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你奈我何!
    看到这张照片,周围的同学恶心的差点将早晨饭给吐出来。

    “卧槽!这宿舍也忒奇葩了!太不讲个人卫生了,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就是,真恶心啊!”

    “这还是人住的地方吗?”

    ……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501宿舍的四人确实脸色铁青。

    他们记得清清楚楚,早上是打扫好卫生出门的,所有的地面和床铺都是干干净净的。

    重要的是他们宿舍没人嗑瓜子,没有人乱丢纸屑,更没人吸烟。

    那这些垃圾是哪来的?

    如果不是照片上显示的就是他们宿舍的样子,他们真怀疑是不是学生会搞错了。

    “这tm到底怎么回事?”

    老大朱本正阴沉着脸低声问道。

    孙浩和周小天也都阴沉着脸沉默无语。

    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今天简直丢人丢到家了,所有宿舍就只有他们宿舍被通报批评了。

    他们整个宿舍彻底出名了,而且是臭名昭著。

    他们可以预见以后无论谁提到中医基础学院501宿舍,一定面带恶心和鄙视。

    如果宿舍真的脏乱差他们也就认了。

    但是现在根本不是他们的错,他们明明把卫生打扫的很干净,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tm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明白。

    方丘冷冷的看着那张通报单,大步走上前去,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注视下,一把撕了下来。

    “你干什么?”

    宿舍三人赶紧上前,低声问道。

    “走,回宿舍。”

    方丘沉声道。

    一马当先,带着宿舍三人向着宿舍走去。

    周围人也全都愕然的看着方丘的背影。

    竟然有人敢撕掉学院通报单,好大的胆子,这要是让学院知道里怎么也是一个警告处分,甚至严重警告处分。

    因为这个新闻给是公然与学院对抗,那个学院也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幺,现在赶紧贴回去吧,要是学院知道了就完了。”

    秦康宁赶紧快步走到方丘身边说道。

    “这件事冲着我来的,你们不用管。”

    方丘声音清冷的说道。

    他很清楚这件事冲着他来的,谁都不通报而且只通报他们宿舍,更是直接点名了他,甚至连那个学院那个班级都说了出来。

    这如果不是冲着他来的,就怪事了!

    而且李清石就是元学生会主席,这件事摆明了就是对方来攻击他的!

    “冲着你来的?”

    宿舍三人惊讶问道。

    “对!”

    方丘点点头,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吗?咱们宿舍什么样咱们很清楚,绝对不像是照片所说。”

    “而且竟然竟然直接把我的学院班级信息全都公开了,指名道姓点名我,这明显是冲着我来的!”

    “不管是谁,看到了这个通报,对501这个宿舍印象未必多深,但对我方丘的印象绝对深!而这个印象就是极其肮脏不讲个人卫生的一个人!”

    宿舍三人一听,还真是这样。

    如果不是他们了解方丘的为人,他们还真有可能只凭上面的通报认为他很肮脏。

    “老幺,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老四周小天不禁问道。

    “不管得罪了谁,但是有人得罪我了,这件事没完!”

    方丘冷冷的说道,“先回宿舍!”

    听到方丘这霸气的声音,再想到之前把霸气一撕,秦康宁觉得自己重新认识了一下这位老幺。

    原来不是一个天天一脸微笑人畜无害的家伙。

    也是一个非常霸气强势的一个人!

    “对!这件事没完!”

    老大朱本正说道,“竟然敢栽赃我们501和老幺,这件事没完!真当我们是好欺负的!”

    “对没完!竟然敢污蔑我们501宿舍和老幺的完美形象,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宿舍还怎么和女生宿舍联谊!”

    孙浩义正言辞的说道。

    朱本正和周小天都仇敌忾的点点头。

    方丘无语的看了他们一眼。

    这个时候,还想着联谊呢!

    等他们回到宿舍打开房门,果然看到了满地狼藉,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方丘的床铺上也满是狼藉。

    看着他们辛苦维持干净的宿舍被糟蹋成这样。

    四个人脸色更加阴沉。

    “收拾吧。”

    方丘沉声道。

    宿舍三人点点头,无声的开始来一个大扫除。

    与此同时。

    中医学院学生会办公室里。

    一个学生对着办公桌后面的李清石窃窃私语。

    “什么?方丘把通报给撕了?”

    李清石猛地坐直身体,一脸惊喜的问道。

    “是的,我亲眼看到的。”那个学生非常肯定的说道。

    “好啊!这小子胆够大的!”

    李清石万万没想到方丘竟然胆子这么大,学院贴的通报单就然敢撕掉。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方丘了。

    傻大胆?还是彪?

