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真是第一次?!
    江妙语拿出手机打开《开学礼》的伴奏。

    一段轻快的音乐流淌而出。

    六个人立刻一副很是陶醉的样子。

    看到六个人的样子,方丘很是无语,这只是前奏,还没开始唱呢,表演能不能走点心。

    到了音乐节点。

    江妙语立刻进入状态,开始唱了国语版歌词。

    “同学各位,

    找个位,

    这是你的开学礼。”

    比刚才更好听了。

    方丘听到第一句立刻心道。

    果然认真起来最可怕,尤其是女人。

    六个人顿时被江妙语的歌声吸引了,原来脸上那陶醉的表情变得真挚起来,而不像原来那么浮夸。

    他们真的陶醉其中了。

    太好听了。

    尤其是朱本正他们三人,感觉光看江妙语的颜就已经醉了。

    “往前看,

    想象戴着四方帽时多美丽,

    先交过难忘学费,

    先不会来年失礼,

    明天总会是个新学期,

    终生制。

    ……”

    江妙语唱完,转头看向方丘。

    方丘知道该自己了,这是他们当初分配好的段落。

    歌词早已经就印在脑海里,直接唱出来就可以。

    瞬间,他进入状态。

    脑海中一遍遍浮现刚进入大学时的场景。

    甚至他想到了自己高中时代。

    更是一肚子话想对高中的学弟学妹们说。

    正如歌词所唱,无论多少代价都要学会那些知识。

    “总要学,

    无论代价多重,

    学会的,

    多少帮补自信。

    背过书,

    何时被考起总有些用,

    至少你知道什么不懂。

    ……”

    方丘的歌声不同于江妙语,他所唱的粤语版让眼前坐着的六个人顿时眼前一亮。

    虽然不明白歌词是什么意思。

    但是不妨碍他们觉得好听。

    而且他们可以简单想象一下歌词是什么意思。

    这一段旋律相对低沉,肯定是一些大道理。

    即使听不懂,似乎也已经受到了犀利。

    尤其是方丘的歌声这么美妙。

    听不懂有听不懂的美妙感。

    江妙语接着唱了下去。

    “大概只得恋爱时,

    没标准的教科书,

    必须靠人不断试,

    望传情达意。

    ……”

    这段歌词是国语,他们自然听懂了。

    全都不怀好意很暧昧的看着方丘和江妙语两人。

    爱情啊,要不断尝试!

    你们俩关系看起来很一般啊,嘿嘿。

    同时这个歌词也挠到了他们心中的痒处。

    高中无数个夜晚他们告诉自己要考上大学。

    并不断幻想大学的美好。

    这美好包括自有、自主,但更多的是爱情。

    他们心中憧憬的浪漫爱情,到了大学这个时间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去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了。

    在场八个人,无论坐着唱歌的,还是站着听歌的,内心都憧憬着自己的美妙爱情。

    包括方丘。

    方丘接这唱第二段歌词。

    “同学各位,

    找个位,

    这是你的开学礼。

    若然你,

    生活有时过得苦亦不作弊,

    荆棘里完成学位,

    操守却仍然高贵,

    学懂的会是你毕业时,

    的优势。

    ……”

    这一断是极其欢快的旋律,相对于江妙语的国版本,方丘粤语的版本更让朱本正六个人惊喜。

    而且给他们一种惊艳的感觉。

    他们不知道这首歌本来就是粤语的。

    但是却莫名的感觉粤语的更好听,更契合这个歌词。

    似乎有种本来就该如此的感觉。

    一首歌三分钟看似很长,但六个人却还没感觉听够就已经到了结尾了。

    结尾是方丘和江妙语的合唱,同时都是国语版本。

    “先交过难忘学费,

    先不会来年失礼。

    明天总会是个新学期,

    终生制。

    ……”

    一个完美的收尾。

    方丘再看眼前的六个人,依旧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这六个人的欣赏水平有点低啊。”

    方丘摸着下巴说道:“这样就沉迷进去了。”

    “噗呲!”

    江妙语闻言不仅失声笑了出来,白了方丘一眼说道:“那是你舍友低,我的姐妹可不低。”

    “是!是!”方丘笑着说道。

    六个人被笑声唤醒了。

    唤醒之后,望向方丘和江妙语的眼神发亮,双手猛地拍了起来。

    “好听,实在是太好听了。”

    孙浩由衷的说道。

    其他五人立刻点头认同。

    他们手都拍红了。

    方丘和江妙语闻言笑了,两人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一点。

    “我有个问题!”

    周天突然举手问道:“你们这首歌真的是第一次合作吗?不会是诓我们吧?”

    其他人立刻怀疑的看向方丘和江妙语。

    不是他们怀疑,而是两人的合作实在是太自然太流畅了。

    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都是那么的自然。

    一首歌下来,完全就像是一场演唱会的表演一般完美自然。

    “第一次。”

    方丘如实的回答道。

    江妙语也点点头。

    六个人见状全都一惊,眼睛瞬间无比崇拜。

    真是是第一次啊!

    第一次竟然能配合的如此之好。

    他们不由的想起了那晚两人的表演,也是仓促之下的第一次,却根本看不出任何配合上的生涩,堪称完美。

    “你们俩天生就是当歌星的料啊!”

    朱本正感慨一句,说出了大家心里的话。

    孙浩接着说了一句点睛的话。

    “就凭刚才的表演,说你们不是情侣我估计都没人信!”

