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你的贵人
    “已经摸到了一点点内劲的影子了,不错。”

    看来经过那天夜里的那一招之后,陈聪明显感悟了不少。

    “不过,要想真正的踏入武倒,还是需要长时间的摸索,就现在而言,还远远没到临门一脚的时候。”

    暗暗点评一声,方丘转身离开,去湖心岛上修炼。

    上午。

    学生们都在上课的时候。

    中医学院院长,齐开文则是直接跑到了图书馆借阅室里。

    “师弟啊?”

    一进门,齐开文就笑着喊了一声。

    “嗯?”

    见到齐开文,徐妙林显得有些意外。

    这段时间来着有点勤呐!

    “我来看看你,关心一下。”

    齐开文笑着问道。

    “无事献殷勤。”

    徐妙林瞥了齐开文一眼,说道,“直说吧,找我什么事。”

    “嘿嘿……”

    齐开文凑上前来,望着沈妙林,笑声说道:“师弟的实力,不减当年呐,甚至更厉害了啊,一出手胃癌就治好了。”

    显然他听到了莫一棋被治好的消息。

    继续夸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医生能做到的!现在整个学校的学生都知道,莫一棋的绝症被治好了,在学生们的眼里,这可是实打实的奇迹啊,恭喜师弟又精进许多啊!”

    “一般,不过师兄你的医术好像这些年都没进步了!”

    徐妙林抬头玩味说道。

    齐开文闻言脸上笑容一滞。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说话这么毒,有意思吗?

    有意思吗!

    “呵呵,师兄啊!”

    他赶紧转移话题,省的再被人揪住小辫子嘲讽一脸,“俗话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师兄实力不如你,但也努力为中医界做事啊,你这么厉害带着这,不白瞎了吗?”

    “哦?那你的意思?”

    徐妙林问道。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已经出手了,那就别继续躲了。”

    齐开文赶紧劝道说道:“这次,正好赶上学校开放师承培养模式,你也顺便带几个徒弟吧,这全校的学生,随便你选,只要有看上的,直接跟我说。”

    “呵呵,果然不是来关心我的,亏我还挺感动。”

    徐妙林淡省说道:“目的不纯啊师兄。”

    你感动个屁!

    齐开文差点忍不住唾自己师弟一脸。

    套话听不懂啊!

    但表面还得笑脸陪着。

    “很纯,很纯的!怎么样,师弟,对我的提议有什么看法?”

    “你来晚了,徒弟没有,记名学生我收了一个。”

    徐妙林说道。

    啊?!

    这一下,齐开文彻底懵了。

    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徐妙林,似乎是在质疑徐妙林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又似乎是不敢相信。

    自己来之前苦思冥想想好了一系列说辞。

    结果没用上!

    还以为师弟多难撬动呢,结果都收学生了?

    “谁?”

    齐开文赶紧问道。

    这可是大事啊!

    自己学校里竟然有人能入得了自己师弟的法眼!

    要知道自己师弟可是绝对满身傲气的人,在中医上拥有着极大的自信,并且一心痴醉于中医的人,除了中医和治病之外,其他事情几乎提不起他的兴趣。

    同样身为中医,做为其师兄的他,却很清楚的知道,以徐妙林的脾性,和对中医的执着,导致其眼光特别的高。

    高到什么程度?

    这么说吧。

    在为人处事、尊师重道这一方面,徐妙林表现得非常完美,但是对于中医的悟性和资质这一方面的要求,徐妙林却是苛刻至极。

    就连他,堂堂的中医学院的院长,徐妙林都看不上,就更别说其他人了。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孤傲而苛刻的人,居然收徒了?

    齐开文甚至都不敢想,这个人得让徐妙林动心到什么程度、惊艳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其甘愿收做徒弟。

    难道师弟无意间找到个天才?

    不对啊。

    学校里要是有天才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如果不是天才,师弟怎么可能收徒?

    师弟都在这图书馆里闲置了那么久了,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更何况让他重新出山?

    没错,一定是。

    一定是我疏漏了什么,错过了什么。

    齐开文这般想到。

    “大一大二的学生,还是大三大四的,我认识吗?”

    齐开文赶紧又加了一句。

    “你贵人啊!”

    徐妙林眨眨眼说道。

    齐开文又愣住了。

    啥?

    贵人?

    什么贵人?

    学校里,哪里有什么自己的贵人?

    徐妙林的一句话,让齐开文像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底谁?”

    疑惑间,齐开文再度张口询问。

    “你猜!”

    徐妙林微笑着说道。。

    “我猜你一脸!”

