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有人晕倒了!
    主席台上。

    “这种盛况,还真是难得一见啊。”

    八名外校领导,再度议论起来。

    “是啊,这人山人海的场面,可真看不到几次。”

    徽州医科大学领导说道。

    “要说一个学院还行,把全校所有学院的学生都集中在一起,看起来怪吓人的。”

    中州中医药大学的领导点头附和。

    “看这样子,江京中医药大学,这是要一炮而火了啊。”

    江昌中医药大学的领导点着头,说道,“我估计,这事要不了多久就能上电视,这可是个大好的宣传机会,这种场面要是落在那些高中学生的眼里,肯定能吸引一大批学生报考。”

    “可惜了,我们都晚了一步。”

    江京医科大学的领导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那个方丘,怎么就来中医药大学,不去我们医科大学呢?”

    “你们说,江京中医药大学的领导,会不会忘了利用新闻来宣传这一茬?”

    中州医科大学的领导说道。

    “怎么可能。”

    徽州医科大学的领导立刻摇头,说道:“事都搞得这么大了,而且你是学校领导,他们同样也是,既然展开了这个师承培养模式,他们肯定早已经把利弊都给想清楚了,这么好的宣传机会,他们又怎么可能错过。”

    其他六位外校领导纷纷摇头叹息。

    各自都在想着。

    这事,要是落在他们头上,该多好。

    不过。

    江京中医药大学已经领先一步了,他们也不能再继续干等下去。

    八人分别跟陈寅生大招呼,准备离开。

    他们都很清楚。

    必须要趁着江京中医药大学这把火,还没烧到全国人民眼前的时候,赶紧把情况给学校汇报上去。

    说不定。

    还能借着江京中医药大学这把火,顺便也做点宣传呢?

    在跟陈寅生打完招呼后,八位外校领导都纷纷匆忙的离开了。

    一旁。

    早早就来到操场上,将这场盛况完全看在眼里的齐开文,虽然没有上台说话,但却一直都笑得很开心。

    身为中医学院的院长,看到自己学院的学生这么上进,他怎么能不开心?

    “总算是干了件实事了。”

    齐开文心中暗想。

    他当院长以来,一直都没干出什么实事来,跟前几任院长一样,该关心的地方关心,该严谨的地方严谨,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只是在重复是做一件事,感觉没有为学校做出什么大贡献。

    有时候有些事不是他想去做,而是职位推着他必须做。

    现在,这师承培养模式一启动,他的心才终于是定了下来。

    同样的。

    身为中医学院副院长的张新明,也在操场上,只不过没有跟齐开文站在一起。

    “很好啊!”

    看着操场上热情洋溢的学生们,张新明也很开心。

    在他看来。

    这件事是他的政绩,学生们未来的成绩,也是他未来的政绩。

    一想到学生们的成绩提升,学校的名望提升,自己的名望提升,张新明就笑得合不拢嘴。

    唯一不好的就是大头被齐开文占去了。

    美中不足啊!

    时间过得很快。

    一转眼,三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上午十一点。

    距离午餐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名跑得慢没排到前面的学生,在排了整整三个小时长队的情况下,再也经受不住烈日的暴晒,突然晕倒在地。

    “啊?”

    突如其来的晕倒,把周围的学生都给吓了一跳。

    随即赶忙冲上前去,把人扶了起来。

    一边扶着,还一边有人叫喊:“快来人啊,有人晕到了!”

    喊声一起。

    操场上顿时一阵哄闹。

    大家纷纷转头看去。

    但是因为还在排队的缘故,大部分学生都站在原地没动,只能看着跟晕到之人同队的学生,在那里干着急。

    “怎么回事?”

    听到叫喊声,陈寅生立刻转头看去。

    然后立刻生气询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不是有绿豆水吗?学生怎么还会晕倒?”

    一旁。

    工作人员苦着个脸,说道,“校长啊,不是我绿豆水准备不足啊!绿豆水已经按照您的要求,足量的准备了,可是这些学生都不喝啊!他们排了半天的队,都不愿意离开队伍,这么长的队,谁也不想重头再排。”

    陈寅生闻言一愣。

    他也想到竟然会这么个情况。

    不禁感慨一声。

    “这些学生啊,真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才好。”

    学生们有热情是好事,但是身为副校长,他更不愿意看到,学生们为了面试而晕倒。

    “你马上去安排医务人员,给那个晕到的学生治疗,另外提着桶和一次性杯子,给我挨个绿豆水!”

    陈寅生下令道。

    “好!”

    工作人员应声。

    可正准备走的时候。

    晕到学生所在队伍最前面的面试导师,突然站了起来。

    这人,名叫郑国庆。

    是一名针灸学教授。

    “大家先散开一下。”

    站起身,郑国庆一边叫喊着,一边朝着那个晕倒的学生走去。

    长龙一般的队伍里,正在排队的学生们,见到郑国庆过来,都纷纷让路。

    这边。

    一直在操场上游走闲逛的方丘,也立刻额走了过去。

    来到晕到的学生面前。

    郑国庆立刻蹲下身子,仔细的给这个学生检查了起来。

    大体看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

    心中一动,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于是一边仔细检查,一边对着周围的学生讲了起来。

    “大家看啊!”

