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被学校利用的工具!
    所有的体育特长生,和一直在远处观战的马老师,也全都跑了过来。

    大家心中的震惊刚刚散去,全都不关心方丘到底跑了多长时间。

    他们只知道方丘赢了。

    心中为高飞叹息。

    “方丘。”

    正当方丘走到高飞身前的时候,一路小跑而来的马老师,无比激动的就一把抓住了方丘的肩膀,说道,“很好,你很好!身为体育学院的田径总教练,我现在正式向你出邀请,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田径队,代表我们学校参加一个月后的省运动会,为学校争光!”

    “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邀请方丘加入?

    周围的体育特长生们闻言一愣,然后纷纷感慨一声。

    这种成绩的方丘加入,为校争光那就肯定是板上钉丁的事。

    “加入吧!”

    “对啊,你这么厉害,不进田径队实在太可惜了。”

    “是啊,是啊,我们田径队欢迎你的到来!”

    大家纷纷劝说道。

    方丘已经用实力征服了他们。

    但却谁都没有注意到,一直坐在旁边埋着脑袋的高飞。

    只有方丘。

    一直望着高飞。

    没有跑赢了的欣喜,只有一种同情的眼光。

    尤其是在马老师邀请他加入田径队为学校争光的时候。

    这种同情的目光更浓。

    唉!

    叹息一声。

    方丘抬起头看向马老师,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马老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他们这些体育特长生,若是在运动会上为学校争了光,学校会在他们毕业以后,是否会给他们安排工作?”

    一脸激动的等待着方丘同意的马老师闻言顿时一愣。

    “这个不会。”

    马老师不明所以的回答道。

    这是常识啊!

    “那么,为学校争光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方丘再问。

    马老师愣住了。

    周围的体育特长生们,也全都愣住了。

    好处?

    是啊,做为体育特长生,无论多么艰苦的训练他们都会准时参加,为的就是在运动会上给学校争光。

    可是他们这么努力,有回报吗?

    有吧?

    拿了名次可以显摆一下。

    但总体来说。

    好像,没有!

    “他们为学校争光,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学校都是有好处的,但是对他们自己却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浪费了那么多学习的时间,那么刻苦的训练各种项目,拼着满腔的热血去为学校争光,结果却什么都得不到,反而还把自己的青春全都搭进去了,而你们却连最基本的,给他们一条未来的路都做不到。”

    说到这里,方丘突然笑了。

    笑声中满带愤怒的说道:“他们付出了那么多,甚至还要自己交着大学学费去给学校争光,去给你们争光!结果呢,跑完了,争光了,然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马老师呆住了。

    周围的体育特长生们都呆住了。

    这……他们从未想过。

    “就像现在。”

    方丘伸手,朝坐在地上的高飞一指,说道,“在我没赢他之前,他就是你的心头宝,可现在我赢了他,他独自难受,你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邀请我,荣誉真的有这么重要吗?重要到都没有人性了吗?”

    这话一出。

    马老师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没有人性?

    这简直是骂他!

    体育生们确实全身一震。

    望着高飞,所有人都苦笑着深思。

    是啊!

    荣誉有那么重要吗?

    为了一个最终只会落在学校头上的荣誉,而浪费自己的青春,真的值得吗?

    “高飞,我不知道你跑得快有什么可自信,有什么可骄傲的。”

    方丘看着坐在地上的高飞,说道,“你跑的快,能找到工作吗?你跑的快能开公司,能做体育老师吗?”

    “这些你都做不了,就连本职体育老师你都做不了!”

    “你们,就只是被学校利用的工具而已。”

    方丘看向在场的所有体育生。

    “有些事,我希望你们想清楚为什么去做,值不值得去做,青春只有一次!”

    说完,转头看向马老师,说道,“对不起,我不会浪费时间在跑步这上面。”

    “而且,我参加了,又置这些付出的人于何地!参赛资格和好成绩应该是他们的,这是他们应得的,而不是我的!”

    说完,转返回到起跑线处,提着密码箱离开。

    只留下了沉思的体育生们,和一脸铁青的马教练。

    方丘真心为体育生们赶到不值和惋惜。

    在上大学前,他就听说过关于体育特长生的事,几乎大部分的特长生,在毕业之后都找不到对口的工作。

    即使学校给了他们一些管理学等相关学位,可是有学位没能力又能如何。

    早晚会被社会淘汰。

    几乎所有体育特长生都做的不是本职工作。

    能有好工作的,也就是家里条件好的那一类。

    或许他们一问体育特长生少一些分数就能上大学,但是却不能因为这把整个大学时光都搭进去为别人争光添彩去了!

