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爱情被浇灭了
    “恩,好了。”

    方丘点头说道。

    尤胜闻言,麻利的用床上翻坐起来,穿上鞋站在地上,前后左右各种方位活动着自己的背部。

    “真的好了?!”

    尤胜惊喜的说道。

    “真的好了?”

    苏牧冬赶紧问道。

    他是最怕出医疗事故的,也是最希望所有病人都能治好的。

    尤其是这种刺头病人。

    “真的好了,你看不疼了!”

    尤胜继续胡乱扭着身体展示道,“你看,我能弯腰了,我还能俯身了!”

    说完一把抓住方丘的手激动的握着说道,

    “神医啊!你真是神医啊!”

    其他人见到尤胜真的好了全都震惊的望向方丘。

    他们看到了方丘治疗,也听到了他的解释,但是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不怎么相信的。

    毕竟不是你说治好就治好了。

    病人说的才管用。

    但现在病人亲自现身说法,真的好了。

    所有人看向方丘的眼神都充满了敬意。

    这个少年当真治好了骨科专家沈大夫和武术医院都看不好的病。

    这是什么?

    这就是实力!

    曹泽垂头丧气在一旁,一脸的灰败。

    真的治好了。

    这一击直接打击到了他的自信心。

    一个比他小的人竟然比自己老是还厉害,这……

    丧气,深深的丧气。

    “院长,这下方丘可以留在咱们医院当助理医师了吧?”

    沈淳笑着望向院长。

    “一定的留下,这么好的医生一定的留下!造福人类嘛!”

    苏牧冬还没说话,一旁的尤胜狂点头。

    他是真的被方丘的医术折服了。

    苏牧冬点点头,对着方丘真挚的说道:“欢迎加入我们医院。”

    这绝对是一个人才。

    一个有真本事超越年龄的人才!

    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留到医院里面。

    “谢谢!”

    方丘说道。

    “哈哈!拿钱,赶紧拿钱!”

    尤胜大笑着对着门口的保镖说道。

    保镖立刻拿出一个皮包,从里面拿出三摞钞票,递给尤胜。

    尤胜拿过全都放到方丘手上。

    “小兄弟,这是治疗费,实在太感谢你了!”

    方丘也被这大手笔吓了一跳,估算了一下,得三万块钱。

    他缺钱,这钱来着的正是时候。

    但这毕竟是医院,而且治病是考核。这钱到底是属于医院的还是他的,他现在不敢确定。

    于是看向沈淳,沈淳看向院长苏牧冬。

    苏牧冬赶紧说道:“还没办相关手续,所以你现在还不是我们医院的人,即使是考核,但这也是你的治疗费,你的辛苦所得,我们医院不会贪墨的,你就拿着吧。”

    这点钱和一个人才孰轻孰重他还是知道的。

    而且这钱确实是人家辛苦所得。

    而且帮医院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医院没倒贴钱就是人家仁义了!

    “恩恩,拿着吧!”

    尤胜在一旁赶紧说道。

    方丘闻言,收了起来。

    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了,现在有钱了,短时间内可以好好学习,不用被钱的因素所干扰了。

    见方丘收了钱,尤胜高兴的带着保镖离开了。

    院长苏牧冬也跟着离开了。

    沈淳对方丘说道:“欢迎加入我们科室,希望我们以后一起努力,就病人与痛苦之中。”

    “恩!”

    方丘重重的点点头。

    然后沈淳主动谈了一下报酬问题,因为方丘只能每周日下午来上一下午班,月薪就暂时定到了一千块钱。

    提成就另算了。

    方丘换算了一下,一下午上三个小时的班,两点半到五点半,一个月12个小时1千块钱,挺合理了。

    至于提成那就是看的病人多提的就多了。

    怀揣着赚来的三万块钱,方丘约定好周日下午来上班,告别了沈淳,离开了医院。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方丘准备回去简单的吃个饭就拿着书去花园看书,一边看一边等江妙语来。

    他内心深处有种非常想立刻见到江妙语的冲动。

    想把自己要进入第一附属医院当助理医师的消息告诉对方,想和对方分享自己的喜悦。

    他知道自己内心深处一个叫做“爱情”的嫩芽正在萌发。

    刚走出医院,方丘就突然接到了江妙语的电话。

    “方丘,这次开学典礼我们两个人可能不能合作了……”

    “出了什么变故吗?”

