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真是宗师啊!
    是陈聪。

    “他就是陈聪,天天都在这里练习。”

    李骥介绍道。

    那边陈聪已经开始锻炼了。

    “还不是武者?”

    洛看了一会旋即百般无趣的撇了撇嘴,说道,“能看上这小子,那个人肯定就不是啥宗师,虽然是挺努力的,大半夜的就出来联系,但是这小子连个武者都不是,那个宗师能看得上?”

    “可不是看上。”

    李骥摇摇头说道,“神秘人只是指点了几句而已,哪能算看上?”

    俩人一遍聊着,一边等。

    结果。

    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也没见神秘人出现。

    “我可以肯定,你说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宗师。”

    洛书突然冒出一句。

    “为什么?”

    李骥一愣。

    “哼!”

    洛书撇撇嘴,说道:“这天底下的宗师都是练出来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武者都极为自律,更别说是宗师了,他要是宗师,每天的修炼是必不可少的,你跟我说他凌晨三点出现在这里,那就证明他是在凌晨三点开始修炼,可现在都快三点半了,连人影都没见到,这能算是宗师吗?”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李骥苦笑一声,说道:“那天他只是路过,他修炼的地方根本就不在这里,而且现在可是放假期间。”

    “放假了现在也该回来了,不在这?在哪?”

    洛书问道。

    “不知道。”

    李骥苦笑一声,然后立刻又笃定的补充道,“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修炼的地方就在这附近,应该不会太远。”

    “切!”

    洛书站起身来,拉着警犬说道:“那还等什么,站起来活动一下,四处找找吧。”

    说罢。

    俩人站起身来,四处查看。

    因为带着夜视仪的缘故,周围的一切,都清楚的映入俩人眼中,只要是活人就绝对逃不过这个军用热成像夜视仪。

    俩人的动作很轻,没有打扰到正在练习的陈聪。

    一路查看。

    很快。

    李骥来到药王山侧面高处。

    朝着中心湖的方向看去。

    这一看。

    整个人,忍不住的一颤。

    “找到了!”

    李骥立刻惊喜回头,强压住内心的激动对着不远处的洛书挥手轻喊。

    听到李骥的喊声。

    洛书赶紧带着警犬跑了过来。

    仔细一看。

    果然在中心湖的小岛上,看到了一个盘腿而坐的身影。

    “神秘人!是他,肯定就是他!”

    李骥兴奋了。

    总算有机会解开神秘人的神秘面纱了!

    “还等什么,走啊!”

    洛书身形一动,拉着警犬快的朝着湖心岛赶去。

    李骥紧随其后。

    一路飞奔。

    俩人很快的就来到了中心湖前。

    而此时。

    坐在湖心岛上修炼的方丘。

    就在俩人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应到了一熟一生俩股气息,那股熟悉的气息,分明就是李骥。

    他回来了?

    方丘睁开眼,眼神中有一丝不悦。

    显然李骥冲着他来的,而且现他了。

    为什么能现。

    很简单,红外夜视仪。

    本以为李骥走了,他也就没有隐藏体内热量,但没想到李骥又回来了,还带着一个人来了。

    虽然明知是冲着自己来的。

    但他也懒得跟多做纠缠。

    就在俩人来到中心湖边,准备冲进湖心岛的时候,方丘身形一动,直接闪身而出。

    带着夜视仪。

    李骥和洛书清楚的看到了方丘的动作。

    顿时,就惊呆了。

    只见。

    方丘居然在踏水而行。

    其所到之处湖面上竟是没有泛起一丝波澜,每一步落下,水面都异常的平静,就好像他踏的是实地而不是水一般。

    洛书整个人彻底的震惊了。

    无论李骥说的神秘人多么厉害,他都觉得那是在吹嘘。

    但现在他亲眼看到了。

    才知道说的根本就是真的!

    踏水无痕!

    神秘人竟然真能做到!

    身为一品武英,洛书自然知道这一手有多困难。

    至少,他做不到。

    他认识的人也没有人能做到。

    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踏水无痕跟飞行近乎有着同等的难度,那是只有真正的宗师才能做到的事!

    这所中医大学真的隐藏着一位宗师?!

    “看到了吧?”

    李骥傲然的看了呆若木鸡的洛书一眼,说道,“这还不是宗师?”

    “不可能!”

    强压住内心的震惊。

    洛书冷静下来,沉吟一下,说道,“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宗师,说不定他只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而已。”

    宗师实在是太少了。

    屈指可数就那几位。

    屈指可数到洛书都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何况还是一个学生宗师!

    “有这种功法吗?”

    李骥撇嘴。

    “他是不是宗师,试一下就知道了。”

    洛书紧紧的盯着方丘的背影,右脚快的在地面上一跺,脚边的一颗石头立刻就被震得凌空腾飞起来,然后被其一把抓在手中。

    这块石头,足有拳头大小。

    “着!”

    抓住石头,洛书右手一挥,全身劲气鼓荡,石头脱手而出,朝着方丘急射而去。

    “恩?”