    齐开文心中那个憋屈啊。

    怎么就没在自己师弟上赢过一回呢。

    你猜一出,绝对撬不出来答案了。

    “不说拉倒。”

    齐开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说罢,扭头就走。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自己师弟正式出山收徒,哪怕只是一个记名学生,这就够了。

    而且但是最重要的一点,也是他真正希望的一点,就是要徐妙林振作。

    当年的事情,对徐妙林的打击都多重,他几乎感同身受。

    因此,这些年来,他都很少在徐妙林的面前提及重新出山的事,而是给徐妙林足够的时间冷静下来,然后才旁敲侧击的,一点一点的试探徐妙林,逐步的将其从之前的打击中拉出来,让他重新振作,重新回归中医界。

    现在他成功了。

    之前。

    莫一棋的事,他也不是没想过请徐妙林出手。

    可他最终也没下定决心,因为他知道,徐妙林不可能答应,可没想到,那天下午徐妙林突然就想通了。

    治好莫一棋之后,返回图书馆才没几天,就收徒了。

    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傻子都知道,肯定是有人刺激到了徐妙林,无论是正面的刺激还是反面的刺激,总归是把徐妙林从那份沉重的打击中给拉了回来。

    虽然齐开文不知道到底是谁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但他心存感激。

    一路上。

    齐开文心情畅快的笑着。

    “我的贵人?”

    “会是谁呢?”

    他思考着,脑子里面一道道的人影闪过。

    可是想了老半天,齐开文都没想到,这个人其实就是方丘。

    在齐开文眼里。

    以他师弟,徐妙林的脾性,要收徒弟,至少也要对方有中医的底子,甚至有中医的家世才有可能。

    学校里,这种人并不多。

    毕竟,有中医底子的人,几乎都不会来学校里学习,大多都会拜访名医,拜师于名医膝下求学。

    值于有中医家世那一类就更不用说了。

    身在中医世家,小时候学习到的知识,恐怕就连一些大学生都不知道,来学校学习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既是我的贵人,又有出色的品质,还要有一定的功底……”

    齐开问一路走,一路喃喃自语道:“能让师弟看中,怎么着也应该要有真正的中医应该有的品行才行吧?”

    “这么多条件综合起来,学校里有这种人吗?”

    齐开文自问一声,把自己都给难住了。

    他知道,没有。

    可徐妙林,已经收了!

    “不想了,不想了……师弟都已经出山了,还想这么多干嘛。”

    齐开文摇摇头,嘿嘿一笑,大步流星的朝着办公室走去。

    而这边。

    借阅室里。

    望着齐开文逐渐远去的背影,徐妙林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他明白自己师兄的良苦用心,也很感激自己师兄。

    “凭他那智商应该猜不到吧?”

    低语一声,徐妙林微微一笑,继续看书。

    晚上。

    因为孙浩订的火车票,是晚上10点的,所以吃完晚饭后,三人就开始匆匆的收拾东西,准备连夜坐火车去泰山,这样一来明早就能到。

    八点四十,方丘与三位舍友一同去往火车站,给三位舍友送行。

    一开始。

    方丘还以为只有周小天、孙浩和朱本正三人,可没想到刚到校门口,就见到了一大堆聚在一起的男女同学。

    这是要集体出游啊!

    “他们都跟你们一起去?”

    方丘一边扫望着人群一边惊讶问道。

    “一看你这几天就没听我们谈话!”

    周小天一脸的不满,然后怂恿说道:“怎么样,我们的号召力很强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哟,说不定还能买到跟我们同一班的车票哦!”

    “你出钱?”

    方丘问道。

    “当我什么都没说。”

    周小天果断跳离方丘身边。

    扫望了一眼。

    方丘发现,与三人同行的还有三班近乎一半的同学,以及江妙语宿舍里的四人,和她们班级的一些人。

    全部加起来,竟是有三十多人。

    望着这熙熙攘攘的一群人。

    方丘微微一笑。

    想来,他们这一行,应该会发生不少趣事吧。

    这是江妙语朝着方丘看了一眼,两人只是隔着众人简单的点点头。

    而江妙语身边站在一个长得挺帅气的男生一脸警惕的望着方丘。

    方丘根本没有将视线注意到他身上。

    继续和舍友闲聊起来。

    很快。

    所有人聚齐,一起笑闹着背着大包小包坐上几辆事先约好的面包车,朝火车站赶去。

    半个小时后。

    大巴车在火车站外的广场旁停下。

    “老幺。”

    率先下车的周小天,望着与他一同下车的方丘,不死心的说道,“这可是最后一个机会了,你真不跟我们一起去?”

    “周日我还得去医院坐诊,去不了。”

    方丘笑着说道。

    “放心吧。”

    刚下车的孙浩走上前来,嘿嘿的笑着说道:“到了以后,我多照点照片发给你,羡慕哭你!”

    “我现在都快哭了,赶紧滚蛋!”

    方丘说道。

    他后天也会去泰山,独自一人。

    不过这个他不会和他们说。

    而且他们去的是旅游景区,而他去的是大山深处。

    要说风景,无人之处才是真的美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次去不了,那就下次,反正时间咱们时间还长着呢!”

    孙浩笑着说了一句,旋即刻意靠到方丘身旁,伸手朝江妙语一指,低声问道:“你真不去打声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