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争抢拜师工作!
    不参加???

    这话让比知道方丘得了86.5分还要来的震惊。

    在他们看来这是多少学生苦苦求都求不来的机会,竟然有人主动说不参加?

    整个房间的也因为房间也因为方丘的一句话变得寂静无比。

    “方丘,你是不是说错了?”

    最终乔木干笑一声,打破了沉静的局面,冲着方丘使眼色道。

    “我没说错。”

    方丘摇摇头,依旧平静如常的收到:“我不参加。”

    “为什么?!”

    乔木难以接受的问道。

    齐开文和张新明的眼睛也紧紧的盯着方丘。

    看方丘的回答。

    “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三位老师。”

    方丘说道。

    “什么问题?”

    齐开文再也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考第一,能代表我以后能多治好一个病人吗?”

    “我取得好名次,能代表我们学校教学水平就非常好吗?”

    “我战胜其他学校的人,能代表其他学校教学水平差吗?”

    “学校排名能证明以后这个学校就能多治好病人的病吗?”

    一番话,掷地有声!

    方丘平静的注视着三个人,眼神中真是带上了一丝寒意。

    竟然花费人力物力去浪费在这上面。

    或许其他人需要这种事情鞭策,需要这种虚无缥缈的荣誉的,但她不需要!

    这些狗屁荣誉在他眼里还不如一个感冒的病人感冒好了!

    一连四个问题问的在场人哑口无言。

    他们完全没想到方丘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而这样的问题他们还都没法回答,也不敢回答!

    怎么回答,回答不能?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回答能?

    那不是当众放屁!

    这些问题实在是诛心啊!

    方丘这问题一出,张新明顿时感觉全身上下一阵轻松,这小子原来是刺头啊!

    这下看你齐开文怎么办?

    难办了吧?

    齐开文脸上的喜色慢慢消散,变得平静起来。

    乔木则是一脸的羞愧。

    他一个老师还不如一个学生觉悟高,竟然也肝气这种好大喜功的事情了。

    “既然不能,那我参加这竞赛又有何用?”

    方丘冷笑着说道:“为了荣誉?谁的荣誉?我的?我要荣誉又干什么?”

    “所以,对不起,如果没事,我先离开了。”

    说完,起身就要走。

    别人怕得罪老师,怕得罪院长。

    他不怕!

    因为他有这个实力。

    “等等!”

    这时候,齐开文开口了。

    方丘停下脚步,转头平静的看向齐开文。

    “方同学,你的认知是不对的。”

    齐开文笑着说道:“咱们学校取得的成绩越好,教育经费和资源就会更多的朝我们学校倾斜,到时候资源多了,每个学生身上得到的教育资源也就多了,学业会自然更好,以后也就更多的病人能到救治。”

    “具体的呢?什么教育资源?怎么分配到每个人身上?教育资源多和学习成绩好坏的直接关系是什么?”

    方丘直视着齐开文的研究,逼问道。

    “额……”

    齐开文被方丘这连环的问题噎住了。

    旁边的张新明差点要笑出来来了。

    真是太好笑了!

    一个堂堂的院长被自己找来的学生给问住了。

    大话空话冠冕堂皇的话讲习惯了,这下被人抓住花头问了吧,看你怎么回答!

    齐开文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刚才那些话确实都明面上官话,听起来是这么回事,深究又不是这么回事的话。

    “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

    方丘笑了笑,抬腿就走。

    从院长的迟疑中,他已经看出来了,院长说的是虚话。

    虚话就怕实问,一问一个破绽。

    “等等!”

    齐开文再次喊住了方丘,盯着方丘问道:

    “方丘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或者什么条件你才会参加这次竞赛,你要知道这次竞赛事关重大,不可儿戏。”

    院长这突然的一句,让齐开文和乔木都大吃一惊。

    堂堂一个学院的院长,这是要和学生谈条件吗?

    或者说是在求方丘?

    张新明心叹齐开文真是抹得开面子,居然对一个学生如此。

    乔木和张新明本以为方丘没什么想法活要求,只是单纯的性格使然不愿意参加。

    没想到方丘竟然停了下来。

    郑重的转向齐开文。

    微微一笑,说道:“我还真有个想法,如果学院能同意,我就参加。”

    他还真是有想法,这个想法已经在他脑海中盘旋好多天了,一直无法解决。

    闻言,乔木两眼一突。

    这真是要和院长谈条件啊!

    你一个学生怎么敢和院长谈条件,胆子也太大了吧。

    “说!”

    齐开文却笑了。

    但凡有大志向者必有其想法。

    果然被他猜中了。

    他倒未必会同意方丘的想法,只是想单纯的看看这小子到底怎么想的。

    张新明看向方丘。

    眼神颇为不屑,

    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看你如何大言不惭!

