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见面会,正式开始!
    怎么会是他?

    江妙语也满心震惊。

    那个一直一脸人畜无害,整天百~万\小!说的人,竟然会是他?

    她赶紧四处望去。

    想找寻方丘的身影。

    可在转头的瞬间,她停了下来,想到那晚他没回宿舍。

    立刻沉默了下来。

    而人群另一边。

    听到方丘的名字,学生会长李清石也是瞬间就震住了。

    竟然是方丘?

    这家伙踩了哮天犬的屎了吗???

    这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以置信,太难以接受了。

    而与方丘同班。

    一直喜欢江妙语,却在旅游回来后现江妙语更加不喜欢理他的周臻,更是在这一瞬间,一脸嫉妒和愤恨的看向方丘。

    他不是不服,他服的很。

    但是更恨,恨得牙根痒痒!

    人群外围。

    方丘的班主任柳菲菲,先是惊疑了一下,旋即却又突然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一边暗道:这小子,整天笑呵呵的,没想到鬼点子倒是还挺多。

    在所有人震惊的时候。

    方丘苦笑不已。

    他也非常的意外。

    没想到,陈寅生居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的名字说出来。

    完了。

    他知道这下以后走到哪都会被人注视了。

    主席台上。

    陈寅生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操场上正在热议的学生。

    良久。

    等议论声渐小,他才再度开口。

    “好了!说了这么多,接下来我就不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我宣布,师生见面会,正式开始。”

    话声落下。

    “嘭嘭嘭……”

    礼炮齐鸣。

    所有学生全都从热议和震惊中转头望去。

    包括朱本正、孙浩、周小天三人。

    只见。

    通向操场那条宽阔的道路两边,不知何时出现一架礼炮。

    伴随着礼炮的打响。

    五十名导师,微笑着迈步而来。

    导师出现。

    全场学生,掌声雷动。

    在所有人的掌声中,五十位导师谈笑间,走过红地毯。

    走向那五十个位置中,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个。

    “老陈啊,我这一辈子都没服过你,这次也一样,你就等着你的徒弟,被我的徒弟给过去吧,哈哈!”

    一个身材有些胖,个子也不高,头花白却精神熠熠的年轻人,对着他身旁那一个又瘦又高,身材单薄的年轻人说道。

    “就凭你?”

    那瘦高的老教师,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回击道:“我用三天时间教出来的学生,能赶上你教一年的!”

    “哈哈……这辈子我唯一比不上的,就是你吹牛的本事!”

    矮胖的老教师说道。

    “我的本事可多了去了,不信,咱们走着瞧!”

    瘦高的老教师,哈哈大笑一声,补充道,“到时候,可别红了你那张老脸。”

    一旁。

    一名身材匀称,穿着保守的女教师,跟一名男教师走在一起。

    “老杨,你不是一直想跟我切磋吗?”

    女教师看着男教师,笑道,“咱们就拿徒弟来比比,怎么样,看看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厉害,还是我教出来的徒弟厉害。”

    “好啊!”

    男教师微微一笑,说道:“都说好难不跟女斗,这一次我就跟你斗一斗!不过,你这个大忙人可没多少时间教徒弟,最后的胜者,肯定是我!”

    “这可不一定!”

    女教师摇摇头,说道,“教学不一定要手把手的来,更多的是要靠学生自己的领悟,至于谁赢谁输,这不是才刚刚开始吗,你就这么有信心?”

    “必须的!”

    男教师自信的说道。

    “那你可要失望了。”

    女教师轻声一笑。

    队伍中间。

    几名老头聚在一起。

    “老李头,你都退休十年了,还教得动吗?”

    一名看上去比较年轻的老头,看着一名年迈的老头,说道:“要是不行,趁早退出得了,别浪费了这些学生们的青春,还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哼!”

    年迈的老头冷哼一声,说道,“再差也比你强。”

    “哟,这还认真了?”

    年轻的老头哈哈一笑,说道,“这些学生可跟咱们以前教的不一样了,现在这些学生啊,冲劲是有的,就是不好把控,你可得悠着点,别给气坏了身子。”

    “话多!”

    年迈的老头瞥了对方一眼,说道,“等着看,我收的徒弟肯定比你收的徒弟厉害。”

    “好好好,我等着!”

    年轻老头摇头笑着应了一声。

    谈笑风生间。

    五十位导师来到各自的位置,坐定。

    每一张木桌上,都放着名牌,找起来也比较轻松。

    然而。

    这五十位导师才刚坐下。

    操场上,满满的人群,顿时就呼啦一下全都冲了上去,把一位位导师,都给严严实实的包围了起来。

    朱本正、孙浩、周小天也顾不得隐藏秘密的方丘了。

    给了方丘一个“你等着”的眼神后,就百米冲刺的跑向导师那边去了。

    也不管哪个是哪个了,先排上队再说!

