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学费三十万!
    “不要想了,据我所知圣手也治不好你的病,圣手之后,就是神医了。”

    徐妙林似乎看穿方丘所想,立刻说道,说完才又重新坐回到椅子。

    “不过,神医也只在传言之中。”

    “原来中医界这么复杂。”

    方丘苦笑。

    “我这里还有一个数据。”

    徐妙林微笑着,说道:“既然你感兴趣,那我就一并跟你说了。”

    闻言。

    方丘立刻静心,继续听。

    “目前,全国中医的注册人数的50万,但是经过中医界认可的匠医,在全国范围内只有1253人,经过认可的明医有451人,大医有50人,圣手只有3人。”

    徐妙林笑着说道,“这只是关于中医界的四个层次而已,想要治好你的病,除了层次上的提升之外,你还必须得精通针、灸、推拿、刮痧、正骨、气功、火疗、药浴、偏方、甚至还有道加的丹药咒语,和佛家的咒语等等,任重而道远啊!”

    方丘当然知道任重道远,但他更好奇的是一个问题。

    “那为什么一定要不断的在中医协会考核?”

    又回到了原始的问题。

    为什么治疗老爷子的病,一定要得到中医界认可才行?

    徐妙林说了半天,只是给他讲解了中医界的层次划分,却并未解释这一点。

    “很简单。”

    徐妙林张口反问道:“你不参与考核,中医界会承认你吗?”

    “不会。”

    方丘说道。

    “中医界不承认你,那你就得不到一些市面上不流通,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其存在的中医孤本。”

    徐妙林张口说道:“这些孤本,每一本都是中医界的精华、是瑰宝,也正是因为太过珍贵的缘故,这些中医孤本只在中医界认可的群体中流传。”

    “匠医有匠医的孤本。”

    “明医也有明医的孤本。”

    “每一个层次的孤本,都隐藏在各自隶属的等级群中,不会向下流传,因为不到一定的境界,根本就看不懂,反而还会干扰窥视者对中医的学习。”

    方丘一愣,皱眉问道,

    “那为什么不流通?”

    “虽然不到境界看不懂,但是能看懂的人难道不能教授?就算不愿教授,也可以把这些股本译成普通人能看懂的文字,流传开来让更多的人学习啊?”

    “不适合!”

    徐妙林摇摇头,说道:“因为许多孤本,和现存的中医理论,都是相反的,一旦流通出来,只会起到反作用。”

    这下,方丘终于明白了。

    “之前我让你看的那本,就是我拿到的孤本。”

    徐妙林的话声传来。

    “那是孤本?”

    方丘顿时一惊!

    那个让自己获得《正骨论》的竟然是孤本?

    这个孤本都这么厉害了,那其他的孤本是否又能有着神秘绝学呢?

    说不定不需要全科精通,学会某些孤本里面的内容就能治好老爷子的病呢!

    越想方丘越心动。

    “最重要的是各派高手聚会,得到承认大医才是准入资格。”

    徐妙林又抛出了一个惊人炸弹。

    大医?!

    方丘心中吃了一惊

    大医才能准入,也就是说自己要在一年半成为大医?

    这可能吗?

    “徐老师,不知道您在中医界里达到了什么层次?”

    方丘急忙抬头看向徐妙林问道。

    “我?”

    徐妙林微微一笑,没有回话,只是悄然举手,在空气中比划起来。

    细细一看。

    方丘赫然发现,徐妙林在空气中写了个“大”字。

    大医!

    果然!

    想到徐妙林很厉害,没想到他就是是全国50个大医中的一个。

    得知了中医界的层次划分,以及考核晋升之后,他深知大医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至少融汇三家,厉害,相当厉害!

    也就是说自己想获得类似《正骨论》的孤本就得进入大医?

    想到这,方丘眉头微皱了起来。

    这大医成了过不去的坎了。

    “那……”

    没等方丘把话问出来,徐妙林直接堵住了他说道:“别想让我告诉你聚会地点,我不会告诉你的,也没人会告诉你。所以,无论你想参加这个聚会,还是想治好自己的病,你都要一年半内成为大医!”

    方丘深深叹了口气。

    借光这条路看来走不通了。

    于是真挚的望向徐妙林,真诚说道,

    “徐老师!”

    “晚辈能不能跟您学习中医,学校实施师承培养模式,我能否拜您为师?”

    说完,紧紧的盯着徐妙林。

    徐妙林看了方丘一眼,却是微微一笑的摇摇头,说道:

    “拜师就不必了。”

    “中医这条路,得行万里路,至少治好一万个人,访一群明师才行,我虽然全科都会,但是太杂、不精,给你普及一下中医知识还行,做师傅,怕误了你。”

    方丘一愣。

    没想到徐妙林居然拒绝得如此的干脆。

    正欲再求!

