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谁?无名?!!!
    一个小时的时间,不长不短。

    宾馆里。

    化身无名的方丘,到城外走了一趟,刻意的来到高铁站,坐上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

    到医院的时候,却发现原本一直站在本口的李伯清等人,全都不见了。

    正准备走进医院里去寻找的时候。

    “老大。”

    突然,一个人从医院侧面跑了出来,对着方丘大喊了一声。

    方丘转头望去。

    赫然就是那三十多个人的其中一个。

    “其他人呢?”

    方丘问道。

    “跟我走。”

    来人左右转头四望了一眼,确定四下无人监视之后,才张口说道:“何哥怕对方会跑报复,所以就让大家带着孩子转移了。”

    “恩。”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随后,在这人的带领下,方丘很快的就来到了有些破旧的二层楼房门前。

    这间楼房,正是凌振华的屋子

    从外表来看,这栋楼房从建造距今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不像是其他人家,这栋楼房的外表都没有刷漆,甚至都没有刮灰,一眼看去全是红砖。

    楼房的层高很矮,跟隔壁两邻的楼房比起来,简直一个的天上一个的地下。

    大家刚来到的时候,都被这栋楼房给惊到了。

    这房子。

    简直比城中村里的还差,比农村里的就更比不上了。

    毕竟国家近些年的扶贫补贴下去,农村里的楼房都建得特别的好,城市里一般的房屋还真比不上。

    或许是因为世道如此,大家都看习惯了好房子,所以见到凌振华的房子的时候,大家就全都愣住了,没想到凌振华的家,竟然是这样的。

    这房子不但老旧,空间还小。

    甚至,厨房里都没有一个现代性的厨具,烧水做饭用的全都是用转头建成的灶台。

    来到门前。

    听说这是凌振华的家,方丘顿时就沉默了。

    这栋房子真的很破烂。

    现在,凌振华在跟着他,而凌振华的家人却在过这样的日子,一个家庭没有了主要劳动力,其他人还能指望什么?

    越想,方丘就越是难受。

    “一定要带大家赚钱,一定!”

    心中信念坚定,方丘紧紧的捏起拳头。

    “何哥,老大来了。”

    刚进工厂大门,带路之人就大喊了一声。

    为了避免被人追踪找到,何高名带着兄弟们都躲在厂房里,听到喊声才立刻走了出来。

    开门一看。

    果然是无名!

    见到无名的这一瞬间,所有兄弟的神情都立刻放松了下来。

    既然无名来了,那么他们就没有必要再害怕了。

    就算那个老头找上门来报复,也绝对不会是无名的对手,这就是无名给予大家的自信。

    “师父,你可算是来了。”

    何高名赶紧迎上来,说道:“兄弟们差点栽了!”

    大家纷纷苦笑着点头。

    可方丘却根本没给大家好脸色看。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们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我?”

    扫望众人一眼,方丘把目光落定在何高名的身上,一脸不满的挑眉问道:“现在只是受了轻伤,你们觉得没什么大碍,但若是对手诚心下死手的话呢?你们中有几个人能活下来?”

    “你们这么做,是不是不拿我当兄弟?”

    这话一出。

    这三十来人,顿时就全都沉默了。

    面对无名的质问,他们都无话可说。

    其实。

    以他们自己为中心来看,他们始终都觉得无名高他们一头,就好像大哥跟小弟之间的感觉一样。

    也因为不能跟无名长期相处的缘故,大家始终觉得,自己跟无名之间还是有一点距离的。

    这种感觉,其实就是,他们把无名当成了一个靠山,一个能够给予百分之百信任的靠山,至于兄弟他们是真的不敢想,即便无名对他们很好。

    因此。

    他们也完全没有想到,无名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这样质问他们。

    显然,无名急了。

    之所以着急,是因为打心底里的把他们当成了兄弟,是真心的在为他们的安危着想,这让大家都特别的感动。

    对他们每一个人来说,无名的这番质问和表态,都真的很暖心。

    “孩子在哪儿?”

