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麻将之秘!
    “好!”

    虽然疑惑,但方丘并未质疑。

    而是按照徐妙林的要求,照做起来。

    先把麻将牌从箱子里拿出来,全部看了一遍,然后方丘开始摸牌。

    十分钟后。

    “停!”

    徐妙林看了下手机秒表,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按下停止键,喊了一声,说道,“把麻将牌全部翻过去,正面朝下,重新洗乱。”

    方丘照做。

    把麻将全部打乱。

    这是他还是不清楚,徐妙林这是要干什么?

    考察记忆力?

    不太像啊!

    看麻将洗得差不多了。

    徐妙林示意方丘停下来,然后随意的抽了一张,如同老牌友一般,看也不看,只是反手摸了一下,然后递给方丘,说道:“别看,摸出来,告诉我这张牌是什么。”

    “时间,两秒。”

    说话间。

    把牌递交到杜仲手里,开始记时。

    根本不给方丘任何反应和思考的余地。

    方丘好奇的赶紧接过麻将牌。

    伸手一摸。

    绝对手感,麻将牌上的刻印,立刻就浮现在杜仲眼前。

    “一!”

    徐妙林数着秒。

    “五万。”

    还没等他数到二,方丘就张口回答。

    徐妙林一愣。

    方丘“啪”的一声把牌翻开,牌面刻印的正好是五万!

    “好!第二张!”

    徐妙林点点头,然后又随意的抽了一张,递交给方丘。

    “一!”

    “八条!”

    反手一摸到牌,方丘就立刻回答。

    “再来。”

    徐妙林继续抽牌,嘴角的开始露出笑容。

    “七筒!”

    “七万!”

    “五条!”

    “东风!”

    “发财!”

    ……

    徐妙林一连抽了十几张牌,方丘都全部答对,而且每一张牌的用时,都没超过两秒。

    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就是直接看到牌面一样。

    徐妙林只想考察方丘的记忆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或者说在触感记忆力上多强。

    但没想到越试他越心惊。

    方丘比他想象的更强!

    甚至,比他还厉害!

    当年师父让他做的时候,他还在在慌乱之中还错了一个,可这小子不但一个都没错,而且用时比他还短!

    妖孽啊这是!

    徐妙林心中感慨道。

    在他看来,他自己的成绩已经算是顶尖的了,至少比他师兄齐开文好多了,想当初他只错了一个,可齐开文却跟着学了一年了还整整错了三分之二。

    再跟方丘一比。

    他自己还算勉强,他师兄简直就弱爆了!

    现在想来,自己这个师兄也真够丢人的!

    以后没钱了,写篇回忆录,讹自己师兄钱去!

    不给?

    不给就把你糗事全都都抖露出来!

    看你这个院长怎么做人!

    “很好。”

    徐妙林终于不再那牌了,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是你的第一堂课,这一课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训练你的手感,手感在把脉中是很关键的一点。”

    “把脉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必须具备极高的手感,和敏锐的触觉力,而在没有病人的时候摸麻将无疑是比较好的锻炼方式。”

    这才是他让方丘魔麻将的真正目的。

    看似考核,其实已经觉了。

    只不过教的不太成功,还没教了,这小子就会了。

    看来这当老师碰到一个妖孽般的学生还挺难办。

    原来如此!

    目的是这个啊!

    方丘受教的点了点头,疑惑道:“徐老师,今天不是要考核吗?”

    “你通过了。”

    徐妙林笑着说道:“昨天,你说不为赚钱只为学生的时候,就已经通过考核了。而这,第一堂课,手感不错!”

    方丘微笑。

    绝对手感,何止不错!

    “这副麻将牌你拿回去吧。”

    徐妙林说道:“带去给你舍友玩吧,这东西很锻炼手感,至于打麻将赌博什么的,就不必了。”

    “好,谢谢老师!”

    方丘点头,把麻将牌收进牌盒里。

    与此同时。

    徐妙林伸手,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纸。

    “回去自己看,这个书单上面的书,每一本读三十遍,黄帝内经读一百遍。”

    说话间,徐妙林把书单递交到方丘手里,又补充道:“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会的就指点你,不会的,就咱们一起探讨。”

    “至于教你东西,看完书拿三十万来再说。”

    “恩,谢谢徐老师!”

    方丘恭敬的感谢一声,接过徐妙林递来的书单。

    打开一看。

    从上到下,陈列着许多书名。

    《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难经》、《金匮要略》、《濒湖脉诀》、《四圣心源》、《脉经》、《针灸甲乙经》、《温病条辨》、《医宗必读》、《本草纲目》、《诸病源侯论》、《医学衷中参四录》、《急备千金要方》、《肘后急备方》、《临证指南医案》、《汤头歌诀》、《药性赋》。

    整整二十本!

    “看书归看书,该上的课千万不要拉下,成绩必须考好,明白吗?”

    徐妙林最后叮嘱道。

    “明白,谢谢徐老师教诲!”

