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震动八所中医院校!
    震惊了半天清醒过来的王瑜继续念着:“此人,中医界里的风云人物,被誉为未来中医界领军人物!”

    “但英才多舛,因一次在给病人开药之后,而那个病人不相信其医术,又吃了土方子的缘故,最终导致不治身亡!”

    “虽为判定是其过失,但其自责自己医术不精,害人不浅,从此隐姓埋名,消失在中医界。”

    “不过,据说其就隐藏在咱们学校里,这是一个江湖没有他,却依旧流传着他的传说的人。若是有人能找到他,并拜其为师的话,中医之路一片光明!”

    “所以,强烈推荐!!!”

    没有任何信息,甚至连姓什么都不知道。

    但就这这一个简单介绍,立刻轰动了整个论坛。

    议论纷纷。

    帖子下面。

    “只有一个名字,怎么找啊?我翻看了学校网站所有教师名单,没有这个人啊!”

    “真有这样的人吗?表示怀疑!”

    “他真有那么厉害吗?看起来很神秘的样子!”

    “不会是混淆视听的吧,要真有这么厉害的人,我怎么没听说过?”

    许多人留言询问,质疑。

    不是他们轻易怀疑,而是实在是楼主介绍的太玄乎了。

    学校里真有这样的人吗?

    全科擅长?

    中医界都未必有这样的人吧?

    但是很快的,楼主就留言回答了。

    “徐妙林老师是真实存在的,不信的人可以去找一些毕业留校的研究生师兄们询问,他们都知道这个神秘人的存在,当年他可是实实在在的中医界风云人物,当年无数人就是冲着他报考这所学校的。”

    “但可惜的是当年徐妙林老师太忙,无人在学校见过此人。”

    楼主这么一回答。

    那些半信半疑之人,纷纷打电话发短信给师兄们咨询。

    得到的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

    真的有这么一个人!

    甚至当年此人一己之力撑起了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实力!

    得到这个结果,大家顿时来了精神,再看神秘人的精力,顿时为神秘人不值。

    “这么说来,这个徐老师也太亏了吧?”

    “就是啊,那件事根本不是他的错,怪也只能怪那个病人,要吃土方子,难免药性相克啊!”

    “这么强的人,居然就这么销声匿迹,实在是太可惜了。”

    “不是他的错,他为什么要躲起来?”

    “只能怪那个病人太不相信他了,不但不相信他,反而还选择去相信土方子,就算要吃土方子,那也得事先问一下医生的意见吧?”

    “所以,中医三不治,不相信的不能治啊!”

    “既然当年那事,没有判定是他的医疗事故,那就与他无关啊,可惜了这么强的一位医生,居然被一个病人牵连了一生……哎!”

    “既然学校有这么厉害的老师,我一定要拜他为师,我一定要找到让他!各位,我就是徐老师麾下大弟子!想拜师了,先喊大师兄!”

    “师兄你好,师兄请一边墙边凉快去!”

    “徐老师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反正你们也抢不过!”

    “徐老师我先预定了,最终成为他徒弟的,一定是我!”

    看着帖子下面的评论,几个女生都看傻眼了。

    这怎么还争起来了呢?

    不过她们也想拜这个徐妙林老师啊!

    一旁,江妙语轻叹一声。

    徐妙林依旧没有踪迹。

    ……

    501宿舍。

    “最后这个徐妙林老师,真的这么厉害?!”

    看到拜师名单的帖子,孙浩惊的眼珠子都快调出来了。

    “全科擅长,一听这描述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朱本正感慨的说道。

    “要是这个徐老师真这么厉害的话,那么拜他为师,绝对要赚大发了。”

    周小天却是眼前一亮,说道,“找,必须找!”

    然后扭头对方丘说道:“老幺,医院那边你可别放松啊,咱要多多下注,别以后没人要。”

    神秘的徐妙林?

    方丘暗暗念了一声。

    不知为何,一听到“神秘”这两个字,他第一时间联想到那个请假的图书管理员。

    若是这个学校谁最神秘。

    一个是他,那另一个绝对是记忆力恐怖到极致的图书管理员!

    看来得找机会试探一下。

    方丘知道单凭自己看书进步绝不会快,必须找个老师!

    当初提议拜师也是基于此而扩展与人。

    既然拜师,那就拜最厉害的!

    如此,才能快速进步!

    打定主意,方丘决定等图书管理员请假回来,就去试探。

    随着午休结束。

    学校终于下发了正式文件,

    “经我校各级领导研究决定:

    即日起,校内将在日常课程之外,尝试全新的师承培养模式。

    所有本校在校学生,在学习期间皆可选一位中医达者进行拜师,师徒之间拜收与否,皆为自愿,具体师者名单国庆节假日后择日公布!具体章程,届时公布!”

    随着这个文件下发,关于师承培养模式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

    而不是并不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而是真的!

    看到通知,全校师生纷纷欢呼不已。

    而那些居住在学校家属院的退休老教师们,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坐不住了!

    “又可以收学生了?又可以教学了?”

    “这次可不是学生,是收徒弟!”

    “都一样!都一样!退休这几年,都快给憋坏了!终于有事干了,这事我第一个报名!

    “等这师承培养模式正式开始,我们怕是想清闲下来,都不可能咯。”

    “闲不住才好!这样才能为国家做贡献嘛!”

