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老翁传授!
    “咦?”

    方丘轻咦一声。

    老翁身上竟然丝毫无内气。

    甚至不似一个武者。

    可狼为什么害怕这里呢?

    方丘压下心中的疑惑,礼貌的冲着老翁一躬身,微笑说道:

    “老人家,我的水快喝完了,想跟你讨口水喝,不知道可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可这深山野林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老翁上下打量着方丘问道。

    “我是中医,进山来找草药。”

    方丘答道。

    “这样啊……”

    老翁点点头,不再追究,招呼道,“进来吧。”

    “谢谢!”

    方丘随着老翁走进屋里,老翁指着屋里靠近灶台的角落水缸说道:“水在这里。”

    方丘转头看向老人所指。

    看清之后,心中一惊。

    因为那水缸是石头做的,而且是一整块的青石。

    若老翁不是高手,那这个水缸应该是身为普通人的老翁在山里找到青石以后,自己凿出来的。

    这么苦功,实在佩服。

    带着方丘来到水缸前,老翁伸手,打开盖在水缸上的木盖,然后从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竹筒,递给方丘说道:“舀着喝。”

    “谢谢您!”

    方丘接过竹筒,立刻舀了一筒水,仰头喝了下去。

    好甜!

    水一入口,方丘就感觉一股爽快的甘甜感,由喉入肚,甚是爽快。

    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甘甜的水了。

    这么甘甜的水现在只存在儿时的记忆里了。

    喝完水。

    “谢谢您,老人家。”

    方丘转身对老翁道谢。

    “一点水而已,不必客气。”

    老翁笑着说道。

    方丘打量了一下整个房屋,石头垒墙,茅草铺顶。

    看似简单,却极不简单!

    他多少懂一些阴阳五行和风水配置。

    自然看得出,这个茅草屋各处的配置都是暗和风水五行!

    “老人家。”

    方丘将目光投向老翁,笑着问道:“您怎么会住在这深山野林里?而且还一个人,不怕豺狼虎豹吗?”

    “呵呵。”

    老翁呵呵一笑,说道,“修行而已,世俗喧哗,寻个静处,好生休息休息。”

    “至于豺狼虎豹,怕它作甚,怕它就不吃我了?”

    怕它就不吃我了?

    方丘不禁对老人家心生佩服。

    好强大的心境!

    “您这算是然物外吧!”

    “我只是比较偏爱安静而已。”

    老翁笑呵呵回道。

    “敢问您高寿?”

    方丘问道。

    “今年已经八十有五了。”

    老翁回道。

    “八十五?”

    方丘惊讶的望着老翁,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老翁也最多七十岁,没想到已经八十五了。

    而以此高龄,竟然独居山林。

    竟然起居有常,行住无碍。

    当真厉害!

    “您的身子骨可真好。”

    方丘感慨道,随即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这深山野林的,年轻人都不一定能走到这里来,我看您就独自一人,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通过简单的接触和感应。

    他已经确定老者是一个没有丝毫内气的普通人。

    一个心境异常强大的普通人。

    就这样一个普通人能在这群兽环视的地方筑屋修行,他怎能不好奇。

    “有心,自然就能过来。”

    老翁微微一笑。

    “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您家里人放心吧,您就不想家吗?”

    方丘追问道。

    “我连自己都不想,又何谈想家?”

    老翁抚须笑道。

    闻言,方丘顿时一愣。

    我连自己都不想,又何谈想家?

    这话有禅机啊!

    老爷子曾告诉他。

    世间有两种人最值得佩服,一个是立国拓土君王,征服天下。

    一个是修行人,降服其心。

    此二种人非大勇之人不可,若论无畏勇猛,第二种人更胜第一种人。

    征服天下易,征服自己难!

    练武之人比这两种人,如明星比之皓月,只是点点萤虫之光而已。

    眼前的老翁竟然连自己都不想,已然降服了自心。

    甚至没有自己,连心都没有,没有降服却已然降服!

    方丘冲着老翁一拱手,敬佩的感慨道:“您老厉害,能做到连自己都不想的人,可不是一般人,道行高深,晚辈佩服!”

    “一点都不厉害。”

    老翁摇头摆手,忏愧道,“厉害的,都在红尘历练呢!我还做不到他们那种程度,所以只能自己躲到这深山野林里来避世清修。”

    “无境扰我,我可解脱,有境扰我,我能否解脱难说,所以我一点都不厉害,而且我只修自己,终落小乘。”

    “您谦虚!”

    方丘说完,画风一转,指着门外的那一块小菜地,好奇的问道:“您虽然身子骨好,但是到了这个年纪,也不好打猎,就靠门外这块菜地,能吃得饱吗?”

    “两日一餐,足够了。”

    老翁笑着回道。

    闻言,方丘肃然起敬。

    财色名食睡,佛家五盖。

    要修行必破之,老人家之前种种,分明已经破了名、破了财、破了色、甚至破了睡、现在又破了食。

    佩服!