    清醒吧!

    抽出更多时间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各项能力和素质!

    这是方丘真心希望的。

    操场上。

    随着方丘的离开,所有特长生,都陷入了沉思。

    似乎在此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

    他们每天都觉得自己过得挺快乐和充实。

    要不是方丘提起,或许只有在毕业之后,他们才会认识到,大好的青春,已经没了。

    训练真的这么重要吗?

    比别人跑的快有真的这么重要吗?

    他们觉得有必要好好想明白。

    坐在地上的高飞,眼神中也是一片迷茫。

    马老师只能阴沉着脸一话不说。

    他知道方丘说的对。

    但是他不能承认!

    因为他需要用着好成绩来拿荣誉,来荣誉等身,来拿高级职称!

    学校也不是不给特长生好的教育,他们不好好学怨谁!

    不过他不打算放过方丘。

    这么好成绩,不为校争光可惜了!

    他说不动,却找领导去,领导知道方丘这么厉害,肯定动心。

    到时候方丘看你怎么跑得了!

    这边。

    离开操场后,方丘直接返回宿舍。

    此时,他的心里没有因为赢过高飞而出现半分波澜,反而显得异常的平静,对他来说与高飞之间的赛跑,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

    宿舍里,空无一人。

    周小天给方丘过信息,说是要明天玩完以后,才会返回学校。

    把宿舍门关上,方丘把手中那个装着三十万现金的密码箱,放到床下书桌旁边的衣柜里。

    宿舍里的陈设很简单。

    左右两边墙壁上,分别靠着两张只有上铺的高床,两张床的间距中有着一层宛如箱子堆叠而成的木梯,在每一张床下,都有一个衣柜,以及一张与书架合为一体的复式书桌。

    放好钱。

    方丘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然后轻轻一跃,直接跳起来坐到床上。

    反正宿舍里也没人,自然是怎么随意怎么来了。

    “一百遍。”

    躺下的同时,方丘打开手里那本黄帝内经开始一遍又一边的仔细研读了起来。

    校门口。

    而与此同时。

    校外。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带着低沉的轰鸣声,宛如咆哮的猛兽一般,飞的驶向江京中医药大学,在学校门口停了下来。

    李骥和洛书,从车上下来。

    然后打开后车门,其中赫然有着一条,毛色黑黄相间,脖子上还绑着一条军绿色布绳的警犬。

    “咱们就这么溜着警犬进去?”

    拉着警犬,洛书说道,“这样不好吧?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来学校里抓人查案来了,到时候学校的名誉受损,咱们可就麻烦了。”

    “要不,开车进去?”

    李骥提议道。

    洛书说的没错。

    那里有人,闲着无聊,带警犬来学校里溜的?

    更何况,他们此行还是有目的性的,一旦被学校领导看到,他们还真不好解释。

    “早说啊,还让我把车停在这里。”

    洛书白了李骥一眼。

    “一时没想起来。”

    李骥尴尬一笑。

    旋即。

    李骥抱着警犬,坐到副驾驶的坐位上,洛书开车,进了学校以后,就直接朝着药王山行去。

    来到药王山。

    李骥直接下车,拉着警犬,快的跑到那天早上方丘所在的那棵大树后面,让警犬开始闻。

    结果。

    警犬闻了半天,却什么都没闻出来。

    “你确定就是这里?”

    洛书看着李骥问道。

    “当然确定。”

    李骥非常肯定点点头,说道,“我还记得,他就站在这个地方,我们隐藏在那边,他刚出现就朝我们冷冷的看了一眼。”

    “那怎么闻不到,难道是时间太长了,那个神秘人的气息,已经消散了?”

    洛书呢喃道。

    “这两天,好像下了点小雨……”

    李骥查了一下手机。

    闻言。

    落书顿时就翻了个白眼。

    这都多久前的事情了,而且还下了小雨,难怪警犬会没反应呢,这要能闻出来,就奇了怪了。

    “现在咋办?”

    洛书郁闷的问道。

    “不急。”

    李骥稍微思考了一下,张口说道:“反正咱们请了五天假,这五天咱们就留在学校,等那个神秘人出来,逮住他!”

    “也只能这样了。”

    洛书点点头,然后带着警犬上车离开了。

    当天夜里。

    凌晨两点半。

    李骥和洛书带着警犬,再次来到药王山,找了个隐蔽的草丛,趴了下来,各自拿着一副军用热成像夜视仪,开始转目扫望着,四下观察起来。

    很快。

    一道人影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