    方丘眉头猛地一皱问道。

    “你先来教学楼502教室来吧,我正在这上自习,具体我们见面谈。”

    江妙语说道。

    “好!”

    方丘挂断电话,眉头紧锁的沉吟了一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让两人不能合作呢?

    节目取消了?

    还是江妙语临时有特别重要的急事?

    不管哪种原因,他都需要问清楚。

    快速匆忙来到教学楼502教室,里面只有江妙语一个人,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方丘走过去。

    江妙语听到脚步声,摇头勉强一笑说道:“你来了。”

    “恩。”

    方丘感觉江妙语的目光似乎有些躲闪,似乎有些怕见到他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方丘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开学典礼……”

    “开学典礼……”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听到对方说又同时停了下来。

    两个人之间陷入短暂的沉默。

    气氛有些凝重。

    最终还是方丘打破了沉默,问道:“电话里你说的开学典礼是怎么回事?”

    江妙语沉默了一下,说出了原因。

    “是这样的,本来昨天下午我把咱们唱歌的小样放给他们听,他们一直觉得这首歌选得好,名字也契合开学典礼的这个氛围,所以定咱们这首歌为第一首歌,和开场舞一起作为一个开场。”

    “但是今天上午,学生会负责开学典礼的老师突然通知我……”

    说到这江妙语轻咬了一下嘴唇,“通知我说这首歌没问题,但演唱的人却要变化一下,说最好换成一个高年级学生和一个低年级学生唱,这样比两个都是新生唱好,所以最终定的不是你和我,而是我和李清石……”

    李清石!

    方丘眼睛瞳孔瞬间一缩。

    联想到之前李清石拦住他对他的警告,而且李清石又对江妙语有意思,同时他又是院学生会主席,和校学生会有很深厚的关系。

    着一些串起来,真相不言而出。

    根本不是什么高年级和低年级配合更好。

    而是这是李清石故意挤下了他!

    目的很简单,拆开他和江妙语这临时组合,自己去接近江妙语。

    江妙语歉意的冲着方丘一笑,“对不起,我告诉他们时间已经很紧了,而且我们之间配合很好。但他们给我听了李学长的小样。”

    “怎么样,很好听?”

    方丘平静的问道。

    “恩!”

    江妙语咬着嘴唇说道:“李会长本来就懂粤语,所以唱的不逊色于你。”

    “所以,你就同意了?”

    方丘突然笑了。

    方丘这一笑,让江妙语瞬间觉得自己和方丘的关系无形中拉开了非常无限距离。

    心中莫名的一痛。

    紧咬着嘴唇点点头,低着头声音非常小的低声道:“嗯,负责的老师开口了,我没办法拒绝……”

    “没关系。”

    方丘笑着站起身来,说道:“期待你们精彩的演出,到时候我会在观众席中为你们鼓掌。”

    说完,离开。

    丝毫不拖泥带水。

    “方……”

    江妙语望着方丘决然离开的背影,想喊却喊不出来。

    胸口觉得很堵,很堵……

    方丘走出教学楼,站在楼前台阶上望着阴沉的天空,笑的很勉强说道:“如果这时候下一场雨一定会很符合我的心境。”

    话音刚落。

    “咔嚓——”

    一道紫红色的闪电划过天空,随即是轰隆隆的雷声。

    倾盆大雨而下。

    方丘笑的更灿烂了,说道:“还是老天够意思,要什么来什么,虽然有点痛打落水狗的意思。”

    说完,笑容渐渐消失了。

    他曾经为了一个人,力抗了一个骨科专家,只问你信我吗?

