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看不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看我像是看玩笑吗?他是一民间高人的传承人。”

    沈淳对尤胜的威胁丝毫不以为意。

    “就他?”

    尤胜转过头来看向方丘,眉头紧紧的在皱了起来。

    高人的徒弟?

    长得到挺帅,但看着不像啊!

    “不相信就走!”

    沈淳有些烦闷的说道。

    本来方丘来对科室是一大好事,谁想到被院长安排这么一个考核。

    现在他巴不得尤胜自己滚蛋,这样病人走了考核还怎么继续,只能另外再找考核了。

    这样能把方丘留下才有一线可能。

    尤胜看了看明显不耐烦的沈淳,然后在看了看始终一脸平静的方丘,心中迟疑了。

    到底让不让眼前这个看起来是在不怎么靠谱的少年治疗呢?

    “行!今天要是治不好,你们给我等着!”

    尤胜最终一咬牙,撂下一句狠话。

    然后直接趴到了病床上。

    “来吧!”

    沈淳看向方丘,方丘点点头,走了上去。

    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背部疼,对方认定了是骨头的问题,那就说明对方已经排查过内脏等方面了。

    骨头有问题,那就是脊柱了。

    方丘来到窗前,右手放到了第一胸椎的位置。

    “小子,你行不行,不行就别动手!弄坏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尤胜扭过头盯着方丘,狠狠的威胁道。

    他心中不怕这小家伙看不好病,他担心的是给他看坏了怎么办。

    他毕竟是个土豪,身子金贵。

    “请你抛弃你的身份,抛弃你的钱,在病面前你只是病人,在我面前你只是和其他人一样的人!”

    方丘冷冷的说道,“而且,作为一个医生,没有足够把握我是不会动手的。”

    这掷地有声的话让沈淳和不放心匆忙赶来的院长苏牧冬眼前顿时一亮。

    不错!

    就凭这句话,足够让人高看一眼!

    苏牧冬心道。

    尤其是那句,在病面前你至少病人,在我面前你只是一个和其他人一样的人。

    有理有据,不卑不亢!

    估计整个医院也很少有医生能说出这么有内涵的话来!

    其实他匆忙赶来是因为刚才在办公司说完这个考核就有些后悔了,毕竟病人有钱有势,他对眼前的少年不知根不知底,万一看坏了怎么办。

    所以匆忙赶来阻止。

    但是听到这句话,他暂时不准备阻止了,准备静观其变。

    一旁的曹泽却不屑的撇撇嘴。

    说的倒是冠冕堂皇,谁不会说啊,你能不能看好病还得另说!

    “哼!”

    尤胜冷哼一声,死死的盯了方丘一眼,然后转过头去,安静的等着治疗。

    方丘放松心情,常常吁了口气,眼神中蓦地演过一道精光。

    整个人气质瞬间一变。

    精气神高度集中,全部身心投入到摸骨当中。

    闭上双眼,右手手指顺着尤胜的脊柱慢慢下滑。

    绝对手感启动。

    他的脑海中,立刻呈现出模糊的影像来。

    每一节脊柱的貌状都出现在他的眼前。

    从第一胸椎一直到第五腰椎。

    共计十七个脊柱关节。

    摸完,方丘继续摸第二遍。

    依旧从上到下。

    这第二遍他根本不需要摸,但他需要每个脊椎的对比时间。

    对比这些脊柱到底有没有出问题。

    第二遍摸完,方丘终于对比完了,睁开了双眼。

    眼睛中闪过一丝诧异。

    脊柱并没有太大问题。

    脊柱正面没问题的话,那就只剩下两侧了。

    方丘将双手贴着脊柱两侧,从第一胸椎继续往下同时下滑。

    周围的人好奇的看着方丘。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摸骨的。

    一般摸骨都是用两手大拇指一个骨节一个骨节的摸,没见过这么一顺趟下来的。

    沈淳作为骨科专家,也曾遍访名师,也看不出方丘这是哪一家的手法。

    只能站在一侧好奇的看着。

    对于方丘的手法,曹泽一直撇嘴。

    怎么看这个手法怎么业余!

    看来也是一个没有什么真本事的人。

    不过也可想而知,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可能多么厉害!

    看来他是欺骗了沈老师。

    苏牧冬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看着方丘的手法也是皱了皱眉。

    双手下滑到中间位置,方丘动作明显一顿。

    然后继续闭着眼往下。

    这个动作让周围人目光为之一凝。

    尤其是沈淳,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方丘停顿的动作就是尤胜整天喊着疼的地方。

    而这个疼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人告诉方丘。

    难道他真的看出什么来了?

    沈淳立刻来了兴致,有些好奇也有些兴奋。

    他倒不觉得自己没查出来病因来,被方丘一个小家伙看出来了有什么丢人的,达者为师,不如就是不如。

    曹泽也略微了解一写尤胜的病情,心里顿时一惊。

    难看真的这这小子看出来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方丘双手停到了第五腰椎的位置,睁开眼,双手再次放到了第一胸椎的两侧。

    闭上眼再次下滑摸骨。

    他已经找出病因了,这一次只是再确认一下。

    十秒钟过去,方丘再次睁开双眼,嘴角飞起一道弧线。

    “怎么样?”

