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助理医师?!
    “不合适吧?”

    方丘没想到沈淳竟然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于是看了一眼病人说道,“人家是冲着你来的,我出手多不合适。”

    “恩恩,就是冲着沈大夫来的。”

    病人赶紧说道。

    刚才沈大夫突说让一个少年给他治疗差点吓了他个半死。

    一听少年推脱,那还不赶紧应和。

    “哈哈,那好,我就先治疗,一会咱们再细聊!”

    见方丘拒绝,沈大夫也不说什么,对着病人的脚踝就开始治疗了起来。

    方丘静静的看着沈大夫治疗。

    而一旁的年轻医生却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方丘,心中猜测这个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可以让骨科门诊唯一专家沈大夫亲自邀请上手。

    三两下把脚踝扭伤治好,沈淳细心的嘱咐病人好好养伤,并告知各种注意事项,然后让年轻医生送病人离开了。

    等年轻医生送病人回来,看到沈大夫整合那个少年聊得火热,心下更好奇了,不禁出声问道:“沈老师,这位是?”

    “介绍一下,我不是一直跟院长说骨科缺人吗?院长也没找来合适的人,这个就是我找来的助理医师,方丘。”

    沈淳介绍完方丘然后对方丘说道:“这位是我带的研究生,曹泽。”

    什么?!

    助理医师?!

    这个少年???

    曹泽生无比震惊的望着方丘。

    他想过无数可能,比如沈老师家亲戚,或者认识朋友的儿子,就是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是来骨科当助理医师的!

    而且还是沈老师请来的!

    这个年纪,看起来还不到十八岁吧,真的会看病?

    曹泽深深的怀疑。

    他并不怀疑沈淳的技术和眼光,但是眼前的少年实在是年轻的让他难以置信。

    “很惊讶吧。”

    看到自己学生吃惊的样子,沈淳笑着说道,“我之前也很惊讶,但确实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您过誉了。”方丘谦虚说道。

    沈淳摆摆手,说道:“你和我去找院长,现在只要你能通过院长的考核,你就能正式来上班治疗了。”

    说完,让曹泽安排一下后面的病人暂时等一下。

    半个小时后,继续治疗。

    安排之后,拉着方丘直接前往院长办公室。

    院长办公室。

    “这位是?”

    院长苏牧冬好奇的看向闯进来的沈淳和一个少年。

    “这个就是我前几天和你说的我找来的那个助理医师。”

    沈淳指着方丘说道。

    什么?

    他?

    苏牧冬吃惊的望着方丘。

    这也太年轻了吧?

    这年纪最多也就是大一的学生吧?

    “他的身份是?”

    苏牧冬好奇的问道。

    “咱们学校大一新生。”沈淳说道。

    果然!

    苏牧冬无语的看向沈淳问道:“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没有!”

    沈淳急忙摇头道:“这个真的是我请来的正骨高手。”

    见沈淳说的很正式,苏牧冬真正开始正视起方丘来。

    他认认真真上下打量了一下方丘。

    不错,是一个很有精气神的少年。

    不过他怎么也无法把眼前这个少年和正骨高手联系起来。

    “院长,我知道你不信,我这不是带他来找你考核来了吗?咱们之前可说好了,只要考核通过不管什么身份就能以助理医师进入医院。”

    “而且你别拿有没有考证,资质等问题糊弄我,什么都有潜规则!”

    沈淳直接把苏牧冬的路给堵死了。

    苏牧冬也头疼起来,早知道这家伙找来这么一个大一新生,他就不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了。

    但要是真的让这个少年进了医院,其他医师怎么看他。

    其他医院院长怎么看他!

    但已经答应的事情他又不能反悔,尤其是沈淳还是医院骨干,这事难办啊!

    就在这时,曹泽急匆匆的闯了进来:“沈老师,不好了,那个病人又来了,正在科室大吵大闹呢!”

    又来了?

    沈淳闻言眉头顿时皱紧了起来。

    那个病人身份不一般,据说挺有钱,一个月前来科室冲他的名头来看病,说自己的背疼。

    他亲手去摸骨,没有发现对方脊柱有任何的错位、突出等等问题。

    他于是告诉对方是正常。

    几个对方不愿意了,说疼。

    还说他误诊。

    无奈之下他只能让对方拍片子。

    结果拍了各种片子,没有任何迹象没有显示骨头有问题。

    事实胜于雄辩,但病人还是说疼。

    而且赖着不走了,隔三差五就来医院闹腾一次,一定要一声给他治好他的病,要不然没完。

    而且每次带着三五个保镖来。

    要不是对方有钱有势,他真怀疑对方是故意来找事的。

    方丘好奇的看向沈淳和曹泽,难道有病人医闹?

    苏牧冬闻言确实眼前一亮。

    心中立刻有了计较。

    “走!我去看看!”

    沈淳说道。

    其实他也没没办法,对方真的没病,他只能安抚。

    正要离开,院长苏牧冬却喊住了他。

    “等等!”