    “杨老师,正骨手法,最先要掌握的是触感、力度,还是对身体骨络的熟悉程度?”

    “马老师,请问……”

    “宋老师……”

    这一围上去。

    那密密麻麻的学生,顿时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请教了起来。

    看上去。

    一点都不像是见面会,更不想是面试考核。

    其中一些导师,甚至都懵了。

    谁也没想到。

    学生们的热情居然如此的高涨。

    当然,导师们也没有脾气,反而耐心的一个一个的解答着问题。

    一时间。

    整整五十把罗马伞下,全是人。

    而在那拥挤的人群外围,还有人在使劲的往里面挤,看上去很是热闹。

    主席台上。

    陈寅生笑呵呵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学生们高涨的情绪,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一开始,他还有点担心,生怕效果没有想像中的好,可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就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这效果都不算好的话,那什么才能算好?

    旁边。

    来自于江京医科大学、徽州中医药大学、徽州医科大学、荆北中医药大学、荆北医科大学、中州中医药大学、中州医科大学、江昌医药大学的八位相关领导,都不远不辞辛劳,跑来取经来了。

    “陈副校长。”

    江京医科大学的领导,面带笑意的说道,“你们学校这个师承培养模式搞得好啊。”

    “哪里哪里。”

    陈寅生笑呵呵的应声谦虚道。

    “这还不算好,那什么才算好?”

    徽州医科大学的领导走上前来,说道,“你看看,这不就是一片繁荣的气象吗,看样子接下来江京中医药大学,怕是要崛起咯!”

    “是啊!”

    中州中医药大学的领导点头附和,说道,“说实在话,这一场见面会看下来,见到你们的学生热情高涨,这么有积极性,又看到你们的老教师们,这么无私为学校奉献,我觉得很是敬佩啊!”

    “是啊,你们学校的校风,没话说。”

    江昌中医药大学的领导也凑了上来。

    “这点我不反驳。”

    陈寅生收起笑容,看着操场上的盛况,说道,“就跟我之前说的一样,这些老教师几乎把一生的时间,都花在了学校里,为学校培养出了无数的人才,本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甚至有的已经退休好几年了,却依旧愿意出来为学校、为中医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我真的很感谢他们,也很庆幸,我们学校有他们。”

    其他院校的领导,纷纷点头。

    的确。

    这种事情可不是放到那里都能有的,这些老教师愿意出来,不光光代表着他们对学校的忠诚,同时也代表着他们对中医的那份不舍。

    这是情怀,更是真心。

    操场外围。

    舍友们跑去找各自导师请教,只留下方丘一人。

    望着操场上那乱哄哄的场面,方丘忍不住的就皱起了眉头。

    “再这么挤下去,怕是会出问题。”

    “而且,这么多同学争相请教,今天准备的面试考核,怕是也做不了。”

    方丘向四周看了看,看到陈寅生的时候,顿时眼前一亮,立刻朝着主席台上走了过去。

    “陈校长。”

    来到主席台边缘,方丘张口喊了一声。

    正在跟其他学校的七位领导谈笑的陈寅生,转过头来面带疑惑的看向方丘。

    “你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并不认识方丘。

    “我是方丘。”

    方丘张口道。

    “哦?”

    陈寅生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惊讶道,“你是方丘同学?”

    “是我,校长好。”

    方丘说道。

    旁边。

    其他学校的八位领导,也都纷纷的把目光转移到方丘的身上,从上到下仔细的打量着方丘。

    这就是提议师承培养模式的人学生?

    看到方丘如此年轻的时候。

    八人都有些惊讶了起来。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我正准备找你呢,没想到你就找上门来了。”

    陈寅生看着方丘,玩笑般的说了一句,然后才正色说道,“我要代表学校,感谢你提出了这么好的建议,为学校做了大贡献,同时也帮助了你的同学们,让他们得到更好的学习机会。”

    “您过奖。”

    方丘礼貌的一笑。

    “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陈寅生笑问。

    “有三件事。”

    方丘直言不讳的说道,“第一个,是希望学校能安排一下,让每一位导师面前的学生都能自觉排队。”

    “现在这种场面实在有些太乱了,很容易会引起意外,而且导师们也不好和同学们交流,虽然说是见面会,但是其实这就是一次面试考核,再这样下去,导师们就无心面试,只顾着回答同学们的问题了,最好可以限制时间,否则人太多,一个人占用太多时间的话,对后面的学生不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