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两女相见
    拿到车票。

    在候车厅里等了有半个小时,方丘等人才在大家的目送下,检票进了候车大厅。

    上了高铁。

    “先让她躺下,我去要个冰袋。”

    方丘赶紧将座椅放平,返回对扶着江妙语的袁蓓和黄曼曼说了一声,就转身离开。

    “怎么样,还疼吗?”

    等江妙语躺下,王瑜才上前询问道。

    “不是太疼了,我还忍得住。”

    江妙语回道。

    “那就好。”

    王瑜点点头,说道,“回学校以后,到医院里去好好检查一下,包点药,得在假期结束前尽快好起来才行,可别到时候让全校的同学看到,我们的校花大美女,一瘸一拐的去上课,那就太掉形象了。”

    “你是说……”

    旋转完座椅的袁蓓眼珠一转,问道:“一步一米七,一步一米六?”

    这话一出。

    四个女人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话太形象了。

    “你别说,方丘同学来得可真及时,妙语才刚崴伤没多久,就出现了。”

    黄曼曼突然说道。

    “他不是不来泰山吗?”

    袁蓓面带深意的看着江妙语。

    “我也不知道。”

    江妙语微微一笑。

    “你都不知道,我们就更不知道了。”

    王瑜笑着说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电感应,要不然怎么妙语一崴脚,他就来了?”

    袁蓓调笑道。

    “恩,有这个可能。”

    王瑜和黄曼曼,同时一脸认真的点头附和。

    “你们别乱说。”

    江妙语红着脸,小声说道。

    就在这时。

    方丘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冰袋,直接走到江妙语床前。

    “你才刚刚扭伤,破裂的小血管还在流血,先用冰袋冷敷,控制一下伤势。”

    说着。

    方丘轻轻的将手中的冰袋,放到江妙语扭伤的脚踝上。

    “谢谢!”

    江妙语小声道。

    “不用客气。”

    方丘微笑应了一声,嘱咐道,“暂时不要乱动,先让它敷一会儿,感觉很冰的时候再拿开。”

    “放心吧,这事交给我了,怎么说我们也是学医的,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

    袁蓓接话说道。

    “恩。”

    方丘点点头,然后看着江妙语问道:“还没吃午餐吧?”

    “你这一说,我突然感觉好饿。”

    王瑜捂着肚子,说道。

    “是啊,我也好饿,怎么就没人问问我呢。”

    黄曼曼苦着脸,眼眸中却隐隐的带着笑意。

    “好,我去问下什么时候送餐。”

    方丘点点头,立刻起身离开。

    “一直都没人为我忙前忙后的,现在突然出现一个,我好不习惯。”

    袁蓓看着江妙语,揶揄的说道。

    “我们可都是沾了江大校花的光,真是荣幸啊!“

    黄曼曼也笑着望着江妙语说道。

    “能沾光也是一种实力,好吧?”

    袁蓓回道。

    王瑜只是眼神含笑望着江妙语,没有说话。

    不言自明。

    江妙语装睡,不理会三人。

    “某些人无话可说,装听不到。。”

    黄曼曼感慨一声说道。

    江妙语脸上更红了。

    这时。

    方丘提着五份免费午餐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咱们妙语同学,早就望穿秋水了。”

    见到方丘,袁蓓立刻出声调笑。

    江妙语睁开眼睛,嗔怪的看了袁蓓一眼。

    袁蓓不以为意。

    方丘只是笑笑。

    吃完饭,方丘细心的照顾着江妙语,袁蓓三人的调笑声,也是一浪高过一浪,让方丘和江妙语尴尬不已。

    好不容易挨到站。

    袁蓓和王瑜架着江妙语下车,然后直接打的回学校。

    很快。

    车子就来到了江京中医药大学门口。

    “方丘,我们架着江妙语太不方便了,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她的脚,要不然你背她回学校吧。”

    袁蓓笑颜如花,面带深意的说道。

    “好!”

    方丘也没多想,就立刻答应。

    江妙语的脚,现在确实还不能动,若是真让人架着走的话,恐怕会出问题,而且一个女生,被人架着一跳一跳的,那个形象也不太好。

    从头到尾,江妙语都没有说话。

    下了车。

    方丘直接背起江妙语,在袁蓓、王瑜和黄曼曼的围绕中,一路朝着学校大门走去。

    可刚来到学校门口。

    方丘就突然停下了脚步。

    看着前方,有些愣。

    只见。

    一个女孩,正从学校里往外走。

    就在方丘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这个女孩的目光也落在了方丘的身上,只是一眼,就愣住了。

    看着这个女孩。

    方丘小心翼翼的把江妙语放到地上。

    疑惑中。

    江妙语有些莫名的往前看去。

    映入眼眸的,是一个打扮得很简约,知性又青春,长相也非常漂亮的女孩。

    与此同时。

    那个女孩的目光,也从方丘的脸上,转移到了江妙语的身上,从头到脚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江妙语来。

    最终俩人对视在一起。

    眼眸中,有着莫名、疑惑和探寻。

    方丘第一次犹豫了。

    看看前方的女孩,又看看江妙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奈何。

    在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前方的女孩和江妙语,都是在同时转目,看向方丘。

    俩人的眼神,都很疑惑。

    似乎都是在质问方丘,她是谁?