    郑国庆指着晕倒学生的说道,“这个学生,身体比较热,但是汗不多,这是明显的身热少汗症状。”

    说着。

    开始给学生把脉。

    “脉相浮细,如水上漂浮的软纸一样,稍按即空,这是典型的脉濡数。”

    把完脉。

    郑国庆,轻轻的伸手,打开学生的嘴巴,仔细的看向他的舌苔。

    “舌苔白腻。”

    说到这里。

    郑国庆轻声那个已经被人掐人中醒过来的学生问道,“这位同学,你现在有什么感觉,那里不舒服?”

    “我的头又晕又痛,胸也闷,还有点恶心,感觉没有力气,很想睡觉。”

    学生无力的答道。

    “恩。”

    郑国庆轻轻点头,继续讲道,“身热少汗、头晕、头痛、胸闷、恶心、烦渴、倦怠思睡、舌苔白腻、脉濡数,这是典型的中暑症状,不过也不用担心,这只是轻证。”

    “重证者的表现为,壮热口渴、唇燥肤热、烦躁神昏、甚至会出现转筋、抽搐等情况……”

    一边说着。

    郑国庆一边原路返回,从桌里取出一套银针。

    返回到中暑的学生面前。

    郑国庆拿出一根银身,一边找准穴位刺入,一边说道,“中暑,轻证者,取督脉和手阳明经穴为主,毫针刺用泻法。”

    “处方为:大椎、曲池、合谷、内关。”

    每说到一个穴位。

    郑国庆就刺入一个穴位。

    手法极其精准。

    几分钟后。

    郑国庆收针。

    而那个晕倒在地,全身无力的学生,竟也在这时,独力的支撑着站了起来。

    “好了。”

    郑国庆微笑,说道,“到那边喝点绿豆水休息一下。”

    “谢谢老师!绿豆水就不必了。”

    学生真诚的感谢道,但没有离开,强制撑着继续排队。

    他知道离开了就再也排不上对了。

    所以无论如何,哪怕再晕倒也得排下去。

    他不去,工作猿人可不敢不来,赶紧给他递上绿豆水解暑,还给他弄了把遮阳伞来。

    见同学已经无事,周围的学生这才反应过来。

    “哇,这位导师好厉害!”

    “这才几分钟,怎么就好了?”

    “我平常中暑晕倒,都要休息好长时间才能重新站起来呢,郑国庆老师真厉害,随便针灸了几下,就把人给治好了。”

    “原来针灸这么厉害啊?”

    听到周围传来的,学生们惊叹的议论声。

    郑国庆返回时,听到大家的议论微微一笑,大声道:“这只是入门级的针灸而已,真正的针灸高手,能治的病可不一般,大家只要努力,一定能在针灸一途取得极高成就,救死扶伤!”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周围的议论声,就更加的热烈了。

    “我决定了,我要去学针灸!”

    “你不是要学正骨吗?”

    “我现在改变注意了,针灸这么厉害,见效这么快,我当然要学针灸!”

    “那我也去。”

    “我也去。”

    一时间。

    在止不住的感慨声中,竟是有许多其他导师队伍里的学生,呼啦的就朝着郑国庆导师的队伍冲了过来。

    原本,五十位导师前面排列的学生数量都差不多。

    可这么一搞。

    郑国庆导师的队伍,竟是瞬间增长了一倍。

    许多学生,都带着崇拜的目光跑来。

    见到这一幕。

    回到坐位上的郑国庆导师,顿时喜笑颜开。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可那边。

    其他队伍的导师见状,纷纷都变了脸色。

    “这个老狐狸,居然耍这种招数来招揽学生,真是太不地道了!”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该我去的!”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的学生都跑到他那边去了,我还教什么?”

    暗自呢喃着。

    一位位导师,竟是出奇一致的站起身来,询问自己队伍里的学生,有没有不舒服的。

    这一问,还真有。

    许多不舒服的学生,纷纷举手。

    这些导师们,也一个个的开始向学生们展示各自擅长的东西。

    有一部分。

    讲解得极为详细,甚至连病理原因等等,全都说了出来。

    有一些则是雷厉风行。

    一出手,很快的就把不舒服的学生给治好了。

    远远的看去。

    五十名导师就好像是在互相竞争比拼似的。

    一时间。

    整个操场上的气氛就火热了起来。

    学生们依旧排着队,却没了之前那般枯燥无聊。

    正个操场上,到处都充斥着惊叹声。

    这边。

    “好厉害。”

    方丘继续在操场上游走着,每走到一位导师身旁,就会仔细的看一遍,导师的治疗方法以及手段。

    看得大开眼界。

    “中医真的很厉害啊!”

    方丘感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