段辰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就此表白。

    如果成功,皆大欢喜!

    可如果失败……

    前功尽弃不说,两人之间还可能因此生出隔阂。

    再想表白成功,难度之大,就不能按道理计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段辰纠结的捏紧了手指。

    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面对多么重要的抉择,段辰都从未像此刻这样犹豫不决。

    如果时间神器“昆仑镜”仍在,那这一刻,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歧点”吧?

    可惜的是,现如今,时间神器损毁,再想实现时间跳跃,已然成为不可能。

    一旦做出选择,就再也没有后悔的余地!

    段辰掌心里,渗出一丝丝冷汗,觉得有点紧张。

    好在这时……

    云千雪看出了段辰的异样,轻声安慰道:“段哥,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不如说给我听听吧。”

    就这样,在云千雪温柔目光的注视下。

    渐渐的,段辰心平静下来。

    “好吧。”

    “千雪,那我就不再瞒你,跟你讲讲我妻子的事情,还有我来此找你的真正目的!”

    段辰深吸一口气,正视云千雪,一字一顿说道。

    “你的妻子?”

    “段哥你……不是……”

    云千雪身体陡然僵住,疑惑的向段辰望去。

    而段辰则开始讲述起,和妻子段璃儿,从相知、相遇,相伴,再到惨遭变故,不得不分离的事情。

    段辰所讲述的过程,异常曲折。

    尤其是涉及到时间跳跃时,发生的那一切一切,寻常人几乎不可能理解。

    但让人意外,在段辰讲完后,云千雪却全都听懂了。

    不仅听懂了,而且还对故事里“女主角”段璃儿的遭遇,感同身受,就仿佛她在梦中亲身经历过一样。

    听到最后,她的眼瞳中,已有火红色微光隐现。

    “千雪,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来找你了吗?”段辰凝视着云千雪,眼眸中,满是深情。

    但就在这时。

    云千雪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段哥,我明白了。”

    “你说的这些,我也依稀在梦中经历过。或许真如你所说,我就是那位神灵公主的分身吧。”

    “可是……”

    云千雪轻咬着下唇,无奈叹道:“我只是云千雪,并不是你的妻子段璃儿。”

    “即使你妻子的灵魂藏在我身体里,可我终究只是我,不是别人!”

    云千雪的这番话,无异于一记重锤,敲在段辰心口。

    的确啊!

    云千雪说的一点没错。

    她只是她自己。

    尽管得知段璃儿的灵魂在自己身体里,尽管她已竭尽所能,理解了段辰讲述的一切。

    但却无法改变一个事实。

    那就是,在云千雪眼里,段璃儿始终是一个外人。

    如果段辰为了复活自己的妻子,硬要实现灵魂共鸣。在现在的云千雪看来,这岂不是相当于,要将她的存在抹杀掉?

    她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与段辰拉开距离。对她来说,段辰的做法,她并不能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