    沈淳见方丘停了下来,睁开了双眼,急忙问道。

    所有人全都好奇的盯着方丘。

    包括门口那四个保镖。

    他们跟着老板来了好几次了,一直没查出病因。

    今天竟然来了一个少年要给老者治病,这不得不让他们好奇。

    方丘没有回答,反而伸手一点尤胜脊柱左侧的一个位置,问道:“你这里疼对不对?”

    “对!就是这里。”

    尤胜趴着闷声闷气的说道,然后抬起头看向沈淳问道:“你告诉他的?”

    他不记得有人告诉过这个少年病情啊?

    “我没有啊!没人告诉他啊!”

    沈淳说道。

    这一句话让整个诊疗室顿时瞬间安静了下来。

    下一刻,全都震惊的望着方丘。

    没人告诉他病情,他竟然能精准无误的指出病人哪里有问题。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少年查处了病情,知道了病因!

    最最重要的是,骨科专家沈淳沈大夫没查出来,ct片没拍出来,各大医院没查出来,而现在竟然被一个少年查出来了!

    而且还是一个大一新生!

    这不得不让所有人感到震惊!

    不!

    这不可能!

    曹泽神情有些慌乱。

    年纪这么小,不可能这么厉害,沈老师都没查出来,他凭什么能查出来,一定是蒙的!

    对,就是蒙的!

    他是绝对不希望一个年纪比他小的人出现在自己骨科室的,而且还是以助理医师的身份,名义上是助理医师其实已经是主治医师了。

    这就显得他完全是个庸才,这让他在同龄人中都高傲无比的他怎么受的了!

    “你自己看出来的?你能治好我的病?”

    尤胜猛地翻过身来,惊喜的望着方丘。

    他实在是被这个病这么的受不了了。

    整晚整晚的疼的睡不着觉。

    现在终于有人能治好他的病了,他怎么能不激动!

    听到尤胜这计划,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方丘。

    期待他的答案。

    “能!”方丘点头道。

    简单的一个字,全场瞬间大哗。

    多少人素手无策,多少机器检查不出来的病眼前这个少年竟然能说治好。

    “你真的能治好?”

    沈淳也激动的问道。

    院长也死死的盯着方丘。

    “能。”

    方丘再次掷地有声道。

    这一个字让曹泽胸口如遭重击,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大的打击了!

    一个比他小的人竟然说能治好他老师沈大夫都治不好的病,这让自认为天之骄子的他如何受的了。

    “那赶紧给我治!”

    尤胜赶紧重新趴下,但全身绷紧的肌肉显示他内心此刻非常不平静。

    方丘伸手手指点到尤胜疼的位置,发现肌肉好硬。

    “吐气,放松!”

    方丘说道。

    对别人来说正骨的时候或许需要病人放松,但对他来说不影响。

    他这句话只是转移一下尤胜的注意力。

    闻言,尤胜长出一口气。

    “等……”

    就在这时,苏牧冬突然喊道。

    可他还没喊完,方丘眼睛中精光一闪,手指猛地一用力。

    只听“咔”的一声。

    这一声,大家听得分明。

    像是什么东西正位了一样。

    方丘这时收了手,然后疑惑的看向苏牧冬,他刚才好像听到对方说话了。

    见状,苏牧冬苦笑一声,说道:“我刚才想问下病情来着。”

    他其实想阻止方丘治疗来着,可没想到对方速度这么快,他还没说完,对方已经下手治疗了。

    刚才他听到方丘说能治,内心还是有些不信的,并不是你说什么他就信的,秉着对病人负责也是对医院负责,他想先问一下病人病情到底怎么回事。

    你说能治,那肯定能说出病情来吧。

    如果病情说的靠谱,那就让这小家伙治疗,如果不靠谱那就只能阻止了。

    哪曾想,他还没说完,对方已经动手了,想阻止都晚了。

    沈淳好奇的看向方丘,他也想知道具体病情。

    “第九脊柱向左侧凸。”

    方丘说道。

    刚说完,曹泽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大声说道:“这不可能,侧凸的话能摸得出来,而且拍ct能看出来,怎么可能是侧突。”

    曹泽打断虽然不礼貌,但却是也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

    脊柱侧凸却是能看得见摸得着啊!

    方丘却摇摇头道:“这个侧凸非常的小,但却恰好压迫了神经,看不出来摸不出来正常,疼也是正常。我也是凭借着经验摸出来的。”

    他不能说自己具有绝对手感。

    只能说是虚无缥缈的经验。

    别说,中医学院都吃“经验”这一套。

    有些时候,经验比仪器更精准。

    “侧突的话,哪怕是非常非常小的弧度,也不是单用一个手指能正位的啊?”

    沈村疑惑的说道。

    方丘闻言笑着说道:“我指力比较大。”

    何止是大!

    他其实用上了内劲。

    那一指短时间内爆发力极强,所以才能快速正位。

    否则换做其他任何人单靠一只手指都做不到。

    “那现在这是治好了?”

    这个时候,尤胜突然插话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