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师承真的是一个学生提出来的?!
    “是啊,必须得抓紧!”

    孙浩连忙说道。

    “老幺,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周小天一边收拾,一边对百~万\小!说的方丘说道。

    “我就不去了。”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留下来百~万\小!说,反正我也不面试,也不拜师的,去了也是浪费时间。”

    他已拜师,今天这拜师会与他无关了。

    所以,不去也罢。

    “这可不行啊,你必须去!”

    孙浩立刻接口,说道,“咱们是兄弟,知道吗?”

    “兄弟们的光明前程,就看今天了,就算你不拜师,在兄弟们这么关键的时刻,你总得陪在我们身边吧?”

    “就是啊!”

    周小天附和道:“也好看看,我们拜师的场景,省得你说我们没有行动。”

    “一起去吧。”

    朱本正也劝说道:“别老是闷在宿舍里百~万\小!说,难得学校里这么热闹,就当是出去散散步也行啊!重点是万一碰到合适的老师,你这次不去岂不可惜?”

    方丘苦笑。

    他是真不想去。

    但盛情难却又不好开口拒绝。

    更不能说自己已经找到老师了。

    “赶紧走吧,还墨迹什么!”

    孙浩上前来,一把抓住方丘的胳膊,说道,“你再不走,我就偷拍你裸照给你传论坛上去!”

    你狠!

    “好吧!”

    应了孙浩一声,方丘无语的放下手中的书,轻轻的叹了口气,什么也不拿,从床上走了下来,快的穿好鞋子,跟三人一起赶去操场。

    来到操场,全都傻眼了。

    乌央央的全是人。

    “当真是人山人海啊,迎新的时候都没这么热闹!”

    周小天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了。

    操场何曾有过这么多人啊!

    方丘也被眼前场景惊了一下。

    也没想到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这估计全校的学生都来了。

    整整三万多人,全都聚集在一个操场,那场面可想而知。

    “那边学姐挺漂亮啊!”

    孙浩踮起脚尖望着某处说道。

    “哪?哪?”

    朱本正和周小天赶紧四处看。

    方丘赶紧一把把三个人拉住,说道,“别忘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三个人急忙正色。

    立刻约好一个地方,就分散四处打听消息去了。

    方丘就在操场上闲逛了起来。

    所到之处,入耳的全是对拜师会的赞美和期待。

    以及内心的紧张和对别人的鼓励。

    “我滴个乖乖,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原来博士生都来了!”

    八点四十五,四个人在主席台附近碰头了,孙浩感慨道。

    朱本正和周小天都有些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情况有些不妙啊!

    竞争对手太多也太强大了,和他们一比自己就是个生瓜蛋-子,啥也不懂啥也不会啊!

    “别灰心,相信自己!”

    方丘看出三个人的不自信,立刻鼓励道。

    “恩!”

    三个人重重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

    副校长陈寅生和几名学校领导来了。

    在所有学生的注视下,走上主席台。

    陈寅生走到台前,拿起麦克风,望着眼前的浑身上下洋溢着激情的学生,很是高兴。

    有学生风貌如此,何愁学校不兴!

    何愁中医不兴!

    “请大家安静一下。”

    陈寅生深吸一口气说道。

    全场所有学生,瞬间安静了下来。

    整个操场安静的吓人。

    所有目光盯着陈寅生。

    陈寅生丝毫不惧这些目光,大声说道:“同学们,今天是我们江京中医药大学师承培养模式正式开放的第一天。”

    “我从大家的脸上,看出了大家无比的热情,我很欣慰,同时也很感动。”

    “但是更令我感动的,是五十位不余遗力为学校做贡献的专家导师们!”

    “他们中,许多都是早已退休的老教授,有的人已经在学校教书育人几十年,有的人在医院里治病救人几十年,他们每一位,都对学校有着非常突出的贡献,他们把青春全都奉献给了江中医!”

    “即便到了今天,到了他们应该享清福的日子,他们依旧选择站出来,为咱们江京中医药大学,贡献他们的一份力量!”

    “其实,我们学校管理层的领导们也谈过,不应该再让这些退休的老教授们操劳了,因为他们为学校做的贡献,已经非常多非常大了,他们理应安静的享受生活。”

    “但是,这些老教授们,在听到可以教学生的消息的时候,都选择放弃了自己舒适的生活,放弃了赚钱的机会,选择来为各位同学的做指导,选择为中医的展,继续贡献出他们的力量!”

    “他们是无私的奉献者,他们是真正的中医!”

    “来,让我们为这些无私的前辈们鼓掌!他们是我们的榜样!”