    其他五个人纷纷点头。

    江妙语和方丘两人之间顿时一种又尴尬有暧昧的气氛传递着。

    这时,江妙语的手机突然响了,打破了这复杂的氛围。

    很快接完电话,江妙语对方丘说道:“校学生会负责开学典礼的学姐喊我过去,说要提前沟通一下,可能要安排出场顺序。”

    说完这,突然一拍手懊悔的说道:“坏了,早知道刚才把我们的合唱录下来了,好让他们听一下。”

    “好办,不如我再唱一遍,”

    方丘说道。

    “嘿嘿……”

    在座的六个人同时拿出手机。

    竟然六个人全都录了。

    这下省事了,江妙语接受舍友们传过来的饮音频,然后和方丘越好明天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继续排练,然后和舍友们匆忙离开了。

    “回神了!”

    方丘冲着倩影都消失了还在垫着脚看的舍友三人说道。

    “我们明天还来!”

    周小天回过神来立刻兴奋的说道。

    “嗯嗯!”

    朱本正和孙浩赞同的不断点头。

    “你们喜欢哪个,我喜欢高挑的袁蓓,都别和我抢啊!”

    周小天说道。

    “我喜欢黄曼曼,淑女类型的,我的最爱!”孙浩一脸幻想的说道。

    “老大,你呢?”

    周小天紧张的问朱本正。

    他可不愿意同室操戈和自己抢一个女的。

    “王瑜,小鸟依人类型,我的理想型。”朱本正立刻说道。

    说完,三个人对视一眼,全都默契的嘿嘿的笑了起来。

    似乎已经结成了什么同盟。

    “喂!喂!”

    方丘提醒道:“旁边还站在一个活人呢?过河拆桥也不能这样吧?”

    孙浩一脸嫌弃的看了方丘一眼,说道:“我们又没和你抢江校花,一边玩去。”

    “去!去!”

    朱本正和周小天也嫌弃的赶方丘走。

    方丘一脸很受伤的回宿舍了,继续看书!

    一夜过去。

    方丘继续凌晨五点起床前往中心湖小岛上修炼,陈聪依旧在药王山锻炼,他每天都会去看一眼。

    军训已经结束了,教官们也都走了,那个军官却没走。

    连续三天,依旧每天准时出现在陈聪锻炼的周围。

    但是方丘却没现身。

    这是他的大学生活,不愿有人打扰。

    上完一上午的课,午休结束后,方丘前往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骨科。

    这是和沈淳沈大夫约好的时间。

    正好今天下午一下午都没课,时间上很充裕。

    现在方丘身上已经没多少钱了,他急需这么一份兼职来赚取生活费。

    “你好,我找沈大夫,请问沈大夫在哪?”

    方丘上了七楼骨科,拦住一个穿白大褂年轻医生。

    “找沈大夫看病?病例带了吗?”

    年轻的医生皱眉看了方丘,声音清冷的问道。

    “我不是看病,我是来找他有些事情。”

    方丘解释道。

    “沈大夫正在看病,不是看病就不要打扰,有事私下时间找!”

    说完,年轻医生就要离开。

    他看方丘一副学生模样,一看就不是有什么正事的。

    这是医院,哪有这么多时间处理私事。

    年轻医生的态度让方丘皱了皱眉头,但没有说什么。

    等了一下,拦下了第二个医生终于问清了沈淳所在。

    方丘前往一间诊疗室。

    “看病先排队,叫你了再来!”

    方丘刚要进门,门口一个大夫突然伸手拦住了方丘,等看到方丘顿时一愣,神情顿时不耐烦了:“怎么又是你,不看病就不要瞎闯,我们正在看病呢!”

    “我找沈大夫,我和他约好的。”

    方丘耐心的解释了一下。

    这毕竟是治病救人医院,能不发生冲突就不发生冲突。

    “约好的?”

    年轻医生上下打量了一下方丘,嘲讽道:“这个地方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约好看病,可你连病例都没有,怎么可能约好的,编瞎话都不会编。”

    方丘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第一次见这么一而再再而三不懂人事的人,这里是医院,有这样的医生病人能有好心情看病吗?

    还没等他有所动作,里面刚看完一个病人的沈淳正要喊下一个病人,抬头突然看到方丘,顿时惊喜的说道:“你来了!”

    看到沈淳的反应,年轻医生顿时心中一惊,没想到竟然真的认识而且约好的,这下麻烦了,不会告我刁状吧。

    沈淳下一个动作让年轻医生更是心沉谷底。

    沈淳竟然站起身来,大步走来迎接门口的这个少年。

    方丘直接越过年轻医生迎了上去。

    “我来学习的。”

    方丘谦虚的说道。

    “谦虚!”

    沈大夫笑着说道,然后示意方丘坐下。

    “这个地方比较简陋,没什么东西可以招待你。”

    “您客气。”方丘说道。

    这时,一个中年病人拿着刚拍完的ct片子走了进来。

    “大夫,片子拍完了。”

    “拿来我看看。”

    沈淳不好意思看了方丘一眼,方丘示意您先看病。

    看完片子,沈淳让病人脚放到一个用棉布包裹的凳子上,摸了一下受伤的脚踝位置。

    全部掌握病情后,了然的点点头。

    正要下手,沈淳突然想到什么,抬起头看向方丘,笑着说道:

    “上上手?”

    声音颇为期待。

    他是亲眼所见方丘的正骨术的,绝对专业。

    而且之前治疗的就是脚踝扭伤。

    所以他让方丘来治疗并不是对病人不负责,找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来胡乱治疗。

    闻言,年轻医生和病人顿时一惊。

    年轻人急忙看向方丘。

    沈老师竟然让这个少年治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