    沈淳疑惑的望向苏牧冬。

    “你不是说要我考核这个小兄弟吗?这不正好来了病人,如果他能治好那个病人的病,那就考核通过,他能在医院看病我一路开绿灯怎么样?”

    苏牧冬说道。

    他是知道这个病人的。

    相当难缠。

    有钱有势,而且这是医院他们还不能动粗。

    而且这件事也确实不能怪沈淳,确实各项指标显示对方没病,不存在误诊或者不作为。

    既然没病,那就作为阻拦这个少年的借口。

    他不信这个少年能通过这个考核!

    “这不合适吧?”

    沈淳脸色难看的说道。

    那个病人根本没病,怎么能作为一个考核项目,让方丘去治疗一个没病的“病人”呢?

    这不是存心刁难吗?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一切凭实力说话!”

    苏牧冬大手一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沈淳叹了口气,拉着方丘走了。

    前往科室的路上,沈淳歉意的对方丘说道:“实在对不起,没能让你进入到医院来。”

    “不是还没考核吗?怎么就说我进不了医院了?”

    方丘疑惑的问道。

    他虽然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但是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

    “你治不好的!”

    曹泽开口了,语气之中似乎有一丝幸灾乐祸,“那个病人根本没病。”

    自从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是沈淳请来的助理医师他就觉得很嫉妒。

    嫉妒对方这么年轻竟然比他强!

    所以这次见对方马上就要被拒之门外,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怎么回事?”

    方丘微微皱眉,好奇的问道。

    沈淳立刻给方丘讲了一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查不出病来却一直感觉疼?

    方丘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也感觉这件事有点棘手。

    这院长分明是没怀好意啊!

    不过具体到底怎么情况能不能治疗,他还得现场看一下。

    刚到七楼,就听到了一个底气很足的声音。

    “把沈大给我叫来!他名不副实啊,外面这么大名头,我的病我都来多少次了也没给我看好,今天再不给我看好我就不走了!”

    “别说我不讲理,看好了,多少钱我都教,看不好我给你们传的满大街都是!”

    方丘一走下电梯就看到一个中年人金刀大马的坐在候诊厅的座椅上。

    周围站着穿着四个穿黑衣服戴墨镜的保镖。

    还有一些年轻的医生愁眉苦脸的站在那。

    “你怎么又来了,我都告诉你了,你没病!”

    沈淳下了楼梯直接对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却不信,怒道:“你走算来了,我还以为你跑了呢,没病我怎么一整夜一整夜疼的睡不着觉!”

    “不信,你去其他医院检查啊!”

    沈淳无奈的说道。

    “去了,也说没病,既然都说没病那我肯定对比找一个厉害的医生治疗一下,所以就你了。”

    中年人很自然的说道,然后嘿嘿一笑。

    沈淳却是苦笑连连。

    碰到这样一个没有病却赖上他的病人他能有什么办法。

    打不过,轰不走,摆不脱,还治不好。

    “今天你必须把我的病看好,否则我不走了!不过,咱也是文明人,看病排队我懂,你先看你的病,这是我病例和挂号单。”

    说着中年人往后一靠,左腿抬起放到右腿上,翘起二郎腿抖了起来。

    中年人的这个动作,却让方丘眼睛闪过一道精光。

    脊柱确实有问题。

    这个坐姿长期会导致脊柱的测斜。

    而同样脊柱有问题,会让人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

    两者互相影响,互相导致。

    至于以沈淳骨科专家这么大的名头没敲出来病情来,他暂时解释不了,具体还得上手来摸骨之后再看。

    “不用,今天就先看你的!”

    沈淳说道,然后对着其他病人道了个歉。

    其他病人连忙表示没关系。

    诊室来了这么一个有权有势的,你看那保镖高大威猛的,一看就不好惹,赶紧送走了,大夫才能安心看病。

    一直杵在这,医生没心思看病,他们的病也不能完全看好。

    而且他们也怕真打起来。

    所以于情于理,赶紧把这尊大神送走才好。

    “哟,今天转性了,以前哪次不是把我放到最后一个。”

    中年人诧异的看了沈淳一眼,站起身来,跟着沈淳走进诊疗室。

    “闲杂人等就不要进来了!”

    沈淳看那四个保镖要进来,立刻出声阻拦。

    “那他呢,算什么?”

    中年人一指方丘。

    这少年没传白大褂,肯定不是医生,不是医生对他来说就是闲杂人等。

    “这个是你的主治医师,今天他来给你治疗!”

    沈淳讽刺的说道:“尤胜,你不是怀疑我的水平吗?今天给你请了一个高手,坐吧!”

    “什么?!”

    尤胜震惊的失声喊道,随即上下打量了一脸平静的方丘。

    然后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压着火气怒道:“沈大夫,这个玩笑最好别开,否则我信不信我把你这个诊室给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