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做事过点脑子!
    上午十点。

    “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有谁会游泳的,赶快去救人!”

    突然间。

    学校各处,传来焦急的大喊声。

    因为国庆假期还没结束的缘故,学校的里人并不多,喊了半天也无人应答。

    一直在宿舍里百~万\小!说方丘,却是耳朵一动。

    听到了呼救声。

    “有人落水?”

    丝毫不敢迟疑,他立刻起身穿上神秘人专属的行头,身形一动,直接飞身朝着中心湖赶了过去。

    来到中心湖,方丘脚踩树梢,凌空而立。

    仔细的朝着湖中看了一眼。

    顿时冷笑。

    冷中带着一丝愤怒!

    怒哼一声。

    “嗖”

    方丘身形一动,直接现身。

    从高空中飞落而下,踩在湖面上,朝着湖中不断冒水泡的地方走了过去。

    走到位置。

    方丘一冷。

    “都给我出来!”

    怒声,自喉咙中爆出。

    结果却没人出来。

    “不出来是吧?”

    方丘面色一寒,右手猛的一伸,凌空虚抓。

    顿时湖水涌动。

    “哗啦……”

    前方,湖面上骤然爆起一根水柱,仔细看去在那水柱中赫然有着一道人影。

    这人。

    竟是被方丘这么凌空一抓,就从湖里给抓了出来。

    “唰!”

    右手一挥。

    被抓出来之人,立刻就被方丘给扔到了岸边。

    昏了过去。

    把人扔到岸边以后。

    依旧站在湖面上的方丘,缓缓的转过头去,怒视着湖泊旁边的一个草丛,说道:“滚出来!”

    这话一出。

    两道人影,立刻就从草丛中站起身来。

    这俩人。

    赫然就是李骥和洛书。

    “前辈,我们无意冒犯!”

    刚一现身,李骥知道神秘人怒了,赶紧道歉,说道,“我们是真的想和前辈谈一谈,但是前辈却一直都闭而不见,无奈之下我们才出此下策。”

    说到这里。

    李骥伸手指向那名被方丘扔到岸边,伪装成溺水的人,解释道,“他是一个武警,是我们找来刻意伪装成落水的,并不是真的意外。”

    “还望前辈不要怪罪。”

    洛书在一旁也很尴尬,主意是他出的。

    神秘人也出来了。

    不过看起来和想象中的和谐画面有些一样啊!

    “前辈,可否给我们一个面谈的机会和时间?”

    “愚蠢!”

    方丘怒声道。

    很少事情能让他动怒,但这一次他真的怒了!

    实在是这两人做的太过了!

    “你们连小学都没上过吗?”

    “狼来了的故事,不记得了吗?”

    “这次你们骗我,可万一下次有人真的落水,我却因为这一次教训没有出现,那就有可能会有人因为你们这次的骗局,而丧命!”

    “身为军人,你们到底有没有脑子?”

    方丘愤怒的质问。

    他生气不是自己被人骗了,而是这两人做事不过脑子,根本不考虑欺骗着一次可能引的后果!

    闻言。

    李骥和洛书,面面相觑。

    俩人的脸色瞬间都很难看和后怕。

    方丘说的没错。

    这一次骗局,很有可能会引可怕的后果,或许这一次没事,但是下一次,再下一次呢?

    “别再耍这些把戏!”

    方丘冷冷的盯着两个人,“也别再来打扰我!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我会报效祖国,但我不会加入军队,你们有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我也有我自己的责任和使命,道不同,目标一致!”

    “回去吧,下次别再干这么无脑的事情!”

    “过点脑子!”

    说罢。

    身形一闪。

    消失的无影无踪。

    湖岸边。

    李骥和洛书互相对视一眼,俩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忏愧之色,但更多的却是后怕。

    他们本以为,这个计划很完美。

    结果,也的确如他们所预料的那般,把神秘人引出来了。

    但是。

    在做这件事之前,他们却完全没有想到后果。

    虽然这里是大学,在这里学习都是成年人,但是谁又敢肯定,以后不会生跟这一次相同的溺水事件?

    要是日后,真的有人落水了,而神秘人却因为被他们骗过,而不再出来的话,那该怎么办?

    即便学校里总有人会游泳,但谁又能保证不出事?

    一出事就是一条人命啊!

    “对不起。”

    洛书对着李骥低声说道,“这个方法是我想出来的,也是我一手安排的,只顾着引出神秘人,却没有考虑到后果,身为军人这种做法,实在太不应该了,是我思虑不周。”

    “我也是当事人。”

    李骥轻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我一心要找到神秘人,你也不会跟我一起请假来学校,更不会生这件事。”

    “这事的源头在我。”

    洛书没有说话。

    他知道自己错了,李骥也知道自己错了。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俩人都有错,李骥错在固执的一心想要找到神秘人,洛书错在思虑不周,用了本不应该用的方法。

    “今天这事,就当没生过吧,不过要牢记心中!”

