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美好往事!
    “这歌词,跟歌名好像有些不符。”

    方丘唱完,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谁说不符?”

    蒋梦婕一转头,轻快在跑道上跳跃着,转身对着方丘说道:“我听着很符合啊!”

    方丘笑笑。

    他感觉,自己好像上当了。

    因为这歌听起来,根本不是在回忆学生时代,而是在回忆学生时代的爱情,甚至可以说是一表白歌曲也不为过。

    “和你做了三年的高中同学,我第一次知道你唱歌原来还可以这么好听,高中的时候你就挺厉害,原来一直在藏拙啊!”

    轻快的跳了几步,蒋梦婕才停下来,隔着三米远看着方丘,说道,“要是早知道的话,就能天天让你唱歌给我听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

    方丘玩笑般的说了一句。

    “现在想想,真的很怀念高中的生活呢。”

    蒋梦婕走到操场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怀念着说道,“那时候,我们在同一个班,每天一起上课,下课了就看着你们在教室里玩闹,感觉很充实,跟现在这无趣的大学生活相比,不知道好多少倍。”

    “是啊。”

    方丘点点头,在蒋梦婕身边坐下,说道:“可是,我们不可能一直念高中。”

    “你还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有一个女同学,从高三下学期留级到高一的新生班,在学校里待了整整六年,才考上大学。”

    蒋梦婕问道。

    “记得。”

    方丘点点头,有些惋惜的说道,“那时候她学习是我们学校最刻苦的,第一个到学校,最后一个离开。可惜脑子有些问题,一直成绩都不好,你好像还帮她补过课?”

    “恩。”

    蒋梦婕点头,说道:“每天放学后,跟你一起在教室里把功课做完,我都会去给她补课,不过幸好,她终于梦想成真考上了大学。”

    “你做了一件大好事。”

    方丘笑着说道。

    他没有说,其实暗中他一直帮那名女同学疏通脑子里的经脉。

    “一提到这个,我就忍不住想笑。”

    方丘接着说道,“每天都是我们俩在教室里做功课,等食堂的阿姨们都块收摊了,我们才去吃饭,整个食堂都只剩我们俩了,现在想来,挺尴尬的。”

    “当时你尴尬吗?”

    蒋梦婕问道。

    “当时?”

    方丘一愣。

    当时,他还真不觉得尴尬。

    人嘛,回头想一想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总免不了有几件尴尬的。

    “反正我是不尴尬。”

    蒋梦婕笑着道。

    “当时的确不尴尬。”

    方丘点头,说道,“要不然,咱们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考上大学,还不都是当时的努力得来的,要是没那段日子,你还真不一定能成我们市高考状元。”

    “都是你谦让。”

    蒋梦婕望着方丘,疑惑说道,“我现在都没弄不明白,1你那么妖孽的学习度,那么厉害的成绩,这个高考状元怎么会落到我的头上?”

    “运气不好。”

    方丘笑道。

    “我才不信!”

    蒋梦婕摇摇头,说道,“你这么谦让,我才不会手下留情。”

    方丘笑了。

    当时,他的确没想引起什么大动静,所以自己把握了分数,也打心底里没想过要当什么高考状元。

    “我想问你个问题。”

    蒋梦婕张口。

    “什么?”

    方丘问道。

    “你在高中三年里,干过的最出格的事是什么?”

    蒋梦婕轻笑着问道,眼眸里却流露着一丝笃定之色,仿佛早已知道答案似的。

    “这个……”

    方丘想了想,笑着说道:“应该就是捅咱们班,窗外那个马蜂窝了吧,你呢?”

    “我干过最出格的事,就是跟教导主任理论。”

    蒋梦婕说道。

    “你还干过这事?”

    方丘惊讶。

    “对啊!”

    蒋梦婕点点头,说道,“就在你捅马蜂窝那天。”

    “什么?”

    方丘一愣。

    他隐隐的明白了什么。

    上高中的时候。

    他所在的班级在教学楼的二楼拐角,当时在教学楼背面,前窗外有一个马蜂窝。

    那个马蜂窝不大,但是却有很有马蜂。

    那些马蜂都是带有毒性的,几乎每天上课,只要开着窗,就会有马蜂飞进教室,而当时坐在窗子旁边的,正是蒋梦婕。

    为了安心学习,蒋梦婕每天都要把窗子关上,每天都热得大汗淋漓。

    也正是因此。

    方丘才找机会,在下课之后,到教学楼后面废弃的排水沟里,找了一跟竹竿,把马蜂窝给捅了。

    因为这事,还被班主任给狠狠的训了一通,说是要上报给教导主任去处理。

    结果,却不了了知了。

    一开始,方丘还以为是班主任吓他的。

    现在听来,蒋梦婕找教导主任理论,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

    只是,俩人都没有说破。

    “不说这个了。”

    见方丘的模样,蒋梦婕轻笑着摇摇头。

    那是她第一次对抗老师。

    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现在说出来,总觉得不合适。

    “那你……”

    方丘张口。

    “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报考中医大学吗?”

