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无从解释的误会!
    方丘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睡,也没敢说话。

    同样的。

    蒋梦婕也没有说话,只是侧身睡着,虽然眼前一片漆黑,却依旧望着方丘所在的方向。

    俩人都没睡。

    就这样,一夜的时间,逐渐过去。

    一夜无话。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

    “醒了?”

    天刚一亮,方丘就看到躺在床上睁着眼的蒋梦婕。

    “恩,我可能有些认床,所以醒的有点早。”

    蒋梦婕点头说道。

    “要不,起床运动一会儿?”

    方丘问道。

    “好啊。”

    蒋梦婕笑着点头。

    俩人起床,离开酒店。

    来到学校中心湖跑道上,开始慢跑。

    “我今天就走了。”

    蒋梦婕突然说道。

    方丘沉默了一下,问道:“几点的车?”

    “吃完早餐就差不多了。”

    蒋梦婕应声道。

    “我去送你。”

    方丘回道。

    “当然,要不然你还让我一个女孩子,自己走啊?”

    蒋梦婕笑了。

    慢跑两圈。

    方丘和蒋梦婕才停了下来,一边聊着,一边走进食堂。

    吃完早餐,已经是清晨七点半了。

    蒋梦婕订的车票是八点半。

    方丘带着蒋梦婕,打车赶往高铁站。

    “有没有舍不得?”

    来到高铁战,取到车票,蒋梦婕笑问方丘。

    “就算我舍不得,你也一样得走。”

    方丘笑道。

    “给我个拥抱吧。”

    蒋梦婕笑着,展开双臂,说道:“我要上车了。”

    方丘没有说话。

    直接走上前去,拥抱蒋梦婕。

    蒋梦婕甜笑着,靠在方丘肩上,在方丘耳边说道:“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说罢。

    松开双手,然后转身离开。

    在候车大厅里,透过玻璃,一直看着蒋梦婕坐上火车,方丘才转身,准备回学校。

    “很快就会再见?”

    一边走着,方丘一边暗自嘟囔着。

    他不明白,蒋梦婕说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回家一趟以后,又要过来?

    不应该啊。

    接下来,国庆假期就要结束了,那个时候蒋梦婕应该回学校上课,根本不可能再来。

    想了半天。

    方丘还是想不通,只得摇摇头,不再去想。

    刚走出高铁站。

    “嘀嘀嘀……”

    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赫然是江妙语打来的。

    “喂?”

    方丘接起电话。

    “是我。”

    江妙语的话声传来,说道,“我想问下,梦婕什么时候走?我想去送送她。”

    “她已经走了。”

    方丘回答道。

    “啊?”

    江妙语一愣,问道,“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我送她上的火车。”

    方丘回道。

    “哦。”

    江妙语了然的点点头,稍微迟疑了一下,又追问道,“你昨晚没有回学校?”

    “没有。”

    方丘迟疑了一下,最终实话说道。

    电话那边顿时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

    “我要百~万\小!说了。”

    江妙语说了一句,直接挂断电话。

    挂掉电话。

    躺在床上的江妙语,皱着眉头,感觉心口堵得慌。

    高铁站外。

    方丘苦笑不已。

    他知道江妙语也误会了。

    一晚上没回学校。

    这话落在她耳中,意思就太明显了。

    江妙语知道,他送蒋梦婕回酒店了。

    那是什么地方?

    酒店啊!

    没回学校,那就是住在酒店里咯?

    学校里有宿舍不住,方丘总不可能在酒店里重新开一间房吧,既然不可能重新开房,那么唯一能睡觉的地方,就只有蒋梦婕的房间了。

    明知道江妙语误会了,他想解释,却现自己无从解释。

    出于什么原因呢?

    又解释什么呢?

    他可以解释,但江妙语会理解吗?

    和一个女人独处一晚,换做任何一个女人会作何想?

    方丘抬头望了望天空,苦笑一声。

    决定把所有一切跑到脑后。

    先处理完地宝再说!

    苦笑着打车回学校。

    “国庆假期就快过去了,得抓紧时间才行。”

    回到宿舍,方丘拿着背包离开。

    背包里放着那几株灵芝和野山参。

    他准备找个药店处理掉。

    其他地方未必有人识货,只能找中药店了。

    一边走出学校大门,方丘一边抱着手机,搜索市内的中药铺。

    很快的。

    就找到了一家,挂着“百年中药名店”的标签,名为“世德药铺”的中药铺。

    评价还不错。

    而且这家药铺,距离学校并不远,大概也就几公里的距离。

    方丘没有打车,直接步行。

    当然。

    度比正常人要快得很多。

    十五分钟后。

    方丘来到药铺门前。

    举目一看。

    这家中药铺的装修,用的全都是看上去有些陈旧的黑色木料,一眼扫去就给人一种古扑古香之感。

    店铺有三个门面。

    两侧的门面被玻璃档住,中间门面大开,其上悬挂着一块古式牌匾,其上题写四个金色字体:世德药铺。

    “看起来,应该不错。”

