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找到徐妙林!
    “谁?”

    “就是前段时间,患上了胃癌绝症的那个同学!”

    “哦哦,他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在医院吗?”

    “听说,他的病已经好了回来上课了!”

    “卧槽!真的假的,胃癌都好了?化疗?手术?”

    “不知道啊,据说之前才刚检查出来胃癌早期,前两天还捐款呢,怎么这么快就给治好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是啊,知道,在哪儿治的,虽然是早期,但也没这么快啊?”

    “这个同学的命真好,希望能以此为契机以后能学号医术,救更多的人吧。”

    瞬间消息传遍了整个食堂,有快速向外蔓延着。

    热闹的食堂里,密密麻麻的学生们三三俩俩的围坐在餐桌前,热烈讨论着。

    远远看去。

    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惊奇的神色。

    那种绝症虽然有治好的前例,但大家都是学医的,都明白要治好那种病有多难。

    莫同学好了?

    听到大家的谈话议论,方丘也暗暗的惊奇了一下,旋即微笑起来。

    好了就好。

    虽然自己没出上什么力,但有什么能比一个人病好了来的好呢!

    “到底是怎么治好的?”

    邻桌的一个同学向那位爆料的同学问道。

    朱本正、周小天、孙浩全都竖起耳朵一边扒饭一边听着周围的议论。

    他们也很好奇那位他们捐款的同学是怎么治好的。

    这也太快了吧?

    听说刚检查出来一个月,这就好了?

    在不少同学的反复追问下,那名学生才压低了嗓音,神神秘秘:“据说,是咱们学校的一个中医救好的!”

    “咱们学校的?真的假的?咱们学校有这么厉害的人?”

    “卧槽,要是真的,看谁还敢说中医不行,我去打他的脸!”

    “快说快说,是哪位老师,还是哪位教授治的病?”

    同桌吃饭的同学都很是兴奋的继续询问。

    “据说,那个医生当时带着口罩,但是从身材和外形来判断,是一个中年人,还拿着咱们学校的介绍信,否则谁敢让他给莫一棋治病。”

    说到这里,那名学生稍微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补充道:“谁都没想到,这个连长相都没显露出来的神秘人,居然真的把莫一棋同学的病给治好了。”

    闻言。

    同学们先是一愣,旋即又各自摇了摇头。

    一开始。

    听到那名医生戴着口罩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是神秘人出手了呢,结果一听,原来是个中年人。

    既然是中年人,那就跟神秘人沾不上边了。

    “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一人好奇的问道。

    大家立刻眼冒精光的望向那名爆料的学生。

    “不知道。”

    爆料者苦笑一声,说道:“我要是知道,早就去拜师去了,还轮得到你们?”

    “不会是那个传说中的徐妙林徐老师吧?”

    这时一个同学突然说道。

    所有人闻言一怔。

    顿时觉得很有可能。

    也只有这个人能这么厉害吧?

    徐妙林?

    方丘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

    难道出现了,既然出现了,他就不能放过。

    找机从乔木老师那里问下到底学校给谁开了介绍信,或者从莫一棋那里问清楚对方的样子,这样好找一些。

    不管如何,这个人是他一定要找到的!

    “不会真是传言中的徐妙林吧?”

    孙浩低声好奇的问道。

    “很有可能,也只有我师父他老人家才能这么厉害!”

    周小天一脸肯定的说道。

    孙浩非常鄙夷了看了周小天一眼,说道:“你都没见过人家,就舔着脸当徒弟了,人家知道你是谁吗?”

    “我俩神交不行啊!”

    周小天哼了一声说道。

    “赶紧吃饭吧,下午还有课呢,吃完饭赶紧休息一会。”

    方丘说道。

    一听,两人赶紧扒饭。

    四人快速的吃完饭,离开食堂,返回宿舍里午休去了。

    下午。

    下课之后。

    方丘抱着他借来的书,走向图书馆,准备还书。

    来到借阅室,他猛地停下脚步。

    扭头望去,他惊喜的发现那个熟悉的图书管理员,又回来了。

    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看上去神色很是疲惫。

    这一瞬间。

    方丘脑海中快速闪现中无数画面。

    快速将几件事情串联了起来。

    学校里藏着一个神秘的中医高手徐妙林。

    徐妙林中医全科精通。

    图书管理员具有惊人的记忆力。

    莫一棋得了胃癌。

    图书管理员消失了几天,不知所踪。

    莫一棋今天病好回来了。

    图书管理员恰好今天也回来了,一身风尘仆仆神色疲惫的的样子。

    而最重要的是图书管理员消失的前一天他告诉对有个姓莫地同学得了胃癌。

    而第二天就奇怪的请假了额!

    这一切的一切全都串起来。

    方丘眼前豁然开朗!

    图书管理员就是徐妙林!

    二话不说,方丘直接大步走到桌台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图书管理员。

    图书管理员被方丘一双眼睛盯的很是疑惑。

    这怎么了?

    “您就是徐妙林老师?”

    方丘一字一句的说道,“莫一棋同学的病,就是是您治好的,您消失这几天去给他看病了,对吧?”