    “我觉得咱们学校培养学生的方法有问题,或者说还不完善!”

    方丘说道。

    这一句话在在场三人眼中无异于石破天惊。

    一个大一新生竟然敢议论教育方法了。

    开玩笑吧?

    “学生只是坐在课堂上却学习各种中医知识,没有任何实践。我知道到了大三开始,就会鹿血的安排进医院进行实习,但是那个实习我也了解过,只是简单的整理病例,改病例等等,真正的实践机会很少。”

    方丘说到这,想到了曹泽。

    一个研究生在医院实习更多的也是干的跑腿工作。

    或许毕业后会好一些,但是拿着病人去练手真的好吗?

    对病人岂不是不负责?

    “最重要的是中医更多的是经验之学,虽然这是很多现代人诟病中医的地方,但不可否认,经验是从实践中出来的,有时候比科学更科学!”

    这话一出,在场三个人心中不禁称赞应和。

    确实说出了中医人的心里话。

    “但经验不是一时半会能学来的,从一个中医人得到执业医师证开始,多少年才能得到一些宝贵的经验?而这个又是在多少病人试错的基础上的。时间很长,代价也很大。”

    “所以,我觉得应该从中医学生大一开始就拜师!”

    方丘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已久的想法。

    这是他自学的时候遇到的困境。

    有些问题单靠书本是无法解决的,必须要人来指点。

    所以他想到了拜师,更由己及人想到了整个学校的学生。

    拜师?

    齐开文、张新明、乔木都非常诧异的望着方丘。

    这话从何谈起啊。

    一个学生怎么拜师?

    方丘对这个问题,早有腹稿。

    “咱们学校这么些年应该有很多退休老教师,这些人未必没有发挥余热的心,而且租了一辈子教师,经验知识都有,最重要的是一直在培养人,这就值得我们敬佩,我相信让他们出来带一带学生,把从医经验告诉后人他们是非常乐意的。”

    方丘将逐一达到了那些退休的老教师身上。

    这些教师他了解过,都是一边教学一边在医院坐诊过的,绝对有经验。

    不仅老教师。

    还有现职的教师们,只要去坐诊,都可以带学生。

    即使没时间带,但学生既然已经拜师了,自然会激发上进心。

    而且这些老师收了学生,自己若是不好好带的话,看到别的老师带出了学生,岂不是丢面子!

    如果可以,可以把这个纳入教师教学成果的考核当中。

    当然,这些他没说。

    他相信这些领导比他玩的溜。

    听完方丘这番话。

    齐开文和张新明眼睛瞬间大亮!

    已经不需要方丘往下讲了。

    他们已经联想了很多东西。

    不仅学生可以拜师,老师也可以拜师啊。

    学生不仅可以拜退休老教师,也可以拜校外的民间高人啊!

    这些学校只要鼓励,到时候学校学风绝对是为之一变。

    真是百花齐放、欣欣向荣,全力学习的局面可期!

    这是政绩啊!

    乔木还没明白,齐开文和张新明却瞬间想明白了。

    他们做领导的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就是政绩!

    只要有了政绩就可以网上升,到了管理层后目的不就是往上升嘛。

    一般情况,任何事情有政绩的同时都伴随着一定的风险。

    但这件事有风险吗?

    完全没有啊!

    只是个拜师而已,然后举行几个仪式,只能向好的方向发展,不可能发展坏。

    无非困难就在于做通老教师的工作,但需要做吗?

    这些老教师们可是很希望发挥余热的。

    所以,完全不难!

    齐开文和张新明感慨的看向方丘。

    他们都没想过的好主意,竟然被一个学生想起来了。

    此子,不同寻常啊!

    “院长,我觉得方丘的提议非常好,这个工作就由我来做吧!”

    张新明赶紧说道。

    “张院长,我知道你很忙的,我觉得这事还是我来做比较好。”

    齐开文立刻说道。

    “不忙不忙,而且也没有您忙,您日理万机,还得负责这个竞赛,还是我来吧。”

    张新明反驳道。

    “竞赛不是都是你负责的吗?你看名单都是你弄上去的。”

    齐开文说道。

    “说起名单我都把方丘同学给漏了,这件事看来我疏漏,所以竞赛的事还需要您把关,拜师这事就教给我来吧。”

    张新明说道。

    “哪里?哪里?还是我来吧,我作为院长责无旁贷。”

    “我作为副院长应该为院长分担压力,还是我来吧。”

    ……

    乔木看着两个院长争的脸红脖子粗,顿时傻眼了。

    这都是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争起这个来了?

    以前不都是推脱吗,生怕出问题,这次怎么这么积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