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深深的震惊!
    方丘二话不说,直接将悬挂着的铜钱给解了下来,然后又下床在抽屉里拿出一枚,将两枚铜钱叠在一起绑紧,然后重新挂了上去。

    一切做好之后。

    他暗暗的轻吸一口气,盘坐在床上,等悬挂着的两枚铜钱彻底的停滞不动的时候,微眯的眼睛瞬间一睁。

    眼神中一道精光闪过。

    向左!

    双眼死死的盯着铜钱,方丘意念一动,念力就仿佛微风拂过一般。

    那两枚铜钱,轻轻一颤。

    那摆动的幅度,竟是小得出奇。

    若只是一枚铜钱的话,方丘这意念一动,肯定就该来回荡漾起来了,可眼前这两枚铜钱,却像是受了惊的懒虫似的,颤了一下,然后就没动静了。

    难。

    很难!

    方丘暗暗的吐了口气。

    虽然看上去很小,但是他很清楚,这一加就加了整整一倍的重量。

    重量增长一倍,难度可就不只是一倍那么简单了,有可能是三倍、四倍、甚至五倍。

    别说是一枚铜钱,恐怕就是加一根头发丝,难度都会暴涨。

    当然。

    他可不会被这么点困难就给吓倒。

    难,代表可行。

    没有停止,也没有迟疑,方丘继续坚持尝试。

    向左!

    向右!

    向左!

    ……

    良久之后。

    在方丘坚持不懈的尝试下,悬挂着的两枚铜钱终于动了。

    虽然还是没有一枚铜钱摆动的幅度大,但是已经比一开始的时候强了许多。

    “果然可以。”

    方丘微笑着暗暗点头。

    “啪。”

    突然,灯光一闪,熄灯了。

    方丘这才轻轻的吐了口气,躺了下来。

    在刚才的尝试中,他清楚的发现,要使两枚捆绑在一起的铜钱摆动,不但难度大,他自己也很容易疲劳。

    仅刚才那一小会儿,他就感觉脑袋里好像有一跟筋绷紧了一样,疲惫感很强。

    “加大重量果然是对的,以后就照这个方法来炼了……”

    躺在船上,方丘会心一笑,闭眼睡了过去。

    这边。

    教学楼会议室。

    晚上十一点整,全校十个学院的院长,第一附属医院和第二附属医院的院长,全部都聚集在会议室里。

    “这都十一点了,怎么还开会?”

    “不清楚。”

    “这是咋会事,不会是发生什么紧急事件了吧?”

    “没听说啊!”

    “我说,这院长会议不是一个月一开吗,上周才刚开过啊?这要是院长会议的话,怎么还跑来一个副院长?”

    这个院子低声说着看向齐开文旁边的张新明。

    一般情况院长会议,是没有副院长参加的。

    若是有副院长参加,那应该都来啊,怎么就来一个。

    “这都是睡觉的点了,咱们可是学中医的,这个点不睡觉对身体可不好啊!子时一阳生啊!”

    “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会议室里。

    各学院的院长都在纷纷议论着。

    整个会议室里。

    只有中医学院院长齐开文、副院长张新明一脸的淡然的坐在那里。

    这时,副校长陈寅生,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全都带着疑惑的看向陈寅生。

    陈寅生坐下之后,扫望着围聚在会议桌周围的众人,说道:“校长出去考察交流去了,今天这个会议就由我来主持。”

    “这次会议大家辛苦,这么晚还把你们喊来,想必大家一定都很疑惑,为什么这么晚了把你们叫来开会。”

    闻言,全都点头。

    他们确实好奇。

    陈寅生望向大家,微微一笑,随即无比郑重的说道:“其实,今天找大家来,就一个事,拜师。”

    拜师?

    拜啥师?

    这一句话直接把所有人给说懵了。

    全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接下来,就由中医学院的齐开文院长,来给大家做一下详细的介绍。”

    说着,陈寅生转目看向坐在其左手边第一位的齐开文。

    在众人的疑惑中。

    齐开文站起身来,迎着所有人院长的目光面带微笑的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想必大家都清楚学生只是坐在课堂上学习各种中医知识,真正实践的机会很少,这就造成了学生空有知识,却无法在这五年时间内,熟练运用的后果,即便成绩再好,也不能上手看病。而且毕业以后,也只能去实习慢慢累积实践经验!”

    “大学五年,再加上研究生和博士六年,一共十一年,还无法给病人看病,说出去大家不觉得好笑吗?”

    院长们一听,全都暗自点头。

    他们也对现在学生的动手和看病能力有非议。

    都学了这么多年。

    比他们当年差远了!