    “屋内昏暗,我们屋外聊吧。”

    老翁对方丘说道。

    “好!”

    方丘点头。

    然后两人走出房屋,来到菜地边上两块大青石上那里。

    方丘用手碰了一下,大青石并不凉,所以也就没阻止老人坐下。

    一老一少。

    坐在大青石上。

    山风拂面,林鸟声悦。

    这画面说不出的美好。

    “前辈,我有个问题很好奇,想请您解答一二。”

    方丘准备把心中疑惑问出来。

    “你说。”

    “我在三里外,碰到一头狼,那头狼无论如何都不敢往这里走,我来此,没有现您异于常人,那为何这头狼不敢来这里,像是害怕什么东西似得?”

    方丘说完,静等老人家的回答。

    “你说狼啊。”

    老人家呵呵一笑,说道,“我和它是好朋友,我救过它一次,我和这里很多动物都是好朋友。我估计是你追它,它逃走,想找我帮忙,到了又不敢往这走可能是怕你伤害我。”

    说着,深深的看了方丘一眼,“你不只是个简单中医吧,也不是一般人吧?”

    方丘讪讪一笑,转移话题道:“前辈,不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他准备向老人家打听一下地宝的信息。

    说不定对方知道呢?

    “奇怪的地方?”

    老翁没在继续追究方丘是不是一般人,而是想了一下,说道,“此去东方三十里有一处,在哪里经常能见到各种凶猛动物的白骨,我很多动物朋友去了那里回不来了,也不知为何。”

    闻言。

    方丘心头一动。

    各种凶猛动物的白骨?

    在这深山野林中,老翁口中那些凶猛动物,足以称王,又怎么会经常化为白骨?

    难道是天材地宝的守护灵兽?

    也只有灵兽才可能杀的了这么多凶猛动物。

    看来此处有地宝的可能性极大!

    方丘立刻将身后的背包放下,打开,取出一株野山参和两株灵芝,递给老者恭敬的说道:“前辈,这是我在山里找到的几株草药,就当是报答您帮我解惑还有那送水之情了,也祝您长命百岁。”

    谁知。

    “不要。”

    老翁直接摇头,说道:“我要你这草药干什么?”

    “这草药都是野生的,您收下补补身子。”

    看着老翁,方丘真诚的说道。

    “我这身体又没毛病,生死有命,管它作甚。”

    老翁再度摇头,“再说了,人间第一大补的,是睡觉啊。”

    说到这里。

    老翁看了方丘一眼,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你是中医,就给你讲点中医书上学不到的东西吧。”

    “您请说。”

    方丘恭敬的说道。

    “其实,一个人真正睡觉的时间,最多只有两个小时,其余都是在浪费时间。”

    老翁语出惊人。

    “都是躺在枕头上做梦,这世上没有哪个人不做梦的,至于醒来觉得自己没有做梦的,那是因为他自己忘了。”

    “通常一个人睡两个小时就足够了,为什么有人要睡七、八个小时?”

    “那都是因为赖床,靠在枕头上休息的习惯养成的,打坐做功夫的人都知道,正午时分只要闭眼真正睡着三分钟,那就等于睡了两个小时,不过这要对好正午的时间才行,夜晚则要在正子时睡着,那个时候睡五分钟,就等于六个小时。”

    听到老翁的话,方丘微微一惊。

    他没想到,老翁居然还懂这些。

    看来这是老翁亲自印证的。

    果然是中医书上没有记载过的!

    “就这个时间的学问,又大了去了。”

    沉吟了一下,老翁继续说道,“同宇宙法则、地球法则、易经阴阳的道理有关系,而且你会感觉到,心脏下面硬是有一股力量降下来,与丹田的力量融合,水火既济,豁然一下,那你睡眠够了,精神百倍。”

    “所以,失眠或者真要熬夜的话,在正子时的时刻,哪怕只有二十分钟也一定要睡,睡不着也要训练自己睡着,过了正子时大约十二点半以后,就不会想睡了,那种感觉就很糟糕了。”

    “还有更严重的,到了天快亮,四、五点钟、五、六点卯时的时候,你又困得想睡,这个时候如果一睡,一天都会昏头。”

    “所以说啊,跟这天一样,人的身体也有白天黑夜,要补那就补自身补睡眠,草药再好对自己的身体而言都是外物。”

    说到这里,老翁抚须呵呵一笑。

    颇有种怡然自得的趣味。

    “佩服,前辈您果然了得。”

    方丘感慨道。

    没想到睡觉还有这么大的学问。

    以前他也知道午时子时,但没有老人家说道这么明确。

    “小家伙。”

    老翁笑着看了方丘一眼,沉吟了一下,说道,“既然你我有缘,而且又是学医的,对草药也很熟悉,那我就传你个治疗胃病的法子。”

    “晚辈洗耳恭听!”

    方丘开心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