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不是我不唱歌,是歌唱我!
    听到方丘这话,朱本正、孙浩和周小天反而放下心来。

    凭他们对方丘的了解,这小子从来不敢没有信心的事情。

    中秋晚会停电上台是!

    开学典礼仓促上台是!

    这次肯定也是!

    否则不会选这首歌。

    昨天他们回到宿舍听到方丘讲诉了自己在开学典礼突然上台的经过,当真惊出一身冷汗。

    全都拜服在了方丘的艺高人胆大之下。

    这么凶险的事情,方丘都敢干,而且有信心干好。

    这次更不会差!

    针灸协会。

    江妙语皱起的眉头这时微微松了一下。

    操场中心,李清石对着方丘点点头,然后说道:“下面就交给方同学了。”

    然后冲着方丘指了指场边的工作人员,示意此人控制音乐,然后走下场。

    方丘深吸一口气,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举起了麦克风。

    “其实,唱歌不难,一个好嗓子,五音齐全就可以。”

    方丘开口了。

    这一开口让周围人一愣。

    这是干嘛呢?

    不唱歌反而开口说话了。

    李清石也疑惑了。

    这方丘又搞什么幺蛾子呢?

    “其实唱歌也很难,因为不仅要唱的好听,还要唱的动听,唱到每个人心里,让听众产生情绪共鸣,这就很难了。”

    方丘没有管周围人,而是自顾自的说着:“但这还不难,加点情绪加点技巧就可以。”

    说到这,方丘看向李清石,微笑着说道:“最难的是歌唱人,而不是人唱歌。”

    “古有陆象山言,非我注六经,而是六经注我,唱歌亦然。”

    “有人的唱的歌,融入了歌,整个人沉入到歌曲的意境里面。”

    “好听是好听。”

    “但歌却没融入他。”

    “更没有融入更多人,所以,可惜了。”

    方丘这些话,一字一句落在李清石心口上。

    让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他知道方丘这是在对他说的,更是在嘲笑他不懂唱歌!

    最可气的同样的理论他在他声乐老师那里听过,他还不能反驳。

    但他绝不信方丘能做到这一点。

    唱歌,不是自己唱歌,而是歌唱自己,说的好听,你唱唱试试!

    周围人听的似懂非懂,江妙语琢磨起了方丘这句话,感觉很深奥的样子,一时间没有完全听懂。

    尤其是方丘说的陆象山的话,更是闻所未闻。

    在众人茫然注视下,方丘冲着工作人员点点头。

    工作人员会意的举起“ok”手势,然后播放了音乐。

    音乐响起,所有人来了精神,他们倒要看看方丘唱的和李清石到底有什么区别。

    而在音乐响起的一瞬间,方丘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变了,变得更加青春阳光。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看着你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痒,我的姑娘。

    我在他乡,望着月亮。

    ……”

    一开口,所有人全都愣住了,惊讶的望着方丘。

    歌还是那首歌,曲调还是同样的曲调。

    但给他们感觉是,方丘不是在唱歌。

    而是在向所有人诉说着自己的心声。

    他不是在唱歌,而是在说话!

    这个发现让不少人面面相觑,难道歌还能这么唱?

    不过确实好听。

    至少比李清石唱的在好听的同时多了一份真情实意。

    “送你,美丽的衣裳。

    看你,对镜贴花黄。

    这夜色太紧张,

    时间太漫长,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

    这一段唱完,所有人都惊了。

    包括李清石!

    所有人听完李清石唱过的都知道这是一首写在异地他乡思念自己心爱姑娘的歌曲。

    而现在呢。

    方丘竟然唱出了一个少年对未来爱情的憧憬和渴望。

    同意的歌曲,同样的曲调,没有丝毫的区别,方丘竟然唱出了另外一种感觉来。

    惊了!

    当真所有人都惊了!

    不得不说,真是好听!

    江妙语震惊的望着方丘,她似乎有些懂方丘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什么年龄唱什么歌曲。

    什么心境唱什么歌曲!

    这首歌的主人公明显有着他们这些青春年少的人未曾经历的沧桑。

    这份沧桑是他们无法体会的。

    他们只能幻想,只能模仿。

    所以李清石的歌唱在唱法上没有任何瑕疵,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不是他这个年纪所拥有的感情他却想唱出来。

    这根本不可能。

    所以大家听的知识觉得哀怨和好听,或许有些多愁善感的人能有共鸣,但绝大多数知识觉得好听而已。

    而方丘不同。

    他唱出了他们这个年纪所本来有的对爱情的渴望和追求

    所以,这就是他所说的,不是他在唱歌,而是歌在唱他!

    厉害!

    真的厉害!

    这一刻,江妙语对方丘很是佩服。

    本以为方丘同学只是唱歌很厉害,但没想到竟然到了一种境界上。

    李清石也想到了这些,眼睛中满是不敢相信。

    他不敢相信方丘竟然唱歌到了他声乐老师口中追求的层次!

    更不敢相信一个比他小的人比他更有唱歌天赋!

    他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承认!

    他觉得这一切都是错觉。

    没错,都是错觉!