    徐妙林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既然你有这份学习中医的坚定信念,我倒是可以当一当你的指路人,教你一些东西,也可以如同师父一样手把手带你,中医界考核的事情我也可以带你去。”

    方丘闻言大喜。

    这就算答应了。

    “但还需要考核。”

    冷不丁的,徐妙林说道,“另外,还需要钱!”

    “多少钱?”

    方丘赶忙问道。

    虽然没钱,但不能他绝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这个学校再也找不到像徐妙林这样何时的老师了。

    自己要全科都会,中医界也未必能找到徐妙林这么合适的师父!

    “三十万!”

    徐妙林微微一笑,竖起了三个手指。

    三十万……

    闻言,方丘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还欠人一千呢,现在又来三十万?

    不过!

    这钱,他出了!

    没钱他去想办法!

    这个机会他绝不能错过!

    一旦错过,可就很难找到这么厉害的老师了。

    “这钱,是付出。”

    徐妙林看了一眼面带苦笑的方丘,说道,“一个人越优秀就越傲慢。我当初可是给我师傅洗了三年脚踩被允许学的,脚你就不用洗了,给点孝敬的钱吧!”

    “俗话说财帛动人心,必须动你的心,有所付出你才能好好的学习中医。”

    “有些东西,得到的越容易就越容易失去,真正珍贵的是得不到的,也只有不容易得到的,才会让人珍惜。”

    说到这里。

    徐妙林话风一转,嘿嘿一笑说道,“而且,师父就是吃徒弟的,要不然收徒弟干嘛,说不定等你学会以后,我会把这些钱还给你呢?”

    “好!您多久要!”

    方丘不在多想,直接抬头问道。

    “这么快就做好决定了?”

    徐妙林笑着说道,“三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你就不算算,学会了要多久时间行医问诊才能把这三十万赚回来?”

    闻言,方丘摇摇头,说道:“我只为学成,不为赚钱!”

    “好!”

    徐妙林满意的点点头。

    好一句,只为学成,不为赚钱。

    如今这中医界,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可不多了。

    现在学习中医的学生日渐增多,还有不少半路出家之人,那一个不是为了以后找个好工作而选择了中医呢。

    不想用中医赚钱?

    学中医的人,有多少敢说这句话的?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吧,三十万。”

    沈妙林说道,“明天下午你来这里,到时候我会对你进行考核。”

    “好!”

    方丘点头答应。

    一个月,三十万,虽然对他这个学生来说难于登天。

    但是再难他要凑齐。

    不为其他,只为报老爷子的恩!

    望着方丘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徐妙林微微一笑,说道:“我倒要看看能逼出你多大的潜力来,一年半成就大医,还未曾有过。”

    “身患绝症,借债学习,说不定真能逼出一个奇才来!”

    “我很期待啊!”

    ……

    离开借阅室,方丘一路走向食堂。

    吃完晚饭,返回宿舍。

    因为没有晚课的缘故,方丘一直呆在宿舍里看书。

    可心却是静不下来。

    “该怎么办?”

    盘坐在床上,方丘苦思冥想。

    三十万,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

    对任何一个学生来说都不是小数目。

    他必须想尽办法一个月内赚够三十万块钱。

    可是到底怎么赚呢?

    他很困扰。

    这钱,到底该怎么赚?

    想了一个多小时,各种办法合理合法的办法都想了,还是不想不到。

    就在方丘极度苦恼的时候,孙浩、周小天和朱本正回来了。

    “老三,咱们可得抓紧,再晚就订不到票了。”

    刚一进门,朱本正就开口说道。

    “放心。”

    刚在书桌前面坐下,孙浩就笑着打开笔记本电脑,说道:“我可是出了名的抢票小圣手,就没有我抢不到的票,今天就算是通宵,我也得把这票给弄到手。”

    说完,立刻开始操作起来。

    “你们准备去哪儿?”

    听到三人的讨论声,方丘抛开心中的烦恼,问了一句。

    “怎么?”

    孙浩抬起头来望着方丘,嘿嘿一笑,问道:“老幺,想跟我们一起去了?”

    “不去。”

    方丘立刻摇头,苦笑着说道:“太穷了,而且我周日还要去医院上班。”

    “都放假了还上班?”

    周小天转过头来,好奇的问道。

    “没办法,祖国人民需要我啊!”

    方丘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说道。

    “呸!”

    周小天浓浓的嘲讽化为一个如此精炼的一个字。

    “我们准备去泰山,你真不跟我们一起去?”

    孙浩一边输入火车票网站密码一边问道。

    “不了。”

    方丘点头应声。

    不过,心中却是一怔。

    泰山?

    经孙浩这么一说,他倒是突然想到一件事。

    他记得老爷子当年好像就是从泰山找来了一株草药,还说是地宝之一。

    当时。

    他还以为,那株草药只是普通的中药,知道后来,他才明白,老爷子找来那株草药的目的,就是为了压制他的伤势。

    也正是那个时候,方丘才从老爷子口中得知,天材地宝,并不是世人口口相传的戏言,而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材和地宝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