    不管那个,这正好给他送来闹得人尽皆知的机会,他又怎么会错过。

    “等下让纪律组他们宿舍楼门口去堵他!竟然敢撕学院的通报,还有没有纪律!”

    说完,李清石让那个学生附耳过来,悄声说了几句。

    那个学生点头,笑着出去了。

    这边。

    方丘四人打扫完卫生,看了看快到上课时间了,匆忙拿着书走出宿舍。

    刚来到宿舍楼门口,方丘就被几个高年级的同学拦住了。

    “你是方丘?”

    为首的一个戴眼镜的学生上下打量了一下方丘,有些轻视的问道。

    来了!

    方丘心中冷笑着暗道。

    他撕掉通报就是给对方一个找上门的机会,他倒要看看对方到底要诬陷他到什么程度!

    “是我。”

    方丘点点头道。

    “你们是学院学生会纪律部的,宿舍楼门口的通报单是你撕的?谁让你撕的?谁给你的权利?”

    戴眼镜的学生根本不给方丘任何说话的计划,直接劈头盖脸的严厉的质问道。

    “我让我撕的。”

    方丘淡淡一笑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犯了错还这么嚣张!”

    戴眼镜的学生怒了,斥责道,“还有没有点纪律了,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的声音很大,直接把周围路过的学生全都吸引了过来,纷纷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那你奈我何?”

    方丘冷冷的望着眼前这名学生。

    奈……奈我何?

    这句话让周围学生全都一震。

    卧槽。

    太霸气了!

    竟然有人当着纪律委员的话说你奈我何!

    兄弟,你牛啊!

    戴眼镜的学生却气炸了,指着方丘气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你……你跟我去学生会,我不信我治不了你!”

    说着,几个高年级学生围了过来。

    朱本正、孙浩和周小天怕方丘吃亏,赶紧围住方丘,敌视着这些纪律部的人。

    “你们干什么?想闹事吗?不怕被处分吗?”

    戴眼镜的学生对着朱本正三人傲然斥责道。

    朱本正三人却不为所动。

    “我真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学生,怎么有点屁大的权利就这么蛮横!”

    孙浩极度鄙夷的说道。

    “真是给三分颜色就敢开染房,也不知道自己是老几,我要是他爸妈一定打死他!”

    周小天鄙视的说道。

    朱本正最后来了一个暴击,对着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口水。

    “我呸!”

    周围的人一看,“噗呲”乐了。

    他们哪曾见过如此对待学生会纪律部的。

    谁见了纪律部的人不都是恭恭敬敬的,生怕被抓住把柄扣分,那样奖学金就没了,甚至可能没法按时毕业。

    所以只能敢怒不敢言。

    但今天终于有人帮他们出了口恶气了。

    简直不要太痛快!

    而且四个人简直绝了,一个人直接拉仇恨“你奈我何”,另外三个人直接各种嘲讽,配合的完美无瑕。

    “你……你们,岂有此理!”

    戴眼镜的学生快气疯了。

    “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就等着被处分吧!”

    说完,就要打电话喊人来。

    “你最好不要打电话,你的电话很快就会响了。”

    说着在方丘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注视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沈大夫,恩,是我,我这边出了点事,请你帮个忙……”

    很快,方丘将前因后果说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周围人听到方丘通话内容,顿时愣了。

    这人说自己被陷害了,根本就是有人往他们宿舍扔垃圾。

    矛头直指学生会。

    这下有意思了。

    朱本正三人却好奇的看向方丘,他们没听过方丘背后有人啊,但听着打电话的语气背后分明有人啊。

    戴眼镜的学生和其他高年级的学生有些迟疑不定了。

    他们也拿捏不准方丘这个电话到底打给谁的。

    但是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让他们不敢进一步采取措施。

    就这么双方僵持住了,还有周围一帮看热闹的人。

    但气氛很快被一个铃声打破了。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

    戴眼镜的学生被手上手机铃声突然想起吓了一跳。

    周围人一听这个铃声,纷纷撇嘴。

    一看就是一个闷骚的家伙。

    戴眼镜的学生顾不得周围的眼光,一看是李清石的电话,不禁松了口气,看来不是这小子找了什么人来。

    这是他们老大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戴眼镜的学生脸色瞬间一变,立刻点头说“好!”“好!”

    挂断电话后,戴眼镜的学生眼睛很复杂的看了一眼方丘。

    有些愤恨,又有些害怕。

    恨此人让他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失了威信。

    害怕的是此人竟然背后有大人物,竟然让李清石都失态了,下令赶紧回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趟出来有些唐突了,分明是被李清石当枪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