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低估
    轰!

    正当龙思琪防备解除、段辰注意力全放在大门后的宝藏上时,身后地面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地毫无征兆陷落,显出一条接近五丈宽的深沟,大量砂石簌簌落进深沟中,登时触发机关,致使深沟底部向外射出大量锋利刺枪。

    “啊!”龙思琪惊呼一声,还未反应过来,人已被魔将巴图扣住肩膀。

    如提小母鸡一般,她被巴图提到了深沟对侧,与段辰拉开距离。

    而呼延维早已震断缚妖索,飞身掠到大门旁,将双手印在门旁一块不起眼的青石上。

    嗡——

    似乎有什么机关被激活,从那扇大门上方,陡然之间,浮现出一只直径七丈有余的硕大眼球!

    眼球纹理细致,白色表皮下的血管有规律跳动,宛如有生命的可怕魔物。

    在呼延维控制下,眼球的瞳仁,绽放出刺目血金色光芒,如激光枪一般,以横扫之势,向段辰射过一道极锐利的穿刺光枪!

    “哈哈!此陷阱乃是由此地的守护机关改造,就算是赫连将军,也不敢与之硬碰。段辰,你的死期到了!”呼延维狞笑,眼睛里满是疯狂。

    一路伪装,为的就是这一刻!这陷阱,才是他对段辰复仇的最大依仗!

    若段辰不来这星石矿区,那呼延维只能采用投放瘟疫的“离间之策”;如今段辰来到了这星石矿区,呼延维所盘算的计划,自然变成了这个早已得到改造的超强陷阱!

    这眼球的光枪攻击,来势汹汹。身后龙思琪又被擒住,事发太突然!

    一旁的龙牧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杵在原地,有些愣住。

    “走。”段辰眼眸凝起,运用极限守御的力量,如瞬移般,向一侧平移数丈远,一把推开龙牧,躲开光枪攻击。

    轰——

    坚硬的石质地面,遭到光枪炙烤,就好像被烧红钢条刺穿的雪水,瞬间如白蜡般向外融化!

    一眨眼功夫,就化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圆形深洞,腾起大蓬刺鼻黑烟!这威力,若是打在人身上,那还得了?

    “哈哈!想逃?你又能往哪逃?”呼延维大笑,操控眼球。

    光芒四散发射,划过墙壁与地面,留下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痕迹,所过之处,没有任何物质能抵抗其锋芒!

    龙牧反应过来,随手拿出瓷白色的龙骨战枪,想要对抗这眼球的力量。

    但那在和拿枪,才刚触碰到眼球释放出的光辉,立刻被熔断成两截,露出里面致密的枪骨。

    “段辰!你若还想让龙思琪活命,那就乖乖束手就擒!”魔将巴图留着一脸络腮胡子,大手捏住龙思琪肩膀,厉声对段辰威胁。

    人质在手,又掌控有攻击力超强的陷阱。魔族瞬间占据极大优势。局面变得对段辰很不利。

    “首领,咱们……”龙牧望向身侧被擒住的龙思琪,眉宇间泛起担忧神色。

    而就在这极度危急之时,段辰嘴角上勾,忽然露出一抹冷笑。

    身形一闪,人已如瞬移般,在身后留下一串残影,向操控机关的呼延维冲去。

    眼球释放出的光芒袭来,段辰不躲不闪,抬手一挡,直接将其挡住。那光芒融入到段辰身体里,令得段辰体表绽放出的赤金色真龙气息越发浓烈。

    “什……什么?你竟把这陷阱的攻击吸收了?”呼延维大吃一惊,吓得差点没坐在地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情知这陷阱对段辰无用,他刚从腰间拿下那柄藏有赫连铁一束灵魂的魔伞剑。段辰的剑,已经到了!

    铮——

    剑锋锐鸣,天逆神剑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留下一串凝而不散的赤金色剑影。

    呼延维的身体,就在这串坚硬中,被分成了两段。

    血水如喷泉般,狂涌而出,从上到下,将台阶染成触目惊心的鲜红!

    “好快的剑……”呼延维乃是金仙强者,纵然身体被斩成两截,也仍旧没有死去。

    魔伞剑早被扔到一边,他两手撑地,歪倒在一旁,瞪着持剑而立的段辰,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

    自己的计划虽已尽量布置的完美,但最终还是低估了段辰的强大。

    “段……段辰!你住手!你若敢杀呼延将军,我马上让龙思琪血溅当场!”魔将巴图,神情惊恐,嘶声威胁。

    “巴图,不,放弃吧。不要再威胁段辰,你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呼延维眼神绝望,忍不住轻叹。

    话音刚落,从龙思琪身上就升腾起一阵赤金色的光辉。这是段辰在进入矿区前,就留在龙思琪身上的一道金仙法力。

    在这法力包裹下,段辰信手一招,龙思琪就已飞起,飞到段辰身边。

    “你!”魔将巴图瞪着半空中的龙思琪,想要出手。

    噗嗤!

    相隔近两百丈距离,剑光如一道霹雳,不等巴图拔出腰间的刀,就以雷霆之势,将巴图肥胖的身躯,斩成无数段!

    巴图身后,诸多魔将神情骇然,纷纷后退,倒吸一口冷气。原来,不仅提前备好的陷阱无用,就连人质威胁,也是丝毫无用!

    实力差距太过悬殊,战斗才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他们太过低估段辰,而低估段辰的代价,就是死!

    段辰走到呼延维身边,踩着染血的地面,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你还有什么话想说?”段辰语气冰冷。

    “有几句。”呼延维抬头看向段辰:“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要对付你?”

    “是。”段辰想了想,没有隐瞒。

    “所以你故意答应我的提议,来到这里?”呼延维又问。

    段辰冷笑:“想杀你,总得有个理由。要不然,公主那里,我不好交代。”

    “你!”呼延维两只拳头捏紧,脸上浮现出恚怒神色。

    本以为是段辰落入他呼延维布置的陷阱,却没想到,是他呼延维落入了段辰的盘算中啊!

    如果在赫连铁战败后,呼延维一直选择按兵不动,段辰碍于烟璃公主,自然不会把他怎样。

    但是,他却自以为是,白白葬送掉了性命!这也正应了那句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只有这些要说的?”段辰看着呼延维。

    “不……还有最后一句。”呼延维深吸一口气,目光转向那些魔将。那些可都是魔族精英,魔族的最中坚力量。

    “你……可不可以放他们一条生路?”呼延维问。

    段辰撇了撇嘴:“你觉得呢?”

    呼延维嘴角抽动,露出一丝苦笑,遗憾的闭上了双眼。段辰面无表情,挥动天逆,向呼延维脑门劈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