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兄弟们的愤怒!
    “怎么回事,女儿怎么就这样了?”

    站在病床前,凌振华没有太激动,只是自顾的抹掉眼泪,转过头红着眼询问坐在病床边同样红了眼的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前妻,也是病床上孩子的妈妈。

    “被人打的。”

    女人刚一开口,泪珠就哗的一声止不住的往外涌。

    “什么?”

    凌振华一听,瞬间杀目赤红,沉声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女儿在小学上课,因为穿的破烂,被一个女孩欺负了,你也知道,她的脾气跟你一样,被人欺负了他不会忍着,所以还手了,结果那个女孩哭着把家长叫来,而那个女孩的妈妈打了女儿一巴掌,女儿身子又瘦,哪里受得了啊。”

    说到这里。

    凌振华前妻哭已经的跟个泪人似的了,她心中的委屈,谁能理解得了。

    要是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要是她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丈夫,事情也不至于会发生到这个地步吧?

    “对不起。”

    凌振华也自知,即便心中再愤怒,也还是低下头跟前妻道了个歉。

    “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

    前妻抹着眼泪,说道:“女儿被人一巴掌打得头撞在墙上的时候,你在哪儿?女儿昏过去叫不醒的时候,你在哪儿?”

    “女儿需要爸爸的时候你又在哪?!”

    闻言。

    “一巴掌把女儿的头打得撞在墙上?”

    凌振华一听,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全身上下一股森冷的杀意弥漫出来。

    病房外。

    在何高名的要求下,没有进入病房去打扰的兄弟们,一个个在听到事情的经过之后,也都愤怒了!

    一个大人,一个作为母亲的人,竟然对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该死!

    “我进去看看。”

    眼看病房里,凌振华不对劲,何高名赶紧说了一声,然后立刻走了进去,感受到凌振华身上深深的杀意的瞬间,立刻走上去一把抓住凌振华的肩膀,说道:“气势控制住!”

    毕竟是在医院。

    何高名也不好大声呼喊,只能手掌用力,把凌振华从愤怒中给拉醒了过来。

    凌振华浑身一颤,赶紧控制住自身的气势。

    “伤害孩子的那家人呢?”

    见凌振华回过神来,何高名这才出声询问。

    “没用的。”

    凌振华的前妻一边抹着泪,一边说道:“他们根本就不管,我找了他很多次他们也不来,更不用说孩子的医药费了,他们是有权有势的人家,我们惹不起!”

    “那家人住在哪儿?”

    凌振华寒声问道。

    “不知道。”

    前妻摇摇头,说道:“我都是打电话找的他们,现在他们连电话号码都变成空号了,根本打不通!”

    “没事。”

    何高名拍了拍凌振华的肩膀,然后从包里把自己刚刚分到的钱掏出来,放到病床上说道:“嫂子,这些钱你先拿着,能顶多久顶多久,你好好照顾孩子,这事就交给我们了。”

    凌振华也赶紧掏钱。

    刚刚拿到的五十万红包。

    每个人分了一万多,俩人这一掏就凑出了两万多块钱。

    “咔嚓。”

    推门声传来。

    李伯清从外面走了进来,也把刚分到的一万多块钱掏出来,放到了病床上。

    “嫂子,你别急,这事一定能解决的。”

    安慰了一声,李伯清转身出门。

    然后又一个兄弟走进来,掏钱安慰。

    又一个,又一个。

    一个接一个。

    三十多个兄弟,都把钱掏了出来。

    当然。

    所有人都把刚分到到的钱全都拿了出来。

    “嫂子,这是兄弟们的一片好意,你先拿着把侄女的医药费先垫上。”

    何高名说道。

    闻言。

    凌振华的前妻顿时就哭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凌振华竟然交了这么多的好朋友,可即便如此,即便有了这些钱能垫上医药费,她心里对凌振华依旧还是有恨!

    说完。

    何高名拍了拍凌振华的肩膀,然后走出观察室。

    其他人跟着他一起,走到了医院大门外。

    “妈的,竟然这样对一个小孩子,真的是畜生!”

    “一个母亲,竟然对孩子出那么重的手,这个人难道就没有一丁点良知吗?”

    “太无耻了,打了人竟然还躲起来?”

    “别让我找到她,否则我非让她跪着给华哥认错不可!”

    “欺负我兄弟?我绝不让她好过!”

    “查到是谁,我非削她不可!”

