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好奇!怀疑!
    “你看我就说小方医生脾气好吧,不仅脾气好,医术也很高明!”

    老贾立刻扭头对着李建军得意洋洋的说道。

    李建军狐疑的点点头。

    看到方丘第一眼,他也吓了一跳。

    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医生?

    虽然来之前,老贾已经说提前打好预防针,说医生很年轻。

    但也没有这么年轻的啊!

    看着都未成年吧?

    真的靠谱吗?

    他现在真的有些怀疑老贾是不是医托坑兄弟们钱呢!

    这时,被他们挡在后面的护士往前凑了一凑,看到方丘,顿时呆住了。

    这……这就是小方医生?

    太年轻了吧!!!

    一个看起来比她还年轻的人成了医生?

    而且还是医院特招的???

    她赶紧把曹泽拉到一边,震惊的悄声问道:“师兄,里面那个真是医生,不是见习学生?”

    “真是医生。”

    曹泽早就注意到看到几人的反应,顿时苦笑一声。

    是不是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陌生?

    我也是这么觉得啊!

    “是医生,还是沈淳老师推荐,院长特招进来的。”

    “可……”

    护士一时间被惊得说不出话来,看起来这个说法很正常,可有感觉不对劲啊。

    半晌才憋出了一句话,“可他看起来没多大啊?”

    “今年十七,咱们学校大一新生。”

    啊?!

    十七未成年?

    还是学校的大一新生?

    护士彻底震惊了。

    她感觉这就像天方夜谭一般。

    这世界都疯了吗?

    “他真的可以吗?医术真的很高吗?也不可能吧?他还没成年,医术能多高”

    护士依旧不可置信的问道。

    曹泽只说了一句:“原来咱们科室最难缠的病人尤胜就是他治好的。”

    “尤胜不是没病……”

    说了一半,护士就说不下去了。

    捂着嘴,震惊的看向曹泽。

    半天说不出话来。

    尤胜不是没病,而是大家都没查出来,而被这个小医生给查出来了,还治好了???

    曹泽似乎明白护士心中所想,肯定的说道:“有病,被治好了,所以年纪和医术有时候不画等号啊!”

    “这不都有老病人介绍新病人来了。”

    感慨一句,就起来忙自己的去了。

    只留下,护士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冲巨大的冲击中反映过来,脑海中依旧处于当机状态。

    尤胜这个人整个科室出了名的,大家都以为他脑子有毛病,明明没病非得说自己有病。

    沈淳老师也这么说。

    那个小方医生竟然看好了尤胜的病?

    难道说小方医生水平比沈老师还厉害?

    再一想到方丘的年龄和学生身份。

    她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很陌生。

    半晌,回过神来的她惊奇的望了一眼方丘的科室,继续去招呼病人去了。

    这边。

    方丘招呼老贾和李建军坐下。

    但老贾没坐下,说要去外面看着自己的那一帮朋友,别被其他医生被骗跑喽!

    说完,就走了,只剩下拘束且满脸怀疑的李建军和方丘。

    方丘没去在意李建军是否怀疑不怀疑自己,他在意的是能不能看好病人的病。

    “具体和我说一下你的情况吧?”

    方丘问道,拿起笔在病历上准备写一下。

    “我就是腰疼和颈椎不舒服,这都是出租车开得时间长了落下的老毛病,属于职业病。”

    李建军说道。

    方丘点点头,具体问了一下哪里疼,然后让对方趴在床上。

    方丘手放上去整条脊柱都感应了一下,发言确实腰椎和颈椎都有突出。

    胸椎多少也有点问题。

    唉,果然是职业坐姿害人啊!

    方丘心中感慨一声。

    他能想象出租车司机师傅们整天以一个什么样的坐姿开车。

    腰躬背躬脖子往前探。

    背躬还好一些,毕竟人体脊柱曲线就是背往后躬。

    但腰椎和颈椎可是往前凹下去的。

    而司机师傅的坐姿这两个都是往后躬的。

    虽然一开始这么坐起来放松舒服。

    但是这严重违反了人体的正常情况,长此以往肯定腰椎和颈椎都出问题,反而因为压迫神经疼了。

    “你第三四五颈椎间盘突出,腰椎也是,腰椎间盘突出……”

    方丘简单给李建军说了一下他的情况。

    这下可把李建军吓坏了,他没想到这么严重。

    但随即却更是深深的怀疑。

    这小医生不会是故意说这么严重坑自己钱吧?

    “那个,医生,这么严重,得花不少钱吧?”

    李建军试探的问了一句。

    与此同时,他在心底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底线。

    超过三百块钱,下床就走!

    至于老贾,一定回去骂他不仗义,竟然当其医托来了!

    “不多,你挂号的那些钱就够了。”

    方丘一边说着,一边活动了下手指。

    那些就够了?!

    李建军傻眼了。

    他怎么也觉得至少得花击败,怎么一个挂号费十八块钱就行了?

    现在医院看病这么便宜了吗?