    方丘躬身感谢道。

    心中很是感激。

    按照这种情况来看,虽然徐妙林指点自己的程度,还没到手把手带自己,比如抄方子一类的地步,但也比自己一个人看书好多了。

    而今天徐妙林教他的第一课,已经异于其他老师了。

    没有很本事,断然不敢这么交。

    至于那三十万,必须赶快弄齐。

    弄齐越早,他能越早从徐妙林身上学到东西。

    先把麻将放到桌台上,方丘快速进入结余是,找齐了二十本书,然后抱着书和麻将和徐妙林告别了。

    刚一进宿舍,方丘提在手里的麻将箱子就引起了舍友们的注意。

    而且没看到书,只看到了大大的“麻将”两个字。

    “好啊!”

    一把从方丘手里拿过麻将箱子,周小天打开看后,用讨伐的语气说道:“老幺,你不请客吃饭,反而花钱买麻将,这是典型的不学好啊!”

    一听到麻将。

    孙浩和朱本正,都围了过来,诧异看着方丘。

    “这是人送的。”

    方丘无语的说道:“难道你们没看到我手上的书啊!是兄弟吗?是兄弟不给接一下啊?”

    三个人充耳不闻,摆弄起麻将来了。

    方丘无奈的把书放到书桌上。

    “四个人玩一把?”

    孙浩翻弄着麻将,问道:“赌多大的?”

    “赌你个大头鬼!”

    方丘走过来解释道:“这个麻将不是用来赌博,是用来训练手感的,咱们学医的对手感的要求特别高,把脉的时候用得着,现在没病人只能拿这个先练练。”

    “啥?”

    周小天惊讶的看着手中的麻将问道:“拿麻将训练把脉手感,搞笑吧?怎么弄?”

    孙浩和朱本正全都好奇的看着方丘。

    麻将和中医有个毛关系啊!

    怎么还扯到一块了!

    “很简单,摸牌。”

    方丘解释一下说道:“以前玩过麻将的就不用了,没玩过的,先花点时间把所有的牌都给记一遍,然后把牌全部翻过去,重新打乱,再开始摸。”

    “这样啊!”

    三个人一听似乎有点道理。

    立刻来了兴致。

    正好三个人都对麻将不太熟悉,虽然以前玩过,但都是三缺一凑场子瞎玩的。

    摸牌他们可不会。

    三个人一边挑着麻将,一边用手指摸着牌,开始记起牌来。

    这一记,就记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

    三人开始尝试着摸牌。

    结果,除了例如三条、一筒、二筒,白板之类好认的能摸出来之外,难一点的牌能摸对的很少。

    “好难啊!”

    摸了十几个,就对了俩,周小天哭丧着脸说道。

    “咱们的学医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朱本正说道。

    孙浩也一脸认真的附和着点头。

    “嘿嘿。”

    方丘一笑,走上前来随意的抽了一张牌,反手一摸,说道:“哥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差距!”

    “七万。”

    “啪!”的一声,翻拍在桌子上。

    果然是七万!

    三人一惊。

    经过半个小时的记牌,三人都明白,一副麻将牌里最难摸的就是万和风牌。

    不像筒和条,一摸上去就能很容易的知道是属于哪一类。

    因为万和风牌笔划相对比较多,摸上去也很复杂。

    而在这两种牌中,最难摸的就是万。

    万是繁体字,导致其笔画复杂,摸上去给人的第一手感就是乱,再加上复杂的繁体万字上面,还有繁体数字,这就更难了。

    就算摸出来是万,也很难摸出到底是几万。

    特别是七万和九万,两张牌摸起来差不多,因为都是右边带勾,中间部位的笔划在手摸的时候又比较相似,所以没有一定的实力,很难准确的分清楚到底是哪一张。

    三人惊的正是这一点。

    因为方丘用时太短了,几乎只用了一秒,就能肯定是七万。

    这份摸牌实力,简直就是妖孽。

    扫了一眼惊呆的三人,方丘得意的笑着转身看书去了。

    “我掐指一算就知道,老幺在上大学之前,肯定是个赌鬼!”

    看着方丘那潇洒离去的背影,周小天嫉妒的说道。

    “没跑了,绝对是!”

    孙浩和朱本正,赞同的点头。

    或许是受到了方丘的刺激,三人玩得更加的起劲了。

    “七条!”

    “卧槽,怎么是八条!”

    “五万!”

    “是四万……”

    三人一直玩到熄灯。

    而方丘对着拿来的那二十本书,疯狂的读了起来。

    第一本《黄帝内经》,目标,一百遍!

    虽然徐妙林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读了一百遍,尤其是在他强大的记忆力之下。

    但是说是一百遍,他就读一百遍。

    一边都不会差!

    他相信徐妙林不会无的放矢。

    一夜无话。

    半夜三点,方丘起床,从楼顶跳下去,去往中心湖修炼。

    半路经过药王山的时候,他刻意的停了下来,观察在药王山上练习的陈聪。

    此时,军官李骥早已经没了踪影。

    看样子真的离开了。

    方丘站在树后,望着修炼的陈聪,微微一点点头。

    “有提升。”

    一眼看去。

    陈聪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