    大家都无比愤怒,一个个都忿忿不平。

    “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也都别激动,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

    何高名劝说一声,说道:“我先去查查对方的背景,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专业的,应该很快就能查出来。”

    说罢。

    何高名立刻动身去查。

    奈何。

    这里是一个小县城,他以前的业务范围没有覆盖到这边,跟在他手下干侦探的那些人也不是这边的,因此只能亲自动手去查。

    离开医院。

    何高名直接来到当地的一所幼儿园。

    因为出了大事的缘故,他随便一问就知道凌振华的女儿就读的学校,赶到学校之后,何高名直接找到学校的校长和凌振华女儿的班主任,询问关于那家人的消息。

    结果却被告知。

    那家人只是暂时在这个小学里呆几天时间,出了事以后那家人就已经把他们的女儿给带走了,现在就算是学校也联系不到。

    “能把孩子的姓名,和孩子父母的姓名给我吗?”

    何高名询问班主任。

    “我们没有等级孩子的名字,只知道他叫小雪,道是孩子母亲的名字我记得,好像叫张怡然”

    “年纪多大,长什么模样?是哪儿的人?”

    搜集到足够的消息。

    何高名离开小学之后,立刻找了一个网吧,开了一台电脑,直接化身黑客开始在网上查询张怡然这个名字。

    何高名之所以能做侦探,就是因为他本身还是一个黑客,而且是技术不赖的黑客,在网上查个名字对他来说,简直易入反掌。

    没有黑。

    何高名直接找了个漏洞,进入到东北省的名单录入库中搜索。

    很快。

    何高名就查到了上千个同样的名字,这只是一个省的数量,从小学校长和孩子班主任的口中,何高名知道那个对孩子动手的女人,是纯正的东北口音,也就是说她是一个东北人,因此才选择在东北省名单库中寻找。

    地区暂且不说。

    按照得到的消息来看,那个女人的年龄是30岁左右。

    这一筛查,数千人立刻就被减掉了百分之九十,只剩下了一百人不到。

    确定这一百人之后。

    何高名直接点开这一百人的信息,根据得到的对方的长相信息来一个一个的筛查。

    半小时后。

    “查到了!”

    何高名最终确定,这个名叫张怡然的女人,是当地一家特别有名的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虽然房地产公司开设在省会城市,但是这个女人一直都住在老家的县城里,有要事的时候才会赶去市里一趟。

    按照查询到的情况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想把孩子的小学安排在老家,不希望孩子在大城市里被培养成娇生惯养的脾性。

    可没想到。

    这才刚来就出事了。

    “怪不得这么嚣张!”

    查到足够的信息,何高名顿时冷笑一声,起身离开网吧。

    回到医院门口。

    “怎么样?”

    大家纷纷上前询问。

    “查到了。”

    何高名张口说道:“就在这座县城里,李哥你们留下来守着,万一医院里出了什么事的话也好应对,其他人跟我一起去,但是记住千万不要冲动,先看对方的表现再说。”

    大家纷纷们点头。

    都很认可何高名的安排。

    这三十多人中,实力最强的就是李伯清跟何高名,以防意外留一个最强的守在这里倒也是没错。

    安排好之后。

    何高名直接带人来到了城区边缘,一处非常豪华的,距离省会城市也比较近的一个小区门口。

    没有进去。

    大家就直接守在了这个小区门口。

    结果,还没等多久,三辆黑色的轿车就开了出来。

    何高名起身示意。

    三辆车刚一出小区,就被跟着何高名来的这十来人堵在了路上。..

    “张董事长。”

    随意扫了一眼,何高名走到中件那辆奔驰车的后车窗前,敲了敲车窗说道:“下来说话。”

    可这个女人还没下来,前后两辆车上,倒是立刻跑下来了四五人,唰的围了上来。

    “东北这一块,敢来堵我的人你是第一个。”

    张怡然下车,面色阴冷的盯着何高名,说道:“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呵呵。”

    何高名冷笑一笑,其他兄弟都无比愤怒的跑了过来,一个个都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张董事长,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只不过这事你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和我这帮兄弟,还真放不了你。”

    何高名抿了抿嘴,说道:“你前两天,在一间小学里,打了一个女孩子一巴掌,把人打得昏迷不醒,这事你没忘吧?”

    张怡然眉头一挑。

    “怎么,你们是那个泼妇叫来找我麻烦的?”

    张怡然不耐烦的冷声问道。

    “你身为一个董事长,我倒是真的很想跟你学学,一个女人的嘴要多么臭,才能随口说出这些没素质的侮辱人的话?”

    何高名脸色一寒,冷声道:“顺便告诉你一句,你口中那个女人不是泼妇,是我们所有兄弟的嫂子!”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别逼我对女人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