    可自己以前看病,哪次不是千八百的,哪里会便宜?

    这怎么回事?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听方丘说道:“翻过身,平躺在病床上。”

    李建军下意识“哦”了一声,翻过身来。

    然后迫不及待的问道:“小方医生,你刚才说错了吧,真的只花一个挂号费,可挂号费就是挂号费啊!”

    方丘坐在床头外的凳子以上,一手托着李建军的后颈,一首拉住他的下巴,将他整个人往前拉动了一下。

    将整个头悬空。

    手指这时却贴到了颈椎的位置。

    绝对手感!

    脑海中立刻呈现了颈椎的影响。

    “挂号费里面已经包括诊疗费,医药费和其他检测费事另算的,不过我这里不需要这个。”

    方丘刚说完,眼睛微微一眯。

    手上肌肉微微轻绷紧。

    半松半紧,准备随时动手。

    “可也没这么个便宜法啊,这……”

    李建军还没说完。

    方丘动了。

    手快速拉住卡住李建军的脖子,手指已经顶到颈椎突出的问题,瞬间用力向上拉颈椎,的同时猛地转李建军的颈椎。

    只听“咔吧”一声。

    颈椎复位。

    但这只是第五颈椎。

    第三、第四还没做。

    来不及松口气,方丘的手指关节摸到了第四颈椎。

    快速如法炮制。

    “咔吧”一声。

    复位!

    第三颈椎。

    “咔吧”!

    复位!

    行云流水的做完这一切方丘才松了口气。

    脖子是人非常关键的部位。

    任何外力碰到脖子,人们都会下意识自我保护绷紧。

    而一旦绷紧,再想将被肌肉拉扯紧的颈椎复位就难了。

    所以,他刚才动作非常快速,根本不给李建军任何反应的机会,连下意思想肌肉僵硬的时间都不给!

    直接复位,做好!

    直到方丘做完,李建军还保持着一副懵呆的表情,没有反应过来。

    刚才发生了什么?

    “下床,坐到凳子上。”

    方丘将自己刚才坐的凳子拉到空地处,对李建军示意道。

    李建军这才清醒过来。

    一边下床一边赶紧活动一下脖子。

    随即一脸惊喜的望着方丘,开心的说道:“医生,真的轻松很多,我眼睛看东西都清晰了!”

    方丘笑着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等会再高兴,你的腰椎还没治疗呢。”

    “恩!”

    李建军激动地点点头,立刻乖乖的坐了下来。

    心里对方丘的怀疑更是抛到了九霄云外。

    现在是无比信任和叹服。

    自己这个脖子找了多少年正骨按摩店都只能减缓,哪像现在这样“咔咔咔”三下,前所未有的轻松。

    都感觉没脖子了似得!

    小方医生果然像老贾说的那样医术精湛啊!

    老贾这老兄弟够仗义,果然没有骗兄弟们。

    待李建军坐好,方丘双臂从其两腋下穿过去,在其胸前交叉扣紧。

    就这样抱着将李建军微微离开凳子悬空。

    “放松,想象自己喝醉成一滩泥。”

    方丘说道。

    李建军闻言,立刻全身放松了下来。

    果然像喝醉了一般。

    全身松沉无比。

    见状,方丘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李建军腰椎间盘突出的位置。

    所谓意到气到力到。

    方丘的意到了,气和力也就到了。

    意到气到力到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

    无意识的情况下很容易做到,好比眼睛看到一个垃圾桶,脑海中发出一个指令,将垃圾扔过去,就真的扔进去了。

    力道、角度、弧度等等这些都在一瞬间完成了,无需计算。

    这是意到气到力到的一种明显体现。

    精准,无需揣摩。

    但如果你去想如何去扔,用多大力气,就很难扔进去。

    因为这期间自己的判断力已经被主观的想法和一些情绪干扰了,或者乱了意和气,接着力已经乱了,无法精准控制。

    真要做到有意识控制情况下的意到气到力到必须放松精神,有豁出去大无畏且没有得失的心,稍微一不自信都不行。

    这需要要下功夫长时间练习。

    而这个对方丘而言小菜一碟。

    他早就过了这一关。

    无需他考虑他到底使用多大力气才能使得骨骼政委,他只需要想着骨骼的正常位置在哪里,然后下一个指令将骨骼正位到那里就可以了。

    其他一切交给自己身体。

    方丘慢慢的晃动李建军的身体,待他精神肌肉全都放松下来之后,眼神中蓦地精光一闪,猛地望山一提。

    “啪”的一声。

    腰椎间盘突出瞬间复位。

    做完这一切,方丘脸上的严肃消失,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了。”

    方丘放下李建军说道。

    李建军赶紧站起身来,赶紧弓腰挺腰前后活动了一下。

    往常这么一做的疼痛感真的消失了!

    他一把抓住方丘的手激动的说道:“谢谢!谢谢你小方医生,我这个病都好些年了,一直都看不好,今天竟然在你这看好了,实在太谢谢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