    心中暗道一声,方丘迈步走进药铺。

    一进门。

    各种中药味,扑鼻而来,但却并不刺鼻。

    只见。

    这药铺的商品摆放很古式,中间有着两排齐腰的木箱,箱子被分成了数格,每一格中都摆放着一味,没有剧烈气味的药材。

    三个又宽又高的药柜,分列三面墙壁前,几乎将墙壁完全覆盖起来。

    右手边。

    是一个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的木制柜台。

    一名约莫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坐在柜台前,打理着药材。

    在柜台旁边,还有一张诊桌。

    一名老中医坐在诊桌前,眯眼盯着手中的医书。

    “你好。”

    来到柜台前,方丘礼貌的问道:“请问,你是店主吗?”

    中年男人抬起头来,看了方丘一眼,当即笑着点头说道,“我就是店主,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你这店,还能帮人看病?”

    方丘好奇的望着一旁,坐在诊桌前的老中医。

    “你说他啊。”

    店主笑着摇摇头,说道:“看病倒还谈不上,因为有不少人都是拿着方子来我们铺子里抓药的缘故,他就负责帮人看看方子,如果是大医院开的,那就不用细看,要是普通中医开的,那可得慎重点,毕竟药是从我们铺子里卖出去的,我们也得为病人负责。”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心中有些安心。

    至少,从目前来看,这家店铺还是挺正规的。

    医风很好。

    “你有方子吗?”

    店主问道。

    “哦,我不是来抓药的。”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是来卖药的。”

    “卖药?”

    店主一愣。

    那边,一直在百~万\小!说的老中医,也放下手中的医书,朝方丘看了过来。

    “你要卖什么药?”

    店主好奇的问道。

    “这些。”

    方丘从背包里,取出三株野生灵芝和一株野山参来

    “恩?”

    见到这几株药材,店主赶紧伸手从方丘手里接了过来,然后招呼道,“老李,你也过来看看。”

    老中医走上前来。

    俩人将方丘的药材,放到柜台上,仔细的看了起来,偶尔的伸手翻动一下。

    “这几株药材都不错。”

    看了半天,店主轻轻点头说了一声,然后却又抬头看着方丘,说道,“这么好的药材,你从那里弄来的?”

    “山里采的。”

    方丘答道。

    闻言。

    店主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根据我的经验来看,这几株野生灵芝和野山参,可不是一般的山里能找到的,看你的样子,年纪轻轻的,应该进不了深山吧?”

    方丘一愣。

    这跟卖药有什么关系?

    “小伙子。”

    老中医抬头,说道,“你这药材的确很好,但是这来路不明的东西,我们铺子不收。”

    方丘无奈。

    只能收起药材。

    在他看来,虽然有些可惜,但是这家店主和老中医的反应,倒也在意料之中,若他们爽快的收下,方丘还有些顾忌。

    毕竟这种野生的上好药材可不多。

    再加上方丘年纪轻轻,会被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

    比如,是不是偷来的?

    再比如,收下这几株药材以后,会不会引来什么麻烦?

    这种大药铺,最怕的就是麻烦。

    一旦引起麻烦,损坏了药铺的名誉,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算来路正,但有没有毒性?

    没有检查报告,一切都难说。

    “打扰了。”

    收起药材,方丘点头说了一声,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

    一个话声传来。

    “哎哟……老板,我上次在你们店里买的膏药还有吗?”

    举目看去。

    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手捂着腰,面色痛苦的走了进来。

    “怎么,腰又疼了?”

    店主赶忙问道。

    “是啊。”

    来人张口说道,“快给我来几张膏药,先给缓缓,再疼下去,就连路都走不动了。”

    这人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走上前来。

    见到这人。

    原本准备离开的方丘,立刻停下脚步,然后盯着这人看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腰太疼的缘故,这人并没有注意到方丘一直在盯着他看。

    就在他走到方丘旁边,准备伸手去扶柜台的时候。

    一直盯着他的方丘,竟是突然做出了一个,惊吓众人的动作。

    只见。

    方丘右脚一抬,就在这个中年人脸色痛苦的张口呻吟的时候,突然就猛的踹了一脚,朝这个中年人的腰踹了过去。

    “砰!”

    “哎哟!”

    这一脚下去,痛喊声顿时传开。

    中年人,被方丘一脚踹倒在地。

    见到这一幕。

    店主脸色大变。

    与店主站在一起的老中医,则是瞬间愣在了原地。

    这是干什么?

    怎么突然动手了?

    而地上。

    摔倒的中年人,更是一脸愤怒和莫名的盯着方丘。

    “你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