    “你怎么来了?”

    方丘看向前方的女孩笑着问道。

    很亲切的一声问候。

    谁知。

    这女孩不但没有回答,反而直接走上前来,一伸手就轻轻的给了方丘一拳,说道,“行啊,这么快就认识了这么漂亮的女同学了?”

    “这不早就认识了吗?”

    方丘对女孩小小,然后才赶紧转头,对江妙语等人介绍道:“她是我高中同学,蒋梦婕。”

    然后又回头,看着蒋梦婕,说道,“她是我同学江妙语,这三位是袁蓓、王瑜、黄曼曼是跟她一个宿舍的。”

    “你们好!”

    蒋梦婕就面带微笑的对着四人点了点头。

    “你好!”

    江妙语等人回道。

    “你这是受伤了吧?”

    打完招呼,蒋梦婕低头看了一眼江妙语还红肿的脚踝,然后对方丘说道:“都伤成这样了,你还不赶紧送人回去。”

    “这不是遇到你了吗?”

    方丘再次笑笑,然后背起江妙语,朝着女生宿舍走去。

    蒋梦婕跟在其后。

    一路无话。

    气氛有些尴尬。

    一行人就这么就来到了江妙语宿舍。

    “你们应该很久没见了吧,快去叙叙旧,有袁蓓她们在,我没事的。”

    刚躺下,江妙语就笑着说道。

    “那行,明天我再来看你。”

    方丘想了想,点点头说道。

    虽然放假了,但还是有些学生留校,这里毕竟是女生宿舍,被人看到可不太好。

    尤其是舍管大妈。

    比亲妈还严格的大妈。

    离开女生宿舍。

    “你想去哪儿?”

    方丘对这蒋梦婕说道。

    “去你们学校操场吧,边走边聊聊天。”

    蒋梦婕笑着说道。

    “好!”

    方丘点头。

    俩人一边聊着,一边走向操场。

    “你什么时候来的?”

    方丘看着蒋梦婕问道。

    “周一就来了。”

    蒋梦婕一边走,一边侧脸看向方丘笑着说道,“本来还想偷偷过来给你个惊喜,结果在你们学校门口遇到一个认识你的同学,跟着他找了半天才知道你不在学校,然后我自己就在附近的酒店住下了,等你回来。”

    “你的苦等有结果了,我回来了。”

    方丘笑道。

    “是,还背着一个大美女。”

    蒋梦婕眼神中闪过一丝莫名苦涩,然后笑着转移话题,说道,

    “知道我找不到你以后,为什么一直不给你打电话,也不回去吗?”

    “不知道。”

    方丘耿直的摇头。

    “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遇到你。”

    蒋梦婕甜甜一笑,说道,“这不就遇上了。”

    方丘笑着,没有回话。

    “我没想到的是。”

    蒋梦婕没有在江妙语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而是说道:“这才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已经在整个学校都出名了。”

    “恩?”

    方丘疑惑的望着蒋梦婕。

    不解她怎么知道的。

    “来到你们学校以后,我顺便看了一下你们学校的论坛,结果现你们学校的论坛上,都是关于某人的消息,而且排名挺高!”

    蒋梦婕说道。

    方丘轻声一笑。

    “先是学院中秋晚会,然后是开学典礼,最后是协会那些,三歌,还有才艺展示,一次比一次轰动,老方啊,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你啊!”

    “甚至比高中的你更优秀,我都有些快不认识你了。”

    蒋梦婕有些怀念,望着远方,声音有些悠远的说道,“老方,我好久没听你唱歌了,给我唱歌好吗?”

    “你想听什么?”

    方丘轻声问道。

    “水木年华,中学时代。”

    方丘点点头。

    这歌他会。

    轻吸一口气,唱了起来。

    “穿过运动场让雨淋湿,

    我羞涩的你,

    何时变孤寂,

    躲在墙角里偷偷哭泣

    ……”

    操场上。

    方丘的歌声,悠扬的响起。

    俩人就这么并排走着。

    蒋梦婕没有说话,也没有笑,只是在方丘唱歌的时候,一直专注的看着方丘的脸,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一歌,唱了三分钟,蒋梦婕就看了方丘三分钟。

    一秒都没有移开过视线。

    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方丘的歌声里,又仿佛是在享受着站在方丘身边的感觉。

    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爱是什么,

    我还不知道,

    谁能懂永远,

    谁能懂自己,

    把百合日记藏在书包,

    我纯真的你,

    我生命中的唯一。”

    一旁。

    一直盯着方丘看的蒋梦婕,在听到这最后一句歌词的时候,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

    笑的很甜,很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