    她信了,他做到了。

    为何这次不信了呢?

    方丘呆呆的望着这漫天大雨。

    这时,一个人撑着一把红色的伞冲进了教学楼。

    那人看到方丘后一愣,随即大笑着走了过来。

    正是李清石。

    “知道消息了吧?”

    李清石大笑着说道,然后走到方丘身边,低声说道:“跟我斗,你不配,而且还没完!”

    然后得意洋洋的扬了扬手上的伞说道:“没带伞吧,我有,哈哈哈……”

    然后大笑着走进了教学楼。

    方丘从始至终冷冷的盯着李清石,望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

    斗吗?

    我方丘还没怕过谁!

    将口袋里的钱塞进怀里,扭头,走进大雨中。

    内气未动,就这么走进大雨中,任由大雨淋刷。

    内心深处,那刚萌发的叫爱情的嫩芽,在这夏日里被这一场大雨浇灭了……

    方丘走回宿舍,发现宿舍没人,全身内气一动。

    全身的水,立刻如同蒸笼一样,氤氲之气立刻生起。

    整个人被白色的水蒸气包围了。

    五分钟后,蒸汽消失,方丘猛地睁开眼,笑了。

    以前的方丘又回来了。

    宗师之境,爱情的破灭,也只是让心境被扰动了一下而已。

    走到书桌前,把钱暂时放到抽屉里,和往常一般继续看书。

    但真的只是说放下就放下吗?

    这个只有方丘自己知道。

    “老幺,下雨了,你和江校花约在哪里排练呢?我们去当你们观众啊?”

    下午六点半,舍友们打来了电话。

    方丘笑了一下说道:“以后没有排练了?”

    “什么?!你们节目不会被取消了吧?”

    电话里立刻传来三个人大呼小叫的声音。

    “没有,只是我被替换了,学校老师把江妙语的合作者换成了别人。”方丘解释道。

    “卧槽!他们瞎了眼还是瞎了耳朵?你唱的这么好听他们听不出来吗?之前让你上就让你上,不让上一句话就不让上,当你是什么了?”

    朱本正的愤怒的声音立刻出来。

    后面夹杂着孙浩和周小天打抱不平的声音。

    听到他们的怒声,方丘突然笑的很开心,觉得心头很暖。

    “开学典礼,我们就和你们一样当观众了,而且耽误了你们泡妞了。”

    方丘笑着说道。

    他知道这三人可不是为了去看他们彩排而是去泡妞的。

    “没事,没事,咱们兄弟被欺负了,还谈什么泡妞!而且妞什么时候都能跑泡,你记得欠我们三个妞就行了,以后上点心就好。”

    周小天说道。

    方丘挂断电话后,一阵无语。

    这真是安慰他吗?

    晚上,舍友们回来,给方丘带了饭,然后从方丘口中清楚了前因后果。

    顿时对着李清石破口大骂。

    对着学校老师也是一顿怨言。

    然后狠狠的安慰了一下方丘,最后也没忘提醒方丘欠他们三个妞的事情。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的空气特别清新。

    方丘四人吃完早饭准备回宿舍拿书去上课突,四人走到宿舍外面的公示栏,看到上面通告,都愣住了。

    “卫生检查通报

    今日早晨,院学生会突击抽查学生宿舍,发现501房间满地纸屑、瓜子皮、烟头,特必出提出批评。

    另,501宿舍中医学院中医基础学三班方丘同学,床铺极其不整洁,衣服乱放,袜子乱堆,味道难闻,望管理好说个人卫生。

    九月二十日”

    下面是彩色宿舍照片,尤其是一张床铺照片。

    宿舍照片赫然是满地纸屑和瓜子皮还有烟头。

    而床铺照片上,几双黑乎乎的袜子,还有几条窝在一起的内裤,尤其是内裤下面还有几个苹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