    “而就在今天,有一位学生给我们提了个建议,要求咱们学校开放学生拜师。”

    齐开文继续说道,“大家也别先急着否定,一个学生拜什么师。”

    “其一呢,咱们学校这么多年来,也有不少退休的老教师,这些老教师的医术就这么放着也是浪费,而且大家都是教中医的中医人,都有一腔救死扶伤的心。”

    “所以他们也未必就没有发挥余热的心,想来有很多退休的老教师,还是很愿意将自己的临床经验,传授给中意的学生的。”

    “当然,在职的教师也可以。”

    “而一旦拜师,学生们的上进心自然会被激发,学生嘛难免有互相攀比之心,我们教师也有,毕竟谁也不会希望自己带出的学生,不如其他老师带出来的。”

    “大家仔细想一想。”

    “一旦这个拜师开放,再加上我们这些高层的鼓励,那么学校里的学风,绝对瞬间一变”

    “到时候,必然会是一副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

    “各位也不必为了中医人才逐渐凋零而烦恼了!”

    ……

    齐开文一股脑的把拜师的好处全都说了出来,说完,一脸微笑的看着大家。

    “没错。”

    张新明立刻站起身来,赶紧接话道:“学生们卯足了劲的学习,毫无疑问会将学校的整体实力,快速的拉升上去,到时候无论是从毕业率,还是从学生的整体质量上来看,咱们学校必然都会超越其他的中医院校!”

    闻言。

    在场的一众院长,顿时就齐齐的双眼放光。

    他们也是院长,他们自然能听得出来,齐开文和张新明话里话外的意思。

    学生努力了。

    学校的毕业率提升了,学生的质量也提升了,那就代表着政绩的暴涨,到时候还怕升不官?

    再者说了。

    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这个拜师,不但能有效的提升学校的政绩,同时也能有效的激发学生的学习劲头,对学生而言,也是大好事一件!

    所有人看向齐开文和张新明的眼神变了。

    这么绝妙的主意竟然让他们想出来了。

    只要是推广开来,绝对是头一功!

    “行啊老齐,这么绝得主义都能让你想到?我是一直在想,要怎么提起学生的学习劲头,可想了好几个月了,都没个想好,现在齐院长这个点子一出来,我就不用再操心咯。”

    一个院长立刻说道。

    这个时候赶紧赞成,然后想着赶紧实行。

    头功是中医学院的,那第二份功劳就看哪个学院做的好做得快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

    他们也赞同这个。

    不能不赞同啊。

    不妨碍他们又能有政绩还对学校好,干嘛不赞同!

    闻言,齐开文却是微微一笑,说道道:“这个主意可不是我想出来的。”

    “那是谁想出来的?”

    众人大奇。

    有人甚至看向张新明,以为是他。

    “一个学生?”

    齐开文说道。

    一个学生?!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么绝的主意竟然是一个学生想出来的???

    这不太可能吧?

    如果真是,那就尴尬了。

    他们这群院长没想出来的主意,让一个学生想出来的,岂不尴尬。

    “学生?难道是你们中医学院那个学生会主席,李清石?”

    一个院长好奇问道。

    他还真只知道中医学院有这么一个出名的学生。

    其他院长也如此猜测。

    能想到这个绝妙主意的,怎么也是比较有才能的学生。

    而且在学校上了几年的,否则不会提出这样真知灼见的提议。

    李清石正好,大三。

    齐开文却是突然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李清石。”

    “难不成,是那个大三大四的学生,或者是研究生?”

    这下大家真的好奇了。

    既不是李清石,又不是大三大四的高才生,也不是研究生,那会是谁?

    齐开文再次摇头,轻笑一声说道:“是我们中医学院,一个名叫方丘的大一新生。”

    新生?

    大一?

    会议室,骤然安静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齐开文。

    一个大一的新生,居然就能想到这么好的一个点子?

    在场的可都是各学院的高层啊。

    连他们这些混迹于高层职位的人,都想不到的点子,居然出自一个刚入学毛头小子?

    震惊!

    浓浓的震惊!

    尴尬!

    深深的尴尬!

    就在这时。

    “你说谁?”

    一个惊问声突然传来,问道:“方丘?”

    众人转目望去。

    问话的,正是第一附属医院的院长,苏牧冬。

    “对,就是方丘。”

    齐开文肯定的点头回道。

    “居然是他……”

    苏牧冬闻言不禁一声苦笑。

    见状,众人的目光立刻就从齐开文的身上,转移了过来,一个个都比之前更加的疑惑了。

    一个新入学的毛头小子,难不成跟苏牧冬这个医院的院长,还有什么瓜葛不成?

    见大家疑惑。

    一脸苦笑的苏牧冬这才张口解释道:“这个叫方丘的学生,已经被我特招进医院骨科了。”

    啥?

    在坐的都傻眼了。

    包括齐开文和张新明!

    这比听到一个大一新生提出拜师更让他们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