    ……

    所有老教师们,纷纷聚在一起,兴奋的谈论起来。

    一些腿脚不太好,整天精神萎靡的老教师,立刻来了精神!

    他们一辈子都在学校里教书育人,现在退休下来之后,结果感觉无所适从。

    空有一身中医本事,却无法传授给那些新生代们,

    这可把他们憋坏了!

    所以只能看书,继续研究。

    可是越研究月苦恼,研究越深知道的越多,可是却用不着,这不干着急吗!

    所以一个个整天都在苦恼的琢磨,让学校给半个讲座,弄个论坛之类的。

    结果,学校领导说他们年纪大了,都不希望他们再操劳。

    纯属屁话!

    他们身子骨好着呢!

    他们都是学中医的,虽然讲课开口耗气伤阴,但谁有他们这们中医治病保健知识知道的多,全都用在自己身上了。

    身体好的不得了!

    这下可好。

    这群小辈的领导们总算干点正事了!

    这群老教师们一看自己发挥余热的机会来了,顿时就精神得不得了,一个个都喜笑颜开的,像是赶上了什么大喜事一般。

    “人嘛,总得有事做才行!”

    “就是!这个主意好啊!这把老骨头终于又能派上用场了!”

    “本以为一肚子知识要带进棺材里,没想到还能用上,呵呵!”

    “今天一定得多吃几碗饭,争取再继续奋斗二十年!”

    “我要教三十年!”

    “我四十年!”

    一群年过古稀的老教师,顿时高声争执了起来。

    如同小孩子们争的面红耳赤。

    “都还等什么呢?赶紧报名啊!”

    一名老教授快速的从裤兜里掏出老年,说道:“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还不赶紧打电话报名去?”

    对啊!

    报名!

    这群退休老教师们,纷纷掏出手机打电话报名,一些没带手机的,都匆忙的往家里赶。

    生怕完了,没自己的份!

    很快。

    学校教务处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这么多人?”

    教务处,一名刚接完电话的女工作人员,满脸震惊的说道:“这些老教师和教授们都退休这么多年了,怎么一听到拜师的消息,就全都精神了?”

    “这些老教师啊,都是一心为教书月任,他们把大半辈子的力气,全都花在了学校和学生的身上,退休以后本应该好好修养的,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这么踊跃。”

    另一个工作人员感慨道。

    “都是为了学校,为了学生啊!”

    “真心敬佩老教师们的无私,辛苦一生,无怨无悔!”

    “高山仰止啊!”

    教务处所有工作人员全都感慨的道。

    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对这些老教师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有种敬意。

    更有人在听到老教师们激动和急切的话语,红了眼眶,眼含热泪。

    与此同时。

    江京中医药大学,正式进行全新的教育培养模式——师承培养模式的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其他八所学校的高层耳中。

    江京医科大学。

    校长办公室。

    “拜师?”

    一名年过半白,头发有些花白,身着灰色西服坐在办公桌前的校长,面色惊诧的问道:“这江京中医药大学,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一出了?”

    “这可是大手笔啊。”

    房间里,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张口说道:“这师承培养模式听起来麻烦,感觉很容易就会打乱学生们的学习氛围,但是仔细一想,却是利大于弊,而且是远超,按照这样下去,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业绩,肯定会随着这个师承培养模式的兴起而猛涨。”

    “这个师承培养模式,是谁提出来的?”

    校长问道。

    “听说,是一个学生提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中年人回道。

    “学生?”

    校长神情一愣,喃喃道:“如果真是学生的话,这江京中医药大学,这次倒是收了个人才啊!”

    一边说着,老校长一边暗自嘀咕道,“这么有才的学生,怎么就没来我们学校?”

    “谁说不是呢。”

    中年人苦笑着点点头,回道,“这个学生要是能来我们学校的话,那就太好了,只可惜他已经入学了。”

    “从这个苗头来看,江京中医药大学这一手,估计跟接下来的新生知识竞赛有不小的关联,是试图在这次的竞赛上翻盘吧?”

    校长微微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这可不能如了他们的愿,既然他们能弄这个师承培养模式,为什么我们学校不能?”

    说到这里,老校长笑了起来。

    “模仿?”

    中年人小心的问道。

    “什么模仿不模仿的,我们不过是借鉴而已。”

    校长哈哈一笑,说道:“你立刻把人给我召集起来,准备开会,咱们也来好好的商议一下这个师承培养模式!他们是中医,咱们可以中西医并举嘛!”

    不光是江京医科大学。

    还有徽州中医药大学、徽州医科大学、荆北中医药大学、荆北医科大学、中州中医药大学、中州医科大学、江昌中医药大学。

    七所大学都在同一时间,收到了江京中医药大学开放师承培养模式的消息。

    八所学校的高层,无一不惊。

    毕竟拜师这种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到的。

    而当得八所学校高层,都打听到,师承培养模式的出现,竟然是源于一个大一新生的时候,这些学校的高层们,更是忍不住的心惊眼馋!

    别的不说。

    就这一条师承培养模式的建议,对任何一所学校来说,都是巨大的贡献。

    如此聪慧的一个学生,谁不眼馋!

    很快。

    八所学校,全都闻风而动,纷纷下令,研讨校内师承培养模式。

    全都准备大干一场!

    而这一股拜师风,在很短的时间内,又刮回了江京中医药大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