    全场掌声雷动。

    声音震天。

    所有人都自内心的鼓掌。

    想到这些老教授们年过古稀还出来教他们,他们自内心的感激和感动。

    而且不只是老教授,还有一些现任的学校领导,医院的主任都出来了,工作那么忙,还愿意出来帮助我们,提携后进。

    自己这些人是多么的幸运!

    大部分人更是暗暗的下定决心,拜师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报答学校和老师们的教导之恩!

    掌声停。

    陈寅生继续动情的说道,“导师们无私奉献,希望同学们也能好好珍惜,不要浪费了导师们的一片苦心!“

    “我希望大家能珍惜这看起来,来得很容易的机会,大家需谨记一句话:容易得到的,更容易失去!”

    “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

    “同学们啊,你们要知道不好好学,了不仅是个人的事情,而是对全校的每一位师生都会有影响的事!”

    “一个不上心的学生,会占去一个名额,而这一个名额,很有可能就会把一个有上进心的学生排挤出去!”

    “这样,你们不仅毁了自己,还会毁了别人,更会毁了老师们的一片苦心教诲!”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学习,好好的进步,好好的提升,能不能做到?”

    陈寅生大声问道。

    操场上。

    “能!”

    所有人齐声大叫。

    包括方丘!

    “好!很好!”

    陈寅生大声说道,“记住,这是你们答应我的,做人顶天立地,一诺千金,不要食言!”

    “另外,大家有一件事可能不知道,本来不想说,但是为了更好的激励你们,我想告诉你们。”

    “大家今天有这个拜得名师的机会,除了要感谢中医院的齐开文院长,以及张新明副院长,因为师承培养模式这件事,就是在他们两位的力推之下,才逐渐成形的。”

    “另外大家还要感谢一个人,他跟你们一样是一名学生,师承培养模式的建议,就是他提出来的!”

    轰!

    这话一出。

    全场所有学生全都震惊了!

    学生?

    师承培养模式,竟然真的是一个学生提出来的???

    那个小道消息竟然是真的?!

    不仅是学生,连来凑热闹的老师也都震惊了。

    他们也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一个学生提出来的。

    最重要的还被学校给采纳了!

    这可是建校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原来真是一个学生提出来的?

    人群中江妙语思忖道。

    到底是谁呢?

    “卧槽!真是学生,这学生牛逼大了!完了!完了,又少一个拜师名额,这小子指定能被选上。”

    孙浩震惊后郁闷的说道。

    朱本正和周小天也很震惊和郁闷。

    一旁的方丘听到副校长的话确实一愣。

    他万万没想到副校长竟然在这个时候当着所有人说出了这件事。

    这是要暴露他啊?

    果然。

    主席台上,陈寅生平伸着手,示意大家安静。

    操场上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陈寅生的身上,看看他是否会公布这个学生的身份。

    他们心中万分好奇,这到底是哪位大神给学校领导层提出师承培养模式。

    “这位同学,是大一新生。”

    陈寅生说道。

    众人更是震惊。

    这完全就与论坛上那个小道消息一模一样。

    有人佩服传出小道消息的人,有的人则是一脸震惊的看向新生阵营。

    一个新生,刚入学就提出了这么有建设性的建议?

    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不是重点。”

    陈寅生继续说道,“我说他是大一这个信息只是想告诉大家,向这位同学学习,他是学生你们也是学生,谁有比谁差!”

    “所以,以后有建设性建议多向学校提,我代表学校感谢大家!”

    大家正准备鼓掌。

    陈寅生突然继续说了句话,爆出了一个惊天大新闻。

    “他的名字叫,方丘!”

    他知道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个学生的名字会给这个学生带来多大困扰。

    但是人家提了这么个有利于所有人的建议,怎么也得给人家正名吧!

    所以,他当众说了出来。

    以此,感谢这位叫方丘的同学。

    果然。

    话声一落。

    全场轰动!

    方丘?!

    就是那个在论坛上成为名人的方丘?!

    就是那个中秋晚和校花共同演唱的方丘?

    就是那个开学典礼上唱歌的方丘?!

    居然会是他?!

    唰!

    与方丘站在一起的周小天、孙浩和朱本正,在听到方丘名字瞬间,一下朝四面散开。

    拉开和方丘之间的距离,一个个圆瞪着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方丘。

    像看外星人一样!

    “居然是方丘???”

    站在江妙语身旁,袁蓓一脸震惊。

    “竟然是他,他怎么从来没告诉我们?”

    黄曼曼说道:“我去,这人也太厉害,太能忍了吧!干了这么大的事,居然一直都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