    说完,紧紧的盯着图书管理员的表情。

    不放过丝毫蛛丝马迹。

    图书管理员闻言一愣,随即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书本,说道:“拜师的倡议不错。”

    轰!

    方丘全身一震,笑容满脸。

    承认了!

    图书管理员承认了!

    虽然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方丘的问话。

    但是这句话,这神情分明就是承认了。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眼前这位图书管理员就是徐妙林。

    就是那位曾经被称为中医界的新星,受到中医界的认可,结果却因为一次与他无关的错误,而消失的中医器材!

    就是那位校园论坛上,那个拜师名帖中,超级重点推荐的神秘人!

    “妙手仁心,杏林春暖。”

    望着徐妙林,方丘轻声说了一句。

    或许眼前这个人能治好老爷子的病?

    中医全科擅长,一身医术莫测,这是他认识里面最后可能治好老爷子病的人。

    方丘二话不说。

    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

    浑身一震,整个人的气息蓦地一变!

    如果是一个高手在一旁,一定会察觉到方丘此时的气息绝对是受极重内伤的气息。

    当年,他初登宗师境就亲自检查过老爷子的身体,对老爷子体内那絮乱无比的气息很了解。

    他现在模仿的就是那种气息。

    目的就是想让徐妙林看看能不能治!

    “徐老师。”

    方丘上前一步,请求道:“能烦请您帮我看看,这个病能不能治吗?”

    说完,伸出右手放在了柜台上。

    徐妙林惊讶的望着方丘。

    之前几次见面,他能感觉这个学生活力十足。

    难道还隐藏着暗疾不成?

    也没有拒绝,他直接当即就伸手给方丘把脉。

    这……

    刚一接触到方丘的脉象,徐妙林不禁一愣。

    随即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把左手给我。”

    把完右手的脉,徐妙林对着方丘说道。

    右手肺脾胃命门,左手心肝肾。

    方丘立刻左手伸了过去。

    越把徐妙林越心惊。

    眉头紧锁,苦苦思索着什么。

    一分钟后,怅然一叹。

    “你这个情况,我还从未见过。你的气息脉象非常的絮乱,五脏六腑都受不同程度的损伤,不是阴阳不调,而是器质性的损伤。”

    徐妙林深深的同情的看了方丘一眼。

    到底什么情况才能事的人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

    最让他惊讶的是这么严重的伤害,应该早就精神萎靡了,但眼前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并无大碍,这让他很神奇。

    “怪不得,你这么努力的看医书,原来是身患重疾啊!”

    看着方丘,徐妙林感慨一声道。

    “那这个病您能治吗?”

    方丘赶紧问了一声。

    这个问题对他很重要。

    在方丘的注视下,徐妙林叹息的摇摇头。

    “徐老师,您中医全科精通,都无法治疗吗?”

    方丘第一次失态了,脸色灰败。

    涉及到亲人,宗师心境也难免失态。

    徐妙林的举动对他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

    不仅仅是徐妙林治不好老爷的病。

    更因为他看不到希望了!

    因为以他现在的情况,拼命苦学中医,要想学到徐妙林这个层次,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行。

    可现在徐妙林这个层次竟然也治不好老爷子,那岂不是说自己将花费很长的时间做无用功!

    难道自己真的就没办法治好老爷子的病吗?

    “全科都会并不代表什么。”

    徐妙林苦一声,说道:“我学的太杂了,虽然可以对一个病进行全面论治,综合治疗,但是相对那些真正精于一门的高人,在那特定的一门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说全科精通就有些过了。”

    “那,还有救的希望吗?或者您认识能治疗这个病的人吗?”

    方丘不死心的问道。

    “有!”

    徐妙林沉吟了一下,望着方丘说道,“但是这个希望很渺小,你这个病,单靠中医任何一种方法都是绝对不行的,要想治好就必须集合许多方法一起治疗。”

    “但就我所知,目前的中医界,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

    “即使我虽然对全科都有所涉猎,但也做不到。”

    “除非……”

    说到这里,徐妙林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除非集合中医界各门各派中,各种治疗手段中的顶尖高手来综合会诊,才有可能。”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徐妙林立刻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为什么不可能?”

    方丘气息瞬间一变,看到希望,整个人都变得斗志昂扬起来说问道,“这些高人都在什么地方?我就是磕头请也得把人请来!”

    原本凉了的心,再次抓住了一丝希望。

    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绝不放弃。

    无论用什么方法,哪怕以命相位鞋,他一定都要把这些高人给全部请来,为老爷子治病!

    “行踪难觅啊!”

    徐妙说道,“他们中,有的漂流四海,踪迹难寻,有的被国家保护起来,有的则成为了国家高层的专职医生,就相当于古时的太医,这些你怎么办?剑斗见不到啊,还有一些直接销声匿迹了。”

    “虽然这些高人都有传人。”

    “但是,他们的传人弟子的水平,显然还没到他们自身的那个层次。”

    说着,看向方丘的眼眸里隐隐的涌现出一抹惋惜之色。

    他并不知道方丘没有得病。

    在他看来,这么一个热爱中医,前途无量的学生,居然患上这种伤痛,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他沉吟了良久,终于说出了一个中医界的大秘密。

    “不过,他们每隔五年都会相聚一次,时间十天,坐而论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