    见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方丘才叹了口气,说道:“我先去看看孩子。”

    “在房里。”

    凌振华站出来,赶紧带着方丘进去。

    一楼,卧室里。

    凌振华的前妻正在照料躺在床上的小女孩。

    此时,小女孩虽然已经清醒了过来,但是她说起话来还有些吃力,手脚能动,却感觉头很重,很容易晕。

    进入房中。

    当着大家的面,方丘又仔细的给孩子检查了一下身体。

    “孩子虽然醒了,但是她脑中的血块还没有清除,还处于危险期,所以会很容易的感到疲乏和头晕。”

    检查完毕,方丘说道:“这在我们而言是内伤。”

    “师父,方丘已经来过了,就是方丘把孩子给救醒过来的,说是还需要两天时间,给孩子针灸排血。”

    何高名说道。

    “恩,我先帮忙疏通一下吧,针灸治疗内伤的速度,还是有些慢了。”

    说完。

    方丘直接动手,轻轻的把手掌贴在小女孩的额头上,缓缓的将内气渡入其中,小心翼翼的把小女孩脑袋里面的血块给疏通开。

    十分钟后。

    “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方丘收手,说道:“淤血已经全部化开疏通好了,接下来只要好好养养身体就行。”

    “谢谢老大。”

    凌振华立刻上前来感谢。

    “谢谢叔叔。”

    病床上,小女孩开口了。

    声音和语速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

    大家一听,都笑了。

    “咱们出去说吧。”

    方丘笑着对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大家也都紧随其后。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清楚了。”

    方丘说道。

    来凌振华家的路上,那个带路的兄弟已经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给方丘说了一遍,特别是那个名叫张怡然的董事长,还有那个实力高强的老者,每一个细节都说得很清楚。

    “既然孩子没事了,那就走吧。”

    方丘眯了眯眼,说道:“跟我一起去讨个说法!”

    闻言。

    大家顿时都来了精神。

    何高名走在前面带路,一行三十来人风风火火,很快的就赶到了怡然地产办公楼的八楼。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连保安都不敢再去拦大伙了。

    “咔嚓!”

    来到办公室门前,何高名直接推开门,让方丘走了进去。

    进入办公室。

    方丘转目扫望了一眼,发现只有那张办公桌前,坐着一个打扮成熟的短发中性女人,兄弟们口中所说的那个老者,似乎并不在。

    “你们还敢回来?”

    见到何高名等人返回,张怡然脸色一变,噌的就站起身来说道:“你们真的想死不成?”

    “那个老头呢?”

    何高名正想说话,被方丘摇手打断,然后方丘直接来到办公室里那一套华贵的沙发前坐了下来,看着张怡然说道:“看样子,兄弟们说的没错,你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靠山不再的时候都敢这么硬气,面对三十多个男人,你都敢这么说话。”

    闻言。

    张怡然脸色一变。

    自己叔叔不在啊。

    自己面对第三十多个人。

    “害怕了?”

    看到张怡然脸色大变,方丘当即摇头笑笑,说道:“既然害怕,那就赶紧喊人吧,告诉他们就说我无名在这里等着他大驾光临!”

    张怡然那敢迟疑啊。

    立刻拨通了老者的电话。

    “叔,他们又回来了。”

    电话刚拨通,张怡然就惊慌的说道。

    “慌什么,有我在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电话那头,传来老者的声音。

    “他,他们还叫来一个人。”

    张怡然看着方丘,说道:“他让我转告你,他无名就在这里等着你。”

    “谁?”

    老者一愣,好像没听清。

    “无名!”

    张怡然张口说道:“他说他叫无名。”

    “无名?!!!”

    老者语气一提,显然是被惊到了,直接说道:“别再给我打电话!也别告诉他我是谁!!!”

    说完,直接挂断了。

    下一刻。

    “叔,叔……”

    张怡然急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把这个年轻人的名字说出来,她叔竟然就被吓成了这样。

    听他那话声,显然是不管这事了。

    “我,我,我……”

    放下手机,张怡然既惊慌又紧张的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扫望着所有人,浑身颤抖得几乎就要跪下来似的,张口说道:“对,对不起。”

    “我错了,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我向你们道歉,我向孩子道歉,我…我……我真的错了。”

    见状。

    何高名冷冷的啐了一口。

    其他兄弟们也一个个的冷哼了起来。

    在他们眼中。

    这个女人简直太无耻了!

    “我,我赔偿,我赔五百万。”

    见方丘没有表态,张怡然惊慌失措的赶紧说道:“我不但赔钱,我还亲自上门道歉,给孩子道歉,给孩子的母亲道歉。”

    听到这里。

    方丘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凌振华。

    “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欺负人吗?”

    凌振华无比愤怒的站出身来,说道:“我不打女人,但是你敢伤我女儿,我就必须要为我女儿讨回一个公道!”

    说完,走上前去。

    “啪。”

    在没有使用内气的情况下,直接一巴掌甩在对方脸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医品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