    他要继续听,他倒要看看方丘是不是真有真才实学!

    他要亲眼见证方丘是吹牛!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

    都怪这吉他,弹得太凄凉。

    欧~我要唱着歌,

    默默把你想,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

    方丘这一段唱完,所有人都沉浸到这首歌曲中了。

    他们似乎不再是听歌了,而是在听自己的心声。

    他们既对未来的爱情充满了幻想和憧憬,有抱怨月老让他们的爱情不快点到来。

    他们怼天怼地,怼夜色,怼吉他,就是这些让自己爱情晚到的。

    我的姑娘,你到底在何方?

    我要给你新衣裳。

    我也给你贴花黄。

    只是,你在何方?

    整个操场都弥漫着一种青春浪漫气息,没有了之前那种哀怨愁绪,而是对爱情充满了期待。

    没人鼓掌。

    不是他们觉得不好听。

    而是他们忘了。

    他们似乎连歌声都听不到了,整个人陷入到自己的幻想和憧憬里面。

    方丘也不是在唱歌,而是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这就是他们的心声!

    让他们自己唱也会这么唱。

    对他们来说,这已经不能用好听来形容了,这完全超出了“好听”这个评价的范畴。

    这不再是一直听觉享受了,而是一种心灵之旅。

    方丘用歌声带着他们徜徉在自己的心意当中。

    品味青春年少,品味爱的味道。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

    都怪这吉,弹得太凄凉。

    欧~我要唱着歌,

    默默把你想,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

    又是一遍,所有人被带动的情绪全都要爆发了。

    老子求的爱人,到底在哪?

    这时一个音响里突然女声传来。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

    又如久旱逢甘霖,他们似乎听到了自己爱人的回应。

    又如一道清风,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心情舒畅。

    似乎这个声音告诉他,未来总会有个人在等我。

    不管多久,我会一直找下去,无论天涯海角,直到找到她。

    可在满怀希望的同时,又抱怨为什么不能快点找到她。

    “都怪这夜色,撩人的疯狂。

    都怪这吉他,弹得太凄凉。

    欧~我要唱着歌,

    默默把你想,我的姑娘。

    你在何方,眼看天亮。

    ……”

    抱怨完,又是一段最深情的告白。

    无论何时找到你,我会让你一直在我身旁,白首偕老。

    我要给你梳妆,让你成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看着你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得心痒,

    我的姑娘。

    ……”

    一曲唱完,全场寂静。

    所有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心里面,久久不能自拔。

    最先醒来的是李清石。

    他虽然极力抗拒被方丘的歌声唤醒内心的憧憬,但还是陷入了其中。

    因为抗拒,所以他是第一个出来的。

    他清醒过来,正好对上刚唱完的方丘的目光。

    顿时冷哼一声。

    方丘却微微一笑,对着手上的麦克风打了个响指。

    “啪!”

    所有人全都如梦方醒。

    眼神中茫然了一秒钟,瞬间清醒过来。

    掌声铺天盖地的袭来,响彻全场!

    “这tm才是好歌,唱的我都想跟着唱!”

    “好听不容易形容了,只能说很妙,很妙!”

    “和方丘一比,刚才李清石唱的那叫一个什么玩意?”

    “就是,这才是真正的唱歌,md,真想在听一遍!”

    ……

    所有人被一首歌心潮澎湃的难以自已,只能用最原始最代表力量的脏话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朱本正、孙浩、周小天疯狂的鼓掌,听到周围的议论声,更是满脸潮红。

    牛!

    老幺太牛了!

    这家伙绝逼原来一直隐藏着,藏的这么深,真不够意思!

    不过看在压了李清石一头,就放过他了!

    李清石听到周围的议论声,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知道在唱歌这方面他输了。

    不管是从周围的议论声,还是他内心最真实的评价。

    方丘全面碾压了他。

    他这方面不如方丘。

    但这又何妨,这才刚开始!

    但这才刚开始,他还准备了很多东西,足够压死方丘!

    但方丘明显不准备轻易放过他,别人都骑到他身上拉屎拉尿了,不还击这不是他方丘的本色。

    “还有什么亮出来吧!”

    方丘冷冷的望着李清石,伸手指着他沉声道:“往我宿舍扔垃圾,故意通报我宿舍,故意抢我开学典礼和江妙语的合唱,这次又直接话里话来逼我和你拼歌,既然开始了,那就别停了!”

    “有什么就亮出来!”

    “我方丘全接了!”

    全场皆静。

    所有人被方丘这霸气的宣言惊了一下。

    卧槽!

    这是什么情况?

    又是往宿舍倒垃圾的,又是抢开学典礼演唱的?

    刚才他们倒是看到了李清石确实故意弄方丘笑不来太不得不应战,这个他们明白,桥的清楚。

    但前面两件事是怎么回事?

    感觉有很多内幕的样子?

    不过最让他们震惊的是方丘竟然丝毫不惧公然和李清石撕破脸皮。

    这可是方丘他们中医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啊!

    而且当众下战书。

    这是要闹大事的节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