    蒋梦婕打断方丘的话,好奇问道。

    方丘也很疑惑这个问题。

    因为,蒋梦婕的高考成绩实在是太好了,高考状元可不是谁都能做的,以她的成绩,完全可以去上国内,甚至是在国际上都排名前列的大学,但她却选择了一所并不太出名的中医大学。

    要知道。

    她的高考成绩,可以让她轻松的走进港大医学院。

    但是,她没有。

    “我到现在还是认为,你应该去清华、北大或者港大。”

    方丘说道。

    “可是我选择了一所,不太出名的中医大学。”

    蒋梦婕笑着,转头盯着方丘,眼眸里隐隐的带着些须笑意,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方丘立刻问道。

    “你猜。”

    蒋梦婕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过头来,对着方丘甜甜的笑着说道。

    方丘想了想,说道:“猜不着。”

    “那就继续猜,什么时候猜到了告诉我。”

    蒋梦婕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但脸上的笑容依然。

    “恩,好。”

    方丘点点头。

    两人再次在操场上并排迈步。

    无话不谈,相谈甚欢。

    大多都是在回忆着高中时期的生活,蒋梦婕对高中生活的细节记忆,强到让方丘难以置信。

    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些曾被他忽视掉的细节,才换了今天他们脸上的灿烂笑容。

    很美好的回忆。

    再也回不去的生活。

    俩人边聊边散步。

    时间飞流过。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突然,方丘的电话响起。

    方丘掏出手机一看。

    是江妙语打来的。

    “喂?”

    方丘接通电话。

    “方丘,你们还在操场吗?”

    江妙语略显好奇的话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恩,还在。”

    方丘点点头。

    一旁。

    蒋梦婕笑着眨了眨眼,低声问道,“她打来的?”

    方丘点头示意。

    “哦哦,好,是这样。”

    听到方丘的答复,江妙语张口说道,“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我想请你跟蒋梦婕同学一起吃饭,主要是为了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另外也对蒋梦婕尽一下地主之谊。”

    “你的脚还不能动,还是……”

    方丘张口,想要拒绝。

    可话还没说完。

    蒋梦婕就突然把手伸过来,把手机夺了过去。

    “正好我也饿了,我跟方丘现在就去食堂那,谢谢你,妙语。”

    蒋梦婕笑着说道。

    “好,我马上就到。”

    江妙语笑着应声。

    挂断电话。

    蒋梦婕才把手机还给方丘。

    可方丘却是一脸苦笑。

    “我单独请你吃饭不是更好吗?”

    看着蒋梦婕,方丘说道。

    “你是心疼别人,还是害怕呀?”

    蒋梦婕调笑道。

    方丘无语。

    “走吧。”

    蒋梦婕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方丘,说道,“不就是吃个饭嘛,看把你吓成什么样子了,我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老方去哪了?”

    方丘悻悻的一笑,走了上去。

    穿过操场。

    俩人很快的就来到了食堂门口。

    “她的脚伤的那么严重,要不你去接一下她?”

    蒋梦婕说道。

    “来了。”

    方丘朝着女生宿舍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

    蒋梦婕转头看去。

    只见。

    江妙语正拿着一根拐杖,提着受伤的脚,缓缓的走来。

    “还是我去接她吧。”

    白了方丘一眼,蒋梦婕立刻朝着江妙语迎了上去,结果却现根本没插手,因为江妙语拿着拐杖的缘故,她想扶都扶不了。

    “走吧。”

    来到食堂门前,江妙语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去二楼吃。”

    “你这脚,要不就在一楼吧。”

    方丘说道。

    他知道,二楼的菜比较好,还可以点餐,一楼则是大锅饭,相比下来,二楼要好很多。

    但是,以江妙语现在的伤势,要上二楼,还挺为难的。

    “没事。”

    江妙语回道,“就一层楼而已,不碍事。”

    最终。

    在江妙语的坚持下,三人朝着通往二楼的楼梯走去。

    此时。

    食堂里的人很少,虽然是假期,但是因为有学生留校的缘故,食堂中依旧有师傅和阿姨在工作,但工作量显然要比正常工作的时候,轻松许多。

    “让方丘背你上去吧。”

    刚上了两阶楼梯,蒋梦婕就有些担心的看着江妙语,说道。

    “不用。”

    江妙语笑着应了一声。

    此时,她额头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使用拐杖,还不习惯,觉得吃力也是正常的。

    “你就这么看着啊?”

    虽然江妙语说不用,可蒋梦婕却不同意,反而直接转头看着方丘,说道,“她是伤患,赶紧背她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