    感应到洛书的攻击,方丘突然停了下来。

    回过头,冷眼看着那暴射而来的石头。

    然后。

    双目一眯。

    一道水箭,徒然自其身前的湖面上暴射而出,直接将暴射而来的石头,在半途拦截击碎。

    “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为何还要来打扰我?”

    一声寒声质问,从湖面传来。

    “何人装神弄鬼?”

    洛书大声喝问。

    但其实,他心里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大声只是给自己壮胆气。

    看到那道水箭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眼前这个神秘人,就是宗师!

    因为,只有宗师才能做到这一步。

    草木皆兵!

    江京中医药大学隐藏着一位学生宗师,即使他不敢相信,但显示摆在面前,容不得他半点否认。

    事实就是事实!

    “马上离开,不要再打扰我,否则后果自负!”

    方丘没有搭理洛书的喝问,反而用冷声到,然后身形一动,继续踏水而去。

    洛书急忙朝着方丘所在的方向看去。

    结果却现。

    夜视仪居然不管用了。

    之前,还清楚的倒影在他眼中的方丘的身影,此刻竟是完全消失了,根本看不到方丘。

    “站住!”

    心中焦急万分,洛书张口大喊道。

    方丘根本不理会。

    径直离开了。

    “这次信了吧?”

    望着方丘消失的方向,李骥看了一眼洛书问道。

    “这要是传出去,武林还不得震翻天了?”

    洛书深吸了口气,心中暗暗想到。

    宗师啊!

    这种程度的级高手,怎么会甘心在一所中医学校里?

    能做到踏水无痕,草木皆兵,这人的实力真的强得可怕!

    黑暗中。

    俩人站在湖边,望着方丘消失的方向,脸上依旧有着浓浓的震惊之色残留。

    静默半晌。

    “好不容易找到,又走了。”

    李骥苦笑看着洛书问道,“咋办?”

    洛书轻轻的吐了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经无人的地方。

    伸手指着身旁的警犬,说道,“好办,该它出场了。”

    李骥朝警犬看了一眼,然后与洛书一同,看向湖心岛,方丘刚才修炼时的位置,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

    “距离太远了,怎么过去?”

    李骥往前迈了一步,结果现要进入湖心岛,似乎有些困难。

    “游过去。”

    洛书应了一声,拉着警犬直接就跳进了湖里。

    李骥赶紧跟上。

    俩人一犬,快的朝着湖心岛游去。

    可刚游到一半。

    “哗啦……”

    一阵水流涌动声突然传来。

    湖面上,涟漪波荡。

    俩人脸色一变,赶忙停下。

    却见。

    湖泊中央,竟是突然升起一股水流,呼啦的朝着湖心岛上冲了上去。

    水流很大。

    就宛如那海中的浪涛一般,扑涌着将整个湖心岛,都给冲刷了一遍。

    见到这一幕。

    李骥和洛书顿时就傻眼了。

    “快!”

    来不及多想,洛书赶紧加,继续游向湖心岛。

    李骥紧随其后。

    来到湖心岛。

    洛书立刻拉着警犬,跑到方丘刚才修炼的位置,让警犬闻。

    结果。

    闻了半天,警犬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显然,它什么都没闻到。

    “一定是那位神秘人前辈弄的,目的是不让我们追他吧?”

    李骥无奈的苦笑。

    洛书却是完全的震惊了。

    这夜里,风也不大,湖中的水怎么可能会突然涌起来,而且还偏偏冲上了湖心岛?

    也就是说。

    这一波浪,肯定就是神秘人弄的。

    明明神秘人已经走了啊?

    在已经离开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远距离控制湖水,冲刷掉在湖心岛上残留下来的气味?

    这可能吗?

    洛书有些呆了,他以为不可能,可这种事就这么真实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成为了他的亲身经历,他又怎能不信?

    的确。

    这事,就是方丘弄的。

    虽然离开了湖心岛,但是在这俩人来到的时候,方丘就看到了被洛书拉在手里的警犬。

    因此。

    他在两人看不到的远处静静的站着,望着这边。

    结果,看到李骥和洛书,果然要用警犬来继续追踪,当即就调动湖水,把湖心岛给冲刷了一遍。

    “看样子,以后是不能继续在这个岛上修炼了……”

    方丘感慨一声,悄然离开。

    这边。

    “现在没办法了。”

    撑着那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李骥一脸郁闷的说道,“早知道就不过来了,搞得我这一身湿漉漉的,难受。”

    “什么叫没办法?”

    洛书白了李骥一眼。

    “咋办?”

    李骥一愣,然后惊喜问道。

    自己这朋友难道还有主意。

    “放心,我这里办法多的是!”

    洛书嘿嘿一笑,说道,“来学校之前,我特意的上了一下学校论坛,准备寻找一些资料,结果却看到论坛上,到处都是神秘人行侠仗义的帖子。”

    “恩,然后呢?”

    李骥追问。

    “既然他喜欢行侠仗义,那事情就简单多了。”

    洛书生怕被神秘人听到一般,低声在李骥耳边说道:“我们弄个事故,逼神秘人现身不就行了?”

    “咋弄?”

    李骥皱眉。

    “等我消息。”

    洛书神秘的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