    沉默良久,洛书才张口,说道,“我们是军人,要以保家卫国为己任,这种低级错误,绝对不能再犯了,咱们以后就互相监督吧。”

    “恩。”

    李骥点头,旋即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打报告。”

    洛书说道,“以我们俩个人的实力,想要查清楚神秘人的身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上面打报告,无论如何一定得想办法把这个人找出来。”

    “他的实力实在太惊人了。”

    “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厉害还这么年轻的人,他是第一个。”

    “这种人,不为国家服务实在太可惜了!“

    李骥点点头,认可了洛书说的话。

    神秘人的实力实在强大的让人觉得可怕。

    最重要他还很年轻。

    也年轻的可怕!

    他们对神秘人都不熟,只知道神秘人行侠仗义,但是就此一点,就能保证神秘人突然性情大变吗?

    就凭神秘人一句会报效祖国,就能任他而去吗?

    不行。

    “给上面打报告的话,这次的事……”

    李骥看着洛书,有些迟疑。

    “同样上报!”

    洛书坚定的说道,“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如果上面要惩罚我,我绝不逃避!”

    “好,那就上报,我也不逃避!”

    李骥非常干脆的点点头。

    做错了就要认。

    错了就改!

    这是我军一直以来优良传统。

    “对了!”

    洛书突然话锋一转,说道,“那个叫陈聪的虽然还不是武者,但实力还是有的,可以再争取一下。”

    “恩。”

    李骥应声点头。

    很快,两人带着还在昏迷过去的武警离开了。

    这边。

    方丘返回宿舍。

    换掉衣服,继续百~万\小!说。

    到了正午十二点,才离开宿舍去食堂吃饭。

    吃完饭。

    方丘收到周小天来的微信信息

    “老幺,我们现在正在返回学校的火车上,晚饭前肯定能赶回学校!”

    见到这条消息。

    方丘直接回道:

    “说出你的目的。”

    他可不信周小天这家伙平白无故条信息。

    “嘿嘿,兄弟们玩了这么些天,一个个都累得不行,而且大家的钱都不多,这几天吃的也不好。”

    很快,周小天的信息回了过来。。

    “然后呢?”

    方丘问道。

    “我说,你是不是该请兄弟们好好的吃一顿,补补身子?”

    周小天来一个坏笑的表情。

    然后接着一个“求抱大腿“的表情。

    “凭什么?”

    方丘了个“抠鼻屎”的经典表情过去,说道,“又不是我让你们出去旅游的。”

    “就凭,我帮你创造了个好机会,能不能行?”

    周小天回传微信,说道,“你可别忘了,当时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江妙语受伤!”

    “不知道江妙语受伤,也不可能一路陪江妙语回去!”

    “那车程可不短,途中肯定生了些什么吧,你水都喝了,难不成还要忘了我这个挖井人?做人要知恩图报!”

    方丘无语。

    回了一串省略号。

    “说话啊!”

    见方丘半天只回了省略号,周小天再度消息来骚扰。

    “不说话,我就当年默认同意了啊!”

    “好!我请!”

    方丘看完信息无奈回道。

    反正有钱了,也吃不穷自己。

    “老幺就是够意思!3”

    “3是什么意思?”方丘疑惑。

    “3是宿舍你三位哥哥都觉你够意思。”

    方丘:“……”

    无语的关掉微信。

    继续百~万\小!说。

    还是黄帝内经。

    这本书,他已经看了几十遍了,但是每看一遍,他的记忆点都不同,好像都能领略到更多的东西。

    当然,最关键的是。

    每一次,方丘都是仔细的研读,完全没有略过任何一个文字。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嘀嘀嘀……”

    就在方丘看得入神的时候,裤兜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顺手摸出手机一看。

    赫然是周小天打来的。

    “到了?”

    方丘一愣。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居然已经五点了半了。

    “喂。”

    方丘接通电话。

    “老幺,我们到了。”

    周小天笑嘻嘻的说道:“出来吧,我们就先不回宿舍,吃饱了喝足了再回去,我们现在在学校门口等你,你快点啊!”

    “在学校门口等我干什么?”

    方丘不解的问道。

    “吃饭啊!”

    周小天怒道:“老幺,你不会不认账吧,说好了要请我们吃大餐,咋又变卦了?”

    “吃大餐也不用去外面啊。”

    “那去哪?”

    闻言,拉着行